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偏见”当“直率” 你不是讲话直 是讲话刺

不知从何开始,人们总把“说话直”和“没心机”画上等号。好像讲话越不修饰,代表此人越坦白、率真。特别是在网路上,越直白的发言,越容易获得关注,甚至能竞选国家要职。

假使有人提出质疑,就会有人缓颊说:“他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直肠子的人比较不虚伪”,把这种行为升华成一种“瑕不掩瑜”的藉口。即使心里已经在淌血,仍要笑笑地说没事,以免显得自己修养不够、气度狭小。却从没有想过,那些话听在当事人耳里,会有多难受。

当大家都默许这种行为,久而久之,那些说话不经思考的人,便可以披着直率的外衣,毫不掩饰地伤害旁人。甚至成为一种团体习惯或文化,使得你对于那些带刺的话变得麻痹,深受情绪虐待还不自知。

有一次,某个学员邀请主管参加讲座,希望能够改善部门的工作气氛,别让每天上班都像是活在地狱里。

我知道学员想要藉由外界的力量,让主管有些改变。因此,活动结束,我刻意上前寒暄两句:“谢谢你们过来,今晚的内容有没有哪一部分特别有感觉?”当然这句话是对着主管说的。

“笑话我听过了。是她要我来的,我想以她的程度差不多就这样。”架子摆得老高,一付事不关己。

那瞬间,我很想立马回呛:“是啊!不然她早就换工作了。”撇见学生满脸歉容,到嘴的话,还是吞了回去。

换口气,心平气和地说:“谢谢你让我知道,原来你对笑话在意的程度更甚于专业内涵。”

见我没有动怒,他竟回:“不用客气,我这个人很爱分享的,有什么说什么。”

翌日,学员捎来了讯息:“老师,昨晚很抱歉。我主管没什么恶意,他比较不习惯说好听的话。”

坦白说,道歉与否,不是我在乎的事,我真正在乎的是学员在办公室得经常忍受这样的嘲讽吗?我试着关心:“他常用这样的口吻跟妳说话吗?”

“满常的,昨天还算小case。平常如果我做了一件他不满意的事情,他会说:‘如果你的教授知道你把工作处理成这样,他会情愿你不要记得他,告诉别人他是你老师。’之类的。”

“那你怎么解读他的话呢?”

“其实,他不是个坏人,也常常帮大家争取权利。就只是讲话比较直,也是好意提醒啦!”

“好意提醒”四个字,看得我直冒冷汗。难道这学生的自信已经被打击到体无完肤,分不清什么是“好意”,什么是“恶意”了吗?

其实“讲话直”和“讲话刺”是两个不同的向度。但我们所受的家庭和学校教育,却常把“恐吓”当“直接”。你一定听过类似的话:

“你那颗头如果不是连在脖子上,早就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你靠电视那么近,是想要瞎掉吗?”

“这样的水准也能上T大,台湾真的没人才了。”

“连一份简单的报表都做不好,真不知道你大学是几分考上的?”

仔细分析这些句子,你会发现这里头都夹杂着批评和偏见,却不明说,拐个“弯”,希望你自己对号入座。假使你提出反击,对方还会说:“我又没有说你没能力,干嘛反应这么大。”像挨了一句闷棍,还不能叫痛。

那些说话带刺的人,就像拿一把没有鞘的刀上街,大摇大摆的走路,旁边的人因为太靠近被划伤,想讨个公道,还要被酸“走路不看路”。你不觉得很荒谬吗?

而一般人之所以会认为这样叫“直”,是因为这些话带来的情绪冲击很“大”。心受伤了,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合理化对方的行为是“直接”,让自己好过一点。而不是他说的话,真的如他表面陈述的直白。

真正讲话直的人,是会直接说出他的想法和期待,你不用猜就能懂得他的想法,而非将情绪夹杂在其中,偷渡闯关。同样的意图,也可以这么说:

“我很担心你常遗失东西,可以想个办法改善一下吗?”

“靠电视太近会伤害眼睛,我希望你好好地坐在沙发上。”

“这样的工作表现还没达到标准,请赶紧跟上,否则你很快会被取代。”

“做报表是很基本的能力,我想知道你大学的报告都是怎么完成的?”

是不是更容易知道说话的人真正的想法,以及接下来可以做的事情?完全不用猜。这才是真正的“直白”,直接又坦白。而不是把自己的偏见,包装在率真底下,要对方买单。

同时,你发现了吗?越不敢用“我”发言的人,越不会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而是巧妙地把责任转嫁在“你”(他人)身上。透过指责,转移焦点。

所以当你身边若有人讲话常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请别自动帮他打柔焦镜,把伤人的话当作直接。

因为别人的对待,是自己教出来的。你越不把他的行为当一回事,就等于容许他继续这样对待你。

那该怎么办呢?记得当对方又想用言语激怒你时,你不需要自行“脑补”,听懂他的言下之意。你可以更“直接”的回应:“请问你真正想说的是?”无需角力,对方就会被你问得哑口无言。因为他们其实不习惯有人会选择不闪躲、清楚地说出自己的状态,不理会他的暗示。如此一来,无形的情绪伤害才不会在你心中扎根。

古人言“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真正有涵养、能力的人,是不需要透过践踏别人来垫高自己的。因为一个人的命运是他回应力的总和,好不好命,看他怎么说话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