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大中华民国空军歼敌在祖国的万里蓝空

大中华民国空军歼敌在祖国的万里蓝空

抗战初期中国空军装备的美制“霍克”2型驱逐机

八一四笕桥空战

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四日下午四时,杭州笕桥

八一三淞沪之战爆发,我空军司令部发出第一号作战命令,调遣第四大队飞赴杭州保卫笕桥,四大队出动二十七架霍克III型飞机。八一四当天下午一时,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队分别由李桂丹,黄光汉,毛瀛初率领,每队九架为一批,每隔五分钟起飞一批。第二十一,二十三队安抵笕桥,二十二队偏离航线飞至广德。

日方由新竹起飞的鹿屋航空队十九架九六轰炸机,分两个编队,第一编队新田少佐率九架于十二时五十五分起飞,第二编队由浅野少佐率九架于十三时零五分起飞。新田队至永康后直飞笕桥,浅野队则飞往广德机场轰炸。此前防空监视哨早把消息传至笕桥,高志航乘小比机DC–2抵笕桥,正当四大队飞机降落时总站人员急切通知敌机来击赶快起飞,高志航乘上霍克机至上空搜索,其他队员亦纷纷起飞。此时一架日机入场炸中油罐起火燃烧,暴露形踪被高志航与谭文合力击落,坠毁于半山。二十一队李桂丹与柳哲生、王文骅共同击中一架日机,使之起火坠毁于钱塘江口。高大队长再攻击大串机,该机中弹七十余发,左引擎熄火,勉强飞抵台北迫降,此机现于日本海军馆展示。

在广德的二十二队加油后再起飞,分队长郑少愚至翁家埠发现一架日机(在广德附近投弹后折回的浅野队),追击至曹娥江,经连续攻击六、七次,该机受重创,迫降于基隆社寮岛(今和平岛)附近,重伤报废。

战果:日方记录称八一四当晚三架飞机未返新竹基地。经查证日方损失为:击落二架,重伤二架,轻伤二架。此役我大中华民国空军创下六:O辉煌纪录。

八一五杭州空战

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上午七时,杭州

我空军第四大队于八月十四日战斗之后加强警戒。翌晨拂晓,防空情报知敌机三十四架由钱塘江口外向杭州飞来,晨七时起日机更分批而来,高志航率四大队二十一架飞机迎战。高志航率先攻击日机,并击落一架,坠于半山附近,高志航因臂部受伤回场降落。李桂丹率二十一队迎战,李在曹娥江口上空击落第二分队敌机一架,随即,又与郑少愚协同击落一架。王远波在翁家埠上空击落日机一架。谭文在乔司上空击落一架,队员王文骅追击从南方飞来之两敌机,在笕桥南击焚其中一架。苑金涵驾机追击一分队,至笕桥东南方击焚其长机。柳哲生在翁家埠上空击落一架,座机油箱被击漏,降落乔司机场,又遭日机来炸,所幸人安。乐以琴个人击落日机四架。赖名汤与梁添成落地加油后再起飞迎战,击落日机一架。第二十三队毛瀛初队长率七架迎战,毛队长、杨毓青、王荫华各击落一架。

第五大队之第二十五队副队长董明德于前一日轰炸黄埔江日舰。因天气不佳,在乔司机场降落加油。突闻日机来袭,因机械人士少,乃自行开车起飞迎击,见日轰炸机即展开攻击,击中一架,敌机冒烟坠下。

战果:我大中华民国空军此役战果丰硕,计击落日军八九式轰炸机十六架。

八一五南京空战

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十三时三十分,南京

南京防空司令部获得情报,日机十六架由苏州向南京方向飞来,当即发出警报,我空军各队起飞迎战。

驻句容第三大队第十七队黄O扬与秦家柱分率波音机第八队,陈有维率费亚特机五架则自南京起飞。遇日机展开空战,黄新瑞击中敌机燃烧。秦家柱亦击中敌机一架起火坠于南京东南方,敌机乃分头逃遁。陈有维于黄居谷见状,跟踪追击,至句容之南天王寺附近共同击毁日机一架,刘炽微与岑泽鎏则合力击落一架于溧水之西。

