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

还房贷,当代都市年轻人的一种隐形焦虑。拿到房产证的喜悦还没结束,还房贷的压力紧跟着就浮出水面。

面对每个月的还贷账单和催还短信,难免心生不安全感,而更极端的情况也已发生,有些人开始还不起房贷,断供了。

被裁员后,买房梦一夜梦碎

张黎在南方一座沿海城市买了房,目前还没交房。今年 1 月,他被公司 ” 优化 ” 裁员,2 月 14
号情人节,他用自己的钱还了最后的八千多月供,3 月的月供是借钱还的,手里剩下的钱维持生活到了现在。

前几年工作稳定,张黎存了些钱,在爸妈的帮助下,他在这个海滨城市买了一套 100
平米的住宅,打算一来给父母养老,二来自己也可以过去住。去年,他还通过朋友认识了同乡的女友,恋爱小半年,她曾在一次聊天中跟他坦白,将来也想来北京和他一起生活,这种一起奋斗过日子的劲头,让张黎开心了很久。

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

交了首付之后,张黎觉得只要一心在北京赚钱,供外地的那套房贷应该绰绰有余,没想到一场裁员让他意识到,房贷还清的那天已经遥不可及。

不少经历了房贷断供的年轻人也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经历:

房贷断供现象曝光最多的地方是北京近郊的燕郊。起初在燕郊购入总价约四百万的房产时,一些购房者选择将其中的近三百万以贷款形式支付。在当时,每月一万六千余元的还款金额对于事业稳步上升、收入稳定的还款人来讲并不至于影响基本生活。

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

当近几年的经济形势、就业环境都发生了变化时,买房的年轻人在一夜之间发现,自己的月供已经还不上了。

还房贷的人生,容不得一点差错

另一位买房者大方,也掉入了这个深渊。

六年前,他刚刚工作,同事和周围的朋友经常会热火朝天地聊买房,父母更是迫不及待地催他早做打算。

因为家境普通,他又是独生子,父母把 100 万存款全部拿出来交给他,大方对母亲的一句话印象深刻:” 买房对普通人而言是最好的投资方式
“。母亲年轻时是会计,过日子精打细算,他的父亲对此也很坚定,后来大方才知道,父亲早年买的那些股票全部被套牢,好不容易从股市退出后,父亲要求大方买房的情绪日渐强烈:”
你整天挣得那点死工资根本跑不赢通货膨胀。”

总之,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大方省吃俭用地买房 ” 上车 ” 了。

那几年的房市很热闹,中介完全不像现在热情殷切,一些热门房盘,还得看中介的时间表,他记得当时中介安排看房,整整迟了一个星期。

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

十年前燕郊楼盘销售现场

最后,房子以 300 多万的总价成交,首付 90 多万,其余部分贷款,月供 1 万多元。拿到红色房本,他内心非常开心:”
之前老是被朋友揶揄漂在大城市不稳定,心里很不爽,但这次感觉终于有自己的家了。”

但很快,这种短暂的喜悦就被每个月触目惊心的开销冲刷得一干二净。房贷、装修费、房租,大方彻底体会到人生像是被绑住了一般,容不得一点差错。

“2019
年我本来想换一份工作,后来因为薪资迟迟谈不拢,只好作罢,我以前不是那种前怕狼后怕虎的性格,但自从背上房贷,深感人生不能出一点问题,仿佛一个月不干活,之前好不容易抓到的那些东西就会消失。”

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

一份银行的催收通知

他也没有逃过大环境的变化。2020 年疫情袭来,大方所在的公司裁员
30%,不少部门被腰斩,他勉强保住了工作,不过还是遭遇了降薪。

本来日子过得就紧紧巴巴,他只能继续咬紧牙关。人生第一次,他不得不向大学同学和朋友开口借钱,打电话求人的感觉让大方这辈子再也不想体验,”
年轻时的纯真友谊瞬间披上了一层虚伪和尴尬的外衣 “,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不顺利还没有结束。2021
年,大方的父亲生了一场病,为了照顾父亲,他在疫情的夹缝里辗转于工作地和老家,自己原先的一点积蓄也所剩无几。

赌上了两代人的积蓄

对大方来说,买房还抱着未来能够升值,说不定将来可以卖掉换一套房的想法。刚需的前提下,升值是每个买房人内心深处的信念,大方的母亲曾对他说:”
先买了再说,还贷怎么都可以还掉的。” 但大方觉得,母亲那一代人的成长环境早跟自己天差地别,”
事情不会总按人们最美好的愿望发展。”

” 我有段时间也想过把房子转手卖了,但去了几家中介挂牌,都是无人问津的状态。”

在采访中,让大方叹息最多的,是他的困境几乎无人能够理解:”
那些因为投资房产吃到红利的人,大概是不会理解我们这种因为刚需被套的心态。对投资客来说,手里一套房的房价跌了并无大碍,本身就是手里的闲置资产罢了,但我们赌上的是家中两代人的所有积蓄。”

决定断供后,第一个月,大方收到房贷逾期的短信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越往后,他整个人都开始麻木,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最终,经过一系列法律流程,他的房子成了法拍房,被银行收走了。

大方去年年底回了老家,房子早已不属于他,但债务还在,他依然是个 ” 房奴 “:”
以前是数着还有多少年能还清贷款,现在,是数着还有多久能把债清了,彻底告别‘房奴’的身份。”

而张黎还没有放弃,他仍然在尝试各种办法,希望在宽限期内尽量还贷,害怕自己征信出问题或者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刚被裁员那会,他用公司的补偿金提前还了一部分房贷,不过这也是杯水车薪。因为疫情,他没法离开北京,也没有把自己的窘迫状况告诉父母。

他已经将近三年没有见到父母了,和父母的微信聊天里,也避免谈房贷和裁员的事情。32
岁的他,找工作并没有以前那么容易,整日在北京反复奔波,上午在西二旗,下午在望京,都没有得到 HR 肯定的回复。

当买房不再稳赚不赔?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买房是刚需。一步一个脚印的城市白领,集结家庭存款与自己的工作积蓄,老老实实用工资收入偿还月供;创业者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毫不犹豫地将购置房产作为保底的投资方式。

自此,全社会似乎达成了一个共识:房价永远会越来越高,买房子准没错。无论是炒房的投机者,还是掏空钱包买下家庭住房的普通人,如今在房贷断供面前,面临着同样的罚息、法律纠纷、处理费用、甚至败诉后仍旧无力偿还而成为
” 老赖 ” 的后果。

在过去的四年里,全国法拍房的数量成倍增长,而一线城市的房价依旧居高不下,但在二三线城市,曾经被认为会永远暴涨下去的房价在政策、经济发展、国内形势等众多因素的作用下,开始回归正常。一些在地产市场红红火火的前几年着急跑步
” 上车 ” 的年轻人才发现,不仅手里的房子没那么值钱了,自己的收入水平也并未如当初买房时所预料的一样稳步上升。

张黎决定再没有出路,自己就去做外卖小哥:” 毕竟还要继续生活 “,说起远在家乡的女友,他沉默了:”
两个星期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还能想起我吗。”

即时新闻: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