FBI获得邮件 详述亨特如何获乌天然气公司职位

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控股老板米科拉·兹洛切夫斯基和亨特·拜登

FBI获得的邮件详述了亨特·拜登是如何在2014年获得乌克兰天然气的职位的

备忘录显示,一致的策略是利用副总统乔·拜登的基辅之行来达成布里斯马控股(Burisma Holdings)的交易。

据FBI一年前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在2014年与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达成交易之前的几周,亨特·拜登与他的商业伙伴就如何利用他的父亲、时任副总统乔·拜登即将到来的基辅公务旅行来达成这项利润丰厚的安排制定了战略。

《Just the News》审查过的通信显示,年轻的拜登称他的父亲为“我的人”,并将“增加价值”的功劳归功于副总统向乌克兰领导人发表的关于天然气生产的评论,这可能有利于他的新客户。

备忘录还显示,亨特·拜登如何在2014年4月21日至22日美国副总统访问乌克兰之前,催促让布里斯马控股公司与他和他的商业伙伴德文·阿彻签署某种咨询协议。

乔·拜登与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

2014年4月13日,亨特·拜登在父亲高调访问前一周,在一封详细写给阿彻的战略邮件中写道:“合同应该现在就开始–而不是在我的家伙即将访问之后。”

备忘录显示,亨特·拜登在2014年4月中旬就已经知道自己将和阿彻一起被任命为布里斯马董事会成员——比宣布任命的时间早了一个月。他还希望布里斯马向他或他的律师事务所Boies Schiller Flexner(邮件中称为“BSF”)支付一笔额外的咨询费。

亨特·拜登写道:“与布里斯马的交易应该包括25k p/m范围内的聘金/额外费用,在适当的情况下,更深入的工作去BSF保护我们,与我们各自的交易完全分开,重新参与董事会。”

(《罗伯特·亨特·拜登致德文·阿彻的信》)

《Just the News》此前获得的记录显示,布里斯马在2014年7月5日向Boies Schiller Flexner支付了25万美元的聘金,以及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向一家与阿彻和亨特·拜登有关的名为Rosemont Seneca Bohais的公司支付了超过300万美元。

这些邮件是去年12月提供给FBI的,作为一个据信属于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硬盘的一部分,该硬盘被留在特拉华州的一家维修店。店主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根据联邦大陪审团的传票,将硬盘的副本交给了特工。

麦克艾萨克的律师布莱恩·德拉·罗卡(Brian Della Rocca)周二向《Just the News》证实,详述亨特·拜登在2014年努力争取布里斯班交易的邮件就在被移交给FBI的硬盘上。

亨特·拜登12月9日证实,他因“税务事务”正在接受美国特拉华州检察官办公室的刑事调查,但他和他的父亲一直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乔·拜登周二对他此前声称笔记本电脑上的信息是“俄罗斯的虚假信息”的说法进行了双倍的否认,目的是为了诋毁他的家庭。但国家最高间谍、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宣称,没有证据表明该笔记本电脑是俄罗斯虚假信息活动的一部分。FBI没有对这一说法提出异议,并表示对拉特克利夫的评估没有任何补充。

一名高级执法官员告诉《Just the News》,FBI正在将这台笔记本电脑作为证据处理,在某些情况下,已经从其他来源,包括合作的证人和其他数据存储库中证实了它的信息。

亨特·拜登的律师之一乔治·梅斯(George Mesires)周二没有回复寻求评论的电子邮件。

如果得到FBI的证实,这些邮件将提供迄今为止最直接的证据,证明亨特·拜登是如何利用父亲的名义,与当时正在接受刑事调查的一名寡头经营的乌克兰公司达成业务。这些邮件没有提供任何迹象表明,乔·拜登知道他的儿子在乌克兰做了什么。

在2014年4月13日给阿彻的邮件中,亨特·拜登表示,他和他的合作伙伴应该把乔·拜登对乌克兰的访问描绘成他们咨询交付成果的一部分,并“要求达成长期协议和全面参与”布里斯马的业务。乔·拜登的乌克兰之行就在一天前宣布。

电子邮件称:“宣布我的家伙即将到来的旅行应该被定性为我们建议和思考的一部分–但他会说什么和做什么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换句话说,这可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也可能最终造成太大的期望。我们需要对这次访问的期望值有所节制。”

