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喊话习近平 最终还是遭重判18年

中国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因“寻衅滋事”等八项罪名,28日被河北保定高碑店市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他的家人和公司高管也遭判处9-12年不等刑期。孙大午一家形同被“抄家灭族”,连他的律师团也说,“这不是正常的法律审判”。孙大午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中仍极力保护家人与员工,愿一人承担全部罪责,为中国民企请命、喊话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

“大午医院挣了钱,是我的耻辱,医院赔了钱,是我的荣誉。”这样一个办医院只为救命、不怕赔钱的孙大午,在高碑店市法院的宣判公告中,他却因妨害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破坏生产经营、强迫交易、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及寻衅滋事等八项罪名,28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处罚金人民币311万元。

孙大午的长子孙萌则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孙大午的两个弟弟孙德华和孙志华,则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2年和9年。

律师团:不正常的法律审判失望遗憾不放弃

中国企业家孙大午。(美联社)

看着孙大午家族遭到形同“连锅端”的判决结果,和孙大午有多年交情的前澳门大学教授程铁军接受本台访问时就批评,河北当地司法体系急着判案、走过场的戏码,演得“丑恶拙劣”:“司法体系的腐败和蛮横无礼,可以说是暴露无遗,这样的案件相当程度带有政治审判的色彩。”

曾和孙大午有往来的前青海省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王瑞琴则形容:“我很震惊,这种判决就是犯罪,这是对善良人的一种犯罪;让我感觉到特别的气愤,难以自己。”

王瑞琴在接受本台电话访问时心里难受得一度说不出话。

孙大午的律师团在给本台的四点声明中就说,从公安对孙大午等人的非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到法院受理案件后就急于强推案件进程,更在连续14天、多日超过12小时的“高强度疲劳审判”下,对复杂案件急审急判,“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法律审判。”

律师团说,对高碑店市法院无视绝大部分无罪辩护意见、照搬检察院的起诉书感到“十分失望和遗憾”,他们还会协助多位当庭自认无罪的大午案当事人提起上诉与申诉,更呼吁外界持续关注大午案、中国民营企业的生存发展以及中国的人权法治状况。

等到苦蹲大牢18年后出来,孙大午就85岁了,但孙大午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为了保护员工家人,他什么都一肩扛。

孙大午:错在我一人

中国企业家孙大午。(美联社)

根据维权网的消息,孙大午在法庭上说:“大午集团有错,错在我一个人。我不怕你们怎么判我。我想请合议庭根据事实和法律,把后面的高管无罪释放了,让他们出去。”

王瑞琴就说,她看到这段,尤其揪心。“我看到这其实我眼睛都湿了,非常难受。包括大午还有耿萧男,(他们这种)‘我一个人承担’、你把其他人都放了,这样的一种精神和担当,我觉得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她提到的耿萧男也是北京的一位文化企业家,她和丈夫及其同事被控“非法经营罪”,也是一个人揽下所有的罪名,最后被判三年。她的被判刑被认为和她关注原清华大学敢言教授许章润有关。

“大午集团案件,一定会载入中国民营企业与司法体制的历史。”程铁军说,“这会写入历史教科书,意义非常重大,尤其律师团实事求是地进行辩护的意义非常重大。”

割韭菜也斩肥鹅

中国企业家孙大午(左)。(法新社)

在孙大午之前,包括红二代出身的地产商任志强及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的前孙女婿吴小晖,都被重判18年。

律师团指出,大午集团还被判处罚金、追缴、退还“非法集资”人民币10亿余元。

程铁军认为,这些经济上的处罚对大午集团还不是最糟的,他担忧的是,没有了孙大午的大午集团,前途未卜,他和王瑞琴都提到了,若最坏的状况真的发生,对中国民营企业会有寒蝉效应,中国经济发展会走回头路。

“如果国家接管大午集团的话,命运绝对好不了,因为这种接收有法律问题,对全国有示警作用。他们要这么一搞,真的把他没收过来,国家派了党组织去经营,那其他很多民营企业都会马上关门。”程铁军说。

正因为孙大午一案,让王瑞琴下定决心,要成立中国民营企业的维权中心。她的分析则是:“中共现在财政紧张,政治安全也抓得比较紧。我认为,他会对有影响力的民营企业进行系统性的割韭菜、治罪、没收资产或是合并。”

靠着养50头猪与1000只鸡白手起家,大午集团38年来在河北当地的成功模式,本该是地方的骄傲,王瑞琴就说,尤其是大午集团的“私企立宪”,在企业内部走上“三权分立”,业主限制自身与高管的权力,还根据能力与贡献规划与员工“共同富裕”的制度,做到“有差异的均富”,这是西方企业都做不到的。

但她说,也就是因为孙大午的无私与真正的无我,办企业表现得太好,超越官方,就像孙大午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提到的岳飞一样,是“功高震主”惹的祸。

老家就是河北的程铁军更说,是孙大午的正直清廉让他又一次遭遇牢狱之灾;他靠自己发展得太好,不送礼、不送红包,银行要他办贷款借机收回扣,但孙大午不同流合污、不配合。

孙大午在法庭上自述有“乌托邦情节”,但他不走吃大锅饭的路,而是一步步实践了在一个企业与地方上,打造一个“保底限高、共同富裕的桃花源。”

“我非常幸运的看见了习主席的7·1讲话,习主席的站位之高,我是没有想到的……民营企业做大了是危险吗?国营企业做大了就不危险吗?这个理论能成立吗?国营企业是共产主义的基础,国营企业的管理体制没有民营企业的效率之高。习主席讲话是肯定民营企业的啊,是肯定邓小平南巡的啊。我真的希望大午集团的实践能让习主席知道,社会主义的实践是能够走得通的,是能够经得住所有人的检验的。”——孙大午法庭自述。

然而,中共这种体制在中国存在一天,孙大午的桃花源就只能是昙花一现,仍难逃乌托邦的命运。

程铁军虽然感慨,却也坚信,自己还能再见孙大午一面,不用等上18年。“他(孙大午)绝对不会关这么久,中国这种目前内外交困的局面,这种极左势力打压民营企业的指导思想和错误政策,能不能持续18年,我很怀疑。”

程铁军的心愿,有没有实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