同时三十四队队长周庭芳率霍机六架,自嘉兴起飞,发现日机八架,经尾随至南京,于方山之上空追上,击落日机一架。

第四大队于同日中午奉令:“除二十三队外,其余各队飞南京警卫”。李桂丹率机抵南京上空即日与日机遭遇,乃与另三架友机合击,在方山附近共同击毁敌机一架。谭文、苑金函亦合击日机,于方山东南方击毁一架。二十二队黄光汉队长率副队长赖名汤等八架飞机抵南京,即与日机遭遇,黄光汉与南京溧水间击落敌轰炸机一架,郑少愚,巴清正,吴鼎臣各击落一架,吴鼎臣座机亦受创迫降。

战果:是役因云厚,我机分散队形各自为战,击落日机十三架,我机五架被击伤。

二一八武汉空战

民国二十七年二月十八日

日本军阀侵略目标指向武汉,我空军驻守汉口的第四大队严阵以待。二月十八日,当我防空情报知日军驱逐机二十六架掩护轰炸机十二架向武汉方向进犯。李桂丹大队长据报,立即令全队所属三个编队陆续起飞迎战。

第一编队:由李大队长率E-15机十一架,成人型,高度三千英尺,在汉口西南方迎敌,二十二队队长刘志汉击落敌驱逐机一架,而座机发动机爆炸,安全跳伞。副队长郑少愚,座机受创,安全迫降。张光明座机亦被击中安全返场,冯汝和击落敌机二架,张明生击落敌轻轰炸机一架,吴鼎臣击落敌驱逐机一架之后与另一机相撞跳伞机毁人安。

第二编队:由董明德率E-16机十架,高度三千五百英尺,在机场西北迎战日机,柳哲生、董明德,杨孤帆,王特谦,韩参共同击落一架。王远波,龚业弟,王特谦,韩参共同击落一架。第三编队由吕基淳自孝感率E-15机八架赶回支援,高度三千英尺,在汉口机场北方见我方二十二队数机与敌机正酐战中,当时赶去迎击,刘宗武,信寿僎各击落敌机一架。王玉琨击落二架,座机受伤迫降,右腿受伤。

战果:我大中华民国空军共击落日机十二架。我军阵亡飞行员:李桂丹,吕基淳,巴清正,王怡,李鹏。

四二九武汉空战

民国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武汉

我空军判断敌机将于四月二十九日其天长节当天进扰武汉。乃决定集中兵力备战。兵力步署:于汉口机场有第四大队E-15机X9,E-16机X7,与二十四队E-16机X2;俄志愿队:E-15机X23,E-16机X16,在孝感机场由第三大队抽调E-15机X4及第十七队E-15机X6准备支援。

第四大队长毛瀛初率E-15机九架,令刘志汉与刘宗武率部先行起飞迎战,遇日机二十余架来犯,乃展开以寡击众之战斗。刘志汉,杨慎贤,刘宗武各击落一架。刘宗武另击毁一架,其座机亦受创。董明德率部与二十四队及四大队E-16机巡弋机场,俄志愿队偏离后回转在梁子湖上空加入空战。武昌高炮向汉阳上空射击,敌机被其击落两架。志愿队在武汉上空战斗击落日轰炸机六架,驱逐机七架。

第三大队E-15机四架与十七队机六架编队前来支援,以六千五百英尺高度与四大队编队之后上方,跟随巡逻。至武汉之南,队长岑泽鎏,发现敌轰炸机,当即射击,敌机冒烟,其余队员加入歼敌。副队长李嘉勋、队员莫大彦各击落轰炸机一架。

战果:此役计击落日机二十一架,含驱逐机11架。我方损失12架,陈怀民烈士座机受创后,随即加足油门,撞击日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

二十二兰州空战

民国二十八年二月二十日十四时,兰州

我防空司令部通知第一军区司令:有日机三十架于二月二十日十三时五十分向兰州方向进击。

第一批:九架,十四时五十分由西北方向进犯我机场;

第二批:十二架,十五时零五分由西进犯我机场;

第三批:九架,十五时十五分由西进犯我机场。

我方亦分批起飞迎战:

第一批于十四时零五分,俄志愿队起飞E-15机七架,E-16机一架;

第二批于两分钟后命十七队所属E-15机九架起飞;

