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丈夫因给女儿海外代购罕见病药物,涉毒被抓”

2022年3月18日,铁马冰河一案在河南省中牟县人民法院庭审,择日宣判。

我是当事人铁马冰河的妻子,对这件事很无语,孩子吃的药,怎么就成了毒品,这个罪名压得我们家喘不过气。

2015年5月份三岁不到的小女儿在北京儿童医院确诊为罕见病(结节性硬化症癫痫)那一刻,我们夫妻由于晴天霹雳,意味着孩子这一生都要用药来维持不发作。医生告诉我们国外有一种药可以治疗癫痫,药的疗效好,没有副作用,对孩子有治疗帮助,把药的名称告诉我们,让我们自己找代购购买,国内没有。

于是我们到处想办法,和国外代购联系上,先把钱转给他,一个多月过后,真的寄给我们了,给孩子吃了一个星期,孩子发作的次数变少了,家里没有生病的孩子,家长无法深同感受,孩子的发作有多痛苦,抽搐,甚至都可以死亡,不是没有这样的事:那一刻,我们夫妻一条心,只想孩子有药吃,活着就好。多次去北京复诊认识和我们家相似很多病友家长,一起讨论孩子吃药问题,之后才有电宝宝微信交流群,除了工作外,一起交流孩子平时的状态和复诊情况,我们像一大群家人们,因为家里有可怜的孩子而相识。

直到2021年7月4日,河南省公安刑侦大队来我老家安徽省望江县将铁马带走,我们都无法理解这一举动,我印象特别深,六点左右下班到家,我姐对我说,铁马被河南公安带走,我蒙了。站在原地话也说不出来……过了许久,我们经过多处打听,都无结果,一个人是犯了多大的罪,将其带走,我们家也没收到任何文件,真的无语。

在法律面前,何为公平?把铁马带走两天后,我们才收到拘捕令:内容是铁马涉嫌毒品犯罪,这样的罪名我无法接受,孩子吃的药怎么成了毒品?难道法律是没有温度的?我心疼了许久许久,平复心情过后,家人决定7.7日去河南公安问问中间情况,给我们的回答是毒品很多。我说孩子吃的药,为什么是毒品?他们说我无知。

我说可以取保侯审,公安说不行,我接着说,可以见面吗?他回答否。我说这是犯多大的罪啊?限制了人身自由。中间我律师递交两次取保候审,检方不通过。

羁押铁马八个多月,我家的顶梁柱不在家的日子里,家里所有担子压得我,想死的心都有,生病的孩子,年迈的父母都需要照顾,家里所有开支,孩子吃药的钱,告诉我要坚强,要相信人民法院会对这个案件公平,公正处理,为民办实事,我满怀期待着。铁马二审当庭无罪释放。望国家卫健委让我们这样可怜的家庭,孩子有药吃

"我丈夫因给女儿海外代购罕见病药物,涉毒被抓"

"我丈夫因给女儿海外代购罕见病药物,涉毒被抓"

即时新闻:”我丈夫因给女儿海外代购罕见病药物,涉毒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