特勤局入境记录显示,邮件发出两天后,阿彻入住奥巴马白宫,与副总统拜登会面。

2014年4月22日,乔·拜登作为奥巴马政府新的地区联络人,高调访问乌克兰的第一天,亨特·拜登在一封新邮件中报告说,他的父亲在访问基辅时曾发表过敦促乌克兰扩大天然气业务的言论。儿子建议他和他的搭档因在副总统给乌克兰议员的演说中得到的评论而赞扬布里斯马。

在副总统的评论转发给亨特·拜登后,阿彻给他写道:“哇,我们需要确保乌克兰这个破烂的临时政府明白布里斯马对其存在的价值。”

亨特·拜登回信说:“你应该寄给瓦迪姆(Vadim),让它看起来像我们正在增加价值。”

瓦迪姆显然是指与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切尔直接打交道的布里斯马公司高管瓦迪姆·波扎尔斯基(Vadim Pozharskyi)。去年秋天公开的其他邮件显示,波扎尔斯基曾经在亨特·拜登的安排下与乔·拜登进行过一次简短的会面。

邮件显示,亨特·拜登与波扎尔斯基在一个月后的2014年5月中旬,与波扎尔斯基共同打磨一份新闻稿,宣布他在布里斯马董事会的角色。

它还显示,亨特·拜登认识到围绕该公司及其所有者米科拉·兹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法律争议,并计划让他在博伊斯·席勒(Boies Schiller)的团队与他父亲政府的美国官员联系,以帮助布里斯马成为乌克兰推动摆脱俄罗斯天然气的关键,普京将天然气作为地缘政治武器。

他写道:“我们实际上可以在这里发挥真正的价值,发展关系,为公司带来美国的专业知识,提供政治和地缘政治风险评估的战略建议。”

“BSF实际上可以在国家,能源和NSC进行直接讨论。如果需要的话,他们可以设计一个媒体计划,并安排法律保护和减轻美国国内关于现任领导层的负面新闻。”

邮件还称,亨特·拜登敏锐地意识到,代表寻求美国援助的外国公司进行游说可能会触发《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要求,并敦促注意他的团队要在法律范围内行事。

亨特·拜登写道:布里斯马官员“需要毫不含糊地知道,我们不会也不能直接干预国内政策制定者,我们需要在最严格的意义上全面遵守《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和任何其他美国法律”。

邮件还显示,亨特·拜登希望利用他在中共和其他国家的新生人脉,可能为布里斯马创造能源交易。

他写道:“这可能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突破口,如果他们真的足够聪明,了解我们的长期价值。如果他们只是想利用我们,直到风暴过去,那么我们冒的风险太大,而受益太小。我们可以通过促进他们的美国伙伴关系和专业知识——无论是中国、墨西哥、黑海其他地区、波兰——在扩大他们在Uk(原文如此,应该是指乌克兰)以外的业务方面发挥无价的作用。”

在将中国和乌克兰联系起来的同时,亨特·拜登还表示,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的人脉还没有落实到自己或公司的直接收入上,这让他感到有些沮丧。2013年12月,儿子与副总统一起乘坐空军二号机前往北京。

亨特·拜登在2014年4月中旬写道:“我们曾有过保证,中国的钱会先到手,我们会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现在我看不到这一点。如果他们想让我们每个月去北京一次,在中国以外的地方投入,我们就应该像其他每个拿工资的团队成员一样,提前拿到工资。”

原文链接: https://justthenews.com/accountability/russia-and-ukraine-scandals/emails-obtained-fbi-detail-how-hunter-biden-landed

评论:这篇文章详细地还原了亨特·拜登是如何利用他父亲乔·拜登——负责乌克兰地区事务的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影响力,获得担任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控股董事的职位,并以此赚取大量金钱的。乔·拜登既然在访问过程中单独会见了布里斯马的老板,他就不可能不知道他儿子于这家公司的关系。当该公司的因为严重腐败受到乌克兰总检察长肖金的调查后,乔·拜登亲自给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打电话,以10亿美元贷款担保来要挟对方,迫使对方将总检察长撤职。为此乔·拜登还在公开的访谈节目中大肆炫耀。

为此,今年10月底乌克兰当局正式将乔·拜登列为刑事犯罪嫌疑人。拜登父子通过与华信能源公司的合作收取黑钱的犯罪行径也已经广为人知。因此,我们完全相信乔·拜登就是一个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的腐败政客。如果让他担任美国总统,那必然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