第三批于十四时十二分命志愿队起飞E-15机七架。

另一批十五队在西古城于十四时十分起飞E-15机四架,E-16机一架,霍克机一架。

俄志愿队升空不久即遭遇日机展开猛烈攻击,十七队与日机九架遭遇,岑泽鎏队长立即击落敌领队机,马国廉副队长亦击落其二分队三号机,队员郭耀南亦击落一架。其余各机展开攻击。志愿队在兰州西北发现日机,全部出击。十五队李德标、陈崇文、张唐天各驾E-15机,对敌机攻击一次。我机与第一批日机酣战之际,其第二批飞过无法顾及,第三批敌机入场,十七队及俄员队立即攻击,第十七队岑队长攻击敌机,见其冒烟。

战果:据西安防空司令部通知:东向日机只剩二十一架,被我歼灭九架。

十一四成都空战

民国二十八年十一月四日,成都

因日人对我大中华民国坚强抗战无计可施,乃图以战略轰炸之策震慑我民心士气,共出动重轰炸机五十四架,过绵阳分两批空袭成都。我驻军第五大队起飞进击:第一批由第十七队队长岑泽鎏,率地瓦丁机七架,二十七队队长谢全和率E-15机七架。第二批由第二十九队队长马国廉率E-15机九架。第二十六队E-16机六架,由副大队长王汉勋率领。

我第一批飞机十四架对付第一批日机二十七架,战斗极为激烈,日机一架遭岑泽鎏击落。尚有多架被我机击中冒烟遁去,其余仓皇在凤凰山机场投弹百余枚后逃走。

第二批十五架攻击另一批日机二十七架,日机在温州投弹二百枚,炸毁我方地面飞机一架,炸伤教练机二架,空战中我机多架受创。

战果:此役,敌机被击落三架,其中一架为日本领队奥田大佐之座机,遭邓从凯击毙,邓亦于空战中阵亡。二十六队飞行员段文郁阵亡。

三一四双流空战

民国三十年三月十四日,双流――成都上空

敌机十二架于是日九时十五分来犯。为防范来击,我空军第三路司令令第三,第五两大队E-15III式驱逐机三十一架完成战斗准备。并作战步署:

一、以第五大队大队长E-15III式黄新瑞为总领队,并亲率E-15III式机九架,高度七千五百尺,居高层警戒。

二、第五大队副大队长岑泽鎏率E-15III机十一架,高度七千尺,在第二层警戒。

三、第三大队由第二十八中队中队长周灵虚率领E-15III机十一架,高度六千五百尺,在低层巡逻。

十二架日机零式机分两层:上曾五架,下层七架,经三斗坪西飞,其七架在双流太平寺两机场上低空扫射,五架在重庆高空掩护,我军立即对敌攻击,遂即展开空战。第一编队由黄大队长自率九机在空域巡逻,随即在双流上空迎敌,时有四架飞机先后因故未能跟随,黄大队长其实只领五架飞机与敌机搏斗。大队长头部中弹,任贤亦中弹,两人皆壮烈成仁。

第二编队副大队长岑泽鎏率部急驶与敌机在双流附近缠斗,岑副大队长与队员林垣同时阵亡,杨种德机毁人安,邓伟殷人机皆轻伤。何德祥机损人伤,江东胜机毁人亡。

第三编队周灵虚向成都方向攻击,编队失败,各自为战,周灵虚、袁芳炳、陈鹏扬等阵亡。

战果:此役日军以新式战机来犯,我方士气高昂,奋战不懈,空战牺牲惨重,计被毁十架,伤七架,八员阵亡。

五三一荆宜空战

民国三十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荆门――宜昌上空

第四大队李向阳大队长率领该队P-40E八架,及美军P-40E机二架,于当天十一时二十五分由梁山机场起飞,掩护我轰炸队轰炸宜昌之日军阵地。在兴山上空时,李向阳座机故障返航,乃由周志开领队前往。即将到达宜昌之际,忽见荆宜间敌零式驱逐机约十余架向我轰炸机群攻击。我机来得正巧,乃向敌机猛烈攻击,为我轰炸队解危。双方驱逐机相互纠斗之际,有一架美国驾驶员安德生击落日机一架,而自己忽被一架日机自背后追击。正在危急之时,我队员臧锡兰追逐该敌机,并将之击落,美籍飞行员获救。我方李继成、李志远、高绍杰三人共同击落日机一架,空战十余分钟,日机逃逸。我机则于空战后,仍继续掩护轰炸机返航,惟因油量不足,降落恩施加油后返梁山。

战果:此役计击落日零式机三架,另可能击落三架。

《黄花岗》2005年第3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