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爆惊人内幕:接种疫苗,你有更大的可能会死于病毒

当你接种疫苗,你有更大的可能性会亡于病毒

疫情和疫苗是当前人们都非常关注的问题。“当你接种疫苗,你有更大的可能性会死于病毒。”“不是所有抗体都是好的,有些是坏的。”对!你没看错,这些话是一位医学博士告诉大纪元的。在2020年12月9日美国转折点活动中,美国医学博士Dr. Richard Urso先生面对镜头说了以下这番惊人的话。这些惊人的内幕不得不让我们深思!

年初建议时被噤声

Dr. Richard Urs:今年年初我开始研究这种疾病(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给重症监护中的一些了解我有药物开发背景的人打电话。与好朋友以及与韩国、中国、和意大利、路易斯安那州、纽约和西雅图的人都打了电话。意识到我们有一些策略,可以用来减轻这种疾病的损害,从根本上提高对这种疾病的耐受性,并且可以大大改善这种疾病的整体结果。

当我试图说出来时,我却被告知回家!有人告诉我:我们在医院处理这些患者,不需要任何帮助。我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让医生回家,而让医院处理病人,我的学院研究学会、我们州和地方政府都在告诉我们不要那样做,因此,我感到很沮丧。

被噤声后怎么办?

Dr. Richard Urso:开始我很失望很害怕说话。一段时间之后,我意识到,不能让我的病人死在通气管和叶克膜(ECMO)上。3月开始人们来到我的办公室,他们很害怕,他们在哭泣。我决定开始治疗患者。

第一个打电话咨询我的是一个好朋友,他是牙医,他知道我会做。我告诉他:羟氯喹、阿奇霉素都是真正的抗炎药,都能攻击到病原体,对非典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以及人类冠状病毒都有帮助。我做了很多组织培养工作,组织培养中有一些证据,可以查看这些研究并进行很好的分析,我认为我们应该试一试。

羟氯喹是真正的抗炎药(网络照片)

治疗的方法是正确的

Dr. Richard Urso:我的第一个病人,在刚用过红霉素时,我不确定这是否重要,但认为是明智的做法。我说,你如果不打算去医院,我们需要采取一些措施减轻损害。他的呼吸窘迫情况很糟,我开始使用用于治疗哮喘的药物布地奈德治疗,结果他大约两天半的时间痊愈了。他的妻子大约一天之内得到治愈,他的儿子大约用了六个小时痊愈。他们三个都病得很重,结果他们都好了。我给他们的治疗方法是正确的。

开始关注社交媒体

Dr. Richard Urso:我意识到要说出来。我尽力去联系我的学院,告诉他们需要一个地方,因为有一个真的管用的东西。他们说不行。我打电话给州长办公室,也写过信,但德克萨斯州董事会的成员中没有职业医生,这对他们毫无意义。

于是我在网上发表了一段我们可以治疗这种疾病的讲话,这段讲话获得了热烈的反响,大约两个小时之内就得到20万人的观看量。随后,董事会寄给我一封信说,因为我不当的行为要谴责我。

那几天我真的很害怕,然后我做了决定:我的医生誓词是要我去帮助病人。我是对的,我是在正确的路上,什么都不做是危险的。我开始了工作,并最终结识了一些和我走在同样道路上的人,这在起初几乎是没有的。

为什么那么少的医生加入

Dr. Richard Urso:大多数的医生都在医院和学术机构任职。医生们的声音基本上被压制了。他们很难在不危及自己工作的情况下发出声音。很多人确实很害怕丢掉工作。他们想要去做正确的事,但他们是无法让自己去做。

在瘟疫大流行中要做的

Dr. Richard Urso:我谈到的病原体的干扰,还要注意严重炎症、呼吸困难和潜在的血栓形成。这是一整套会导致人们死于这场疾病的事,我们可以尽早进行干预,这就是我积极推进的事情。

目前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小的热核心中来。他们来自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哈佛大学的马丁·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耶鲁大学的哈维·里舍(Harvey Risch)、斯坦福大学的杰·哈塔查亚(Jay Bhattacharya)、牛津大学的苏奈塔·古珀塔(Sunetra Gupta)。

研究分析处理中共病毒

瑞德西韦的作用

Dr. Richard Urso:瑞德西韦的功效并不是很好。最主要的原因是,它必须在病毒复制时开始使用。八天之后病毒将不会再行复制,因此在后期它就不起作用。不幸的是大部分都是太晚使用它,我认为这种药在初期是很有效的。

川普总统在确诊初期就使用了。如果从早期开始使用瑞德希韦就很管用。也许它有副作用,但我不知道,因为还没有太多的测试。我不会反对使用它,我只是说它很显然在后期不管用。

病毒变异的情况下对疫苗的看法

先谈谈病毒变异的问题。人们一直在寻求刺突蛋白,这是相对保守的。在五个方面,人们把寻求刺出蛋白作为主要部分是非常保守的。我不认为变异在早期是个大问题,还有一些比病毒变异更重要。

什么才是大问题?这是人们需要知道的。就是一种叫做致病性诱因的东西,它是什么意思呢?当人们接种疫苗,人们有更大的可能性会死于病毒,更可能会死,这是我们没有感冒疫苗的原因。

我们没有任何针对冠状病毒给呼吸道合胞病毒和鼻病毒的疫苗,这是因为人们接种疫苗过后死亡的更多。这意味着不是所有抗体都是好的,有些是坏的,它们其实是提高了病毒的感染潜力,如果人们接种的疫苗制造了坏抗体,那更可能在接种疫苗后死掉。

我认为所有人接种疫苗是不合理的。人们得到信息很重要,这样人们才能做出明智的决定。我没有反对它,我是真的充满希望,因此我们要保持这种观点风险收益。目前一个20岁以下年轻人,他的死亡概率是三万三千分之一,我不明白为什么接种疫苗会有帮助?

听到关于强制性疫苗时的反应,我真的很反对。我认为所有的事都应该依据背景来考虑,如果你真的担心就去接种疫苗或者考虑提早治疗和预防。

维他命D很神奇,缺少维他命D会让人们处于死于这种疾病的高风险区!不要缺少维他命D,它会真正的帮到每一个人,你可以考虑羟氯喹和伊维菌素作为潜在的预防方法。在阿根廷医护人员的死亡率为零。有400人接受了伊维菌素的预防,而另外250人没有任何预防的医护人员中58%的人检测为新冠病毒阳性,但无人致死。我的意思是他们接触了它,这就是我们必须要评估风险的原因。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