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阿富汗女性内心最深的恐惧

“叩叩叩!”沉重的敲门声,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夺得阿富汗政权的激进组织塔利班(Taliban,神学士),一连4天,找上阿富汗北部一座小村庄的民宅,要求育有4名子女的妇女娜吉雅(Najia),替他们煮饭。

抵死不从,不断强调家中很穷,无法喂饱15名武装份子的娜吉雅,惨遭塔利班成员以AK-47步枪殴打,当娜吉雅25岁的女儿玛妮札(Manizha)对着他们大喊,要求停手时,塔利班成员先暂停了一会儿,接着,竟朝隔壁房间扔出一颗手榴弹,并在爆炸引发的火势蔓延前,逃逸无踪。

在接受CNN采访时(CNN报导基于安全考量,对上述母女皆采化名),玛妮札娓娓道出母亲遭塔利班杀害的过程,而她的故事所揭示的,正是阿富汗女性心中,最深层的恐惧。

20年来的自由恐一去不复返

自美国宣布撤军阿富汗以来,塔利班大举攻城掠地,短短10天,就控制了超过一半的省会城市,连首都喀布尔都沦陷。对阿富汗妇女来说,此事意味着,这20年来,她们能够就学、工作、自由生活的权利,恐随著美军撤离,一去不复返。

阿富汗妇女对塔利班的恐惧,源自1996至2001年,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期间。当时,塔利班不仅关闭了女子学校,也禁止女性工作,并规定,女性外出时,必须穿上遮盖全身的罩袍“布卡”(Burqa),直到2001年底,美国军队推翻塔利班政权后,阿富汗女性,才获得相对自由的生活。

时隔20年,塔利班又回来了,为避免被武装份子盯上,阿富汗女性已从街头消失,躲在家中,成了这个国家“缺席的存在”。

一名住在喀布尔的妇女透露,被塔利班视为“女性制服”的“布卡”,近期价格已飙涨10倍,“整件事太出乎意料,人们都说,喀布尔有能力抵御一年左右,但,士气低落的军队,竟把喀布尔拱手让给塔利班。”

她表示,“他们就是要我们关在家里。我们奋斗多年才得以‘走出来’,如今,又要为相同的事情,再度奋斗吗?为了得到工作许可?为了获得单独前往医院的许可(在塔利班规范中,女性就医须由男性陪同)?”

塔利班发言人:会在伊斯兰教框架下尊重女性权利

塔利班主要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于本周二的记者会中宣称,塔利班和过去不同了,“(我们)不希望有任何冲突,要消除造成冲突的因素……我们不想要任何内部或外部的敌人。”

穆贾希德也强调,会在伊斯兰教框架下,尊重女性权利;但,面对记者提问时,穆贾希德并未进一步说明,女性的穿着,以及女性将在劳动市场扮演何种角色等问题。

穆贾希德的说法,显然无法取信于阿富汗女性。一名阿富汗妇女,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她躲在亲戚家,不敢回家,更不用说去上班,且她和其他女性都不相信,塔利班已“有所改变”。

阿富汗女主播想进办公室却被塔利班挡在门外

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尤沙夫赛(Malala Yousafzai)表示,阿富汗当地一些女权运动者向她透露,“很多人都记得,1996到2001年期间发生的事情,她们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权利,也担心就学的机会。”

而阿富汗女主播达兰(Shabnam Dawran)想进入办公室工作,却被塔利班挡下,并对她说,“政权易主了,回家吧”的消息,不仅证实了阿富汗女性的担忧,也形同“打脸”穆贾希德的言论。

穆贾希德在记者会上信誓旦旦地表示,塔利班不会对前朝军人或西方国家支持的政府官员进行报复,“没有人会伤害你们,也没有人会去敲你家的门。”

然而,这些话语,听在阿富汗民众耳中,只是空洞的承诺,与实际感受相差甚远。对阿富汗女性而言,她们的生活,已被未知与恐惧交织而成的暗黑氛围垄罩,拨云见日的那一天,不知何时才会到来。

相关推荐: 陕西13岁陪酒少女被群殴坠楼:因漂亮唱歌好遭嫉妒

父母离异不去上学已经不幸了,13岁的年纪又沦为KTV的陪酒少女。由于面容姣好歌又唱得好,抢了同行的生意,在被8人群殴后,柳午夷(化名)从3楼坠下,导致全身6处骨折,14颗牙齿脱落。8月2日,开屏新闻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8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逮捕。而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