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冠下的扑杀反思:人从宠物身上感染风险很低

关于新冠病毒的传播,迄今尚无新冠由猫狗传给人的报道。扑杀感染家庭中的猫、狗等宠物,在科学上没有必要。在疫情中,我们应该学会尊重和珍惜每一个生命,包括作为家庭的伴侣的宠物的生命,而不是漠视与伤害。

在新冠疫情中,当个人需要隔离时,也会关心家庭伴侣——宠物的生命。但是,中国多地都发生过宠物被所谓“无害化处理”的事情,每次都引起巨大争议。在不断出现如此有争议的防疫方法后,我们有必要从科学角度审视宠物在疫情中的位置,它们真的对我们防疫有威胁吗?我们该如何对待感染者的宠物?

01宠物有感染的风险

无论是宠物猫还是宠物狗,都有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早在2020年初,香港的研究人员就发现一些阳性感染者的宠物狗也会感染上新冠病毒
[1]。猫、雪貂、仓鼠等宠物也是会可以被新冠病毒感染。

对于最常见的两种宠物——猫和狗,还有科学家做过新冠攻毒实验,以分析两种动物感染的风险以及感染后的状态
[2]。该研究发现猫与狗均能被病毒感染,不过在感染后都没有出现明显症状。

通过核酸检测与病毒培养,研究人员发现猫在感染后5天的时间范围内可从鼻咽粘膜处检测到活病毒。进一步的研究也发现感染了病毒的猫可以把病毒传播给同居的猫。但不同于猫,狗即便感染后也没有活病毒脱落现象,这意味着狗进一步传播病毒的可能性很低。

需要注意的是,猫与狗在感染新冠后都会产生特异性的抗体,意味着这些动物的免疫系统也能识别病毒。凭着自身免疫系统,这些动物会从病毒感染中康复,研究也证实猫狗经感染后都获得了免疫保护,做二次攻毒实验时未被感染
[2]。

02传播更多是人到宠物

从目前大量的研究来看,宠物感染新冠更多是来自阳性的主人,即在传播链上是人到宠物,是宠物面临被传染的风险,而不是宠物在威胁人。

例如英国的一项研究,分析2020年4-5月与2020年9月-2021年2月(当地的第一波与第二波疫情)宠物猫狗的血清新冠抗体来跟踪感染情况。结果在第一波疫情的样本中未发现新冠抗体阳性,而在第二波疫情的样本中仅有1.4%的狗与2.2%的猫显示有新冠抗体,存在感染史
[3]。

这显示宠物不是一个大的新冠病毒库,对疫情的整体影响有限。人从宠物身上感染新冠的风险很低,阳性感染者的宠物反而面临着不小的感染风险。

加拿大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新冠阳性患者家中,在三分之二的宠物猫与四成的宠物狗身上有新冠抗体,意味有病毒感染史。而在宠物救济站中抗体阳性比例不到10%
[4]。荷兰的一个研究得出的结论也类似,通过核酸与抗体检测,200个新冠感染者家庭中156条狗与154只猫中约20%有感染过新冠
[4]。

这些研究都指向宠物有从主人身上感染新冠的风险。但迄今尚无新冠由猫狗传给人的报道。考虑到大部分宠物感染后症状轻微,病毒脱落时间短
[2],即便是疫情严重国家,感染新冠的宠物也只占社会上所有宠物的小部分,宠物不是疫情的主要威胁。

不仅猫狗对疫情的影响有限,其它宠物对人的威胁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例如,宠物中发现动物传人的一个例子2022年1月香港宠物店的进口仓鼠新冠传人事件。

从检测结果看,宠物店中抽检16只叙利亚仓鼠中50%为核酸阳性,而仓库里抽检中12只叙利亚仓鼠有7只为阳性。基因组测序推断仓鼠感染的是Delta突变株的一个亚支,之前在香港本地未检测到过。而宠物店一位员工可能是第一位被店中仓鼠感染的人,后续一些顾客也有感染,从病毒基因组序列看,有少数可能也是被仓鼠感染,另一些则来自与店员的接触
[5]。

当时香港如临大敌,采取了扑杀措施,甚至要求市民上交已购买的仓鼠,但不得不提的是,最终真正击破香港新冠防线的是来自人类传播的Omicron,与仓鼠中携带的Delta亚株没有任何关联。此外,香港宠物店中被扑杀的其它小型动物,包括矮仓鼠、龙猫、兔子与荷兰鼠,实际均未检测到病毒感染
[5]。

03理性与人性对待疫情中的宠物

在疫情进入第三年之际,我们对新冠病毒已经有了非常深入的了解,这种了解就包括了对各种情况实际风险的认知。

我们是需要关注动物感染新冠的情况,因为我们需要考虑在动物中出现全新突变株的风险。但这种风险的前提是新冠在动物里大范围感染,病毒在不断复制的过程中积累突变。对于独门独户的家养宠物来说,这一前提几乎不可能存在。即使是目前发现存在大量新冠感染的北美白尾鹿,研究人员观察到的也是从Delta到Omicron,人类社会流行哪个突变株,就把哪个突变株传给动物,而不是反向输入给人
[6]。

从科学角度看,目前以及可以预计的将来,新冠疫情仍然是由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主导,宠物感染对疫情的影响有限。

即使宠物有被感染的风险,这仍可通过非伤害的措施来控制。例如,宠物感染研究中一般猫的感染率要高于狗,一个原因可能是宠物猫与人的近距离接触可能更多。感染者如果能在感染期间保持与宠物的距离,那么应该能减低将病毒传给宠物的风险。

即便宠物被感染了,只要减少与阳性动物的接触,病毒扩散的风险也会被有效控制。例如暂时将宠物隔离,在必要的接触如喂食时采取戴口罩等防护措施。

在疫情严重的欧美,像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关于宠物的新冠感染问题上,也只是建议阳性感染者将宠物隔离,并关注动物的情况,如果宠物有严重症状需要联系兽医治疗
[6]。虽然欧美的新冠感染者更多,但宠物感染仍未对当地疫情产生影响。

从理性角度,我们没必要对疫情中的宠物采取极端措施。而从人性角度,我们也不应该随意选择扑杀这样的处理方式。即便只是一条狗,一只猫,或一只仓鼠,也都是一个个生命,两年多疫情,我们应该学会尊重、珍惜生命,而不是轻易去伤害。更何况对于这些宠物的主人来说,它们还是伴侣,是朋友,是家庭成员。不必要的扑杀,扑灭的可能是我们自己的人性。

《知识分子》专栏作者

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博士,现就职于药企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业余写写科普,微信公众号:一个生物狗的科普小园。
新冠下的扑杀反思:人从宠物身上感染风险很低
周叶斌

参考文献:

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334-5

2.https://www.pnas.org/doi/10.1073/pnas.2013102117

3.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666478X21000052

4.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people-with-covid-often-infect-their-pets/

5.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2)00326-9/fulltext

6.https://www.cdc.gov/healthypets/covid-19/pets.html

即时新闻:新冠下的扑杀反思:人从宠物身上感染风险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