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柯基死后,我真诚希望上海人抄深圳的作业

昨天,一只宠物柯基犬之死,引发了一场舆论风暴。

在浦东新区曹路镇,一个家庭因为核酸阳性,要被送走隔离。在他们离去的车启动之后,他们家的宠物柯基犬追了出去。

接下来的情形让所有观看视频的人心碎。

一个在人们心中形象几近于天使的“大白”,冲上去用手中的撬子,对着柯基连续三记重击,柯基立刻倒在血泊之中。

事后的追究似乎要朝着罗生门的方向演化。在一个爱犬人士的追问下,居委会的人支支吾吾地说,是主人家不要了。

而今天传出来的、柯基犬的主人在业主群的对话中,详细描述了事件过程——主人要被隔离,而且家中正好狗粮消耗完了,也不想让狗就死在家里。他们于是想托付给居委会。但是居委会的人拒绝接收。

主人家无奈之下,只好让居委把狗放到路上,哪怕成为流浪狗,也能活着。

居委会今天的正式回复是,表示道歉,处理草率,愿意协商赔偿。

前面未必实言,后面有搪塞之嫌。这就是我对这个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判断。

从曝光的视频里,让人怀疑在柯基主人将狗托付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扑杀了,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就手的工具?

不就打死一只狗吗?在如此全民动员的疫情防控时间里,谁会去追究一只狗的死亡?这是起初的想法。被追问了,脸上不好看,就说是主人家不要。舆论风暴起来了,然后赶紧给个补偿方案。自始至终,可能哪怕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们也许觉得自己只是挺倒霉的,怎么就让人给拍到了呢?他们内心里也许没有意识到,这条狗,也是一个生命,也是别人家如同家人一般的存在的同理心。

柯基是一种温驯的宠物犬品种,四肢粗短,神态憨厚,脸上总是带着一种神秘的微笑,因此被许多的爱宠人士所喜欢。英国女王家里,也养着柯基。

网上有张图,“未成年柯基殁于此,上海文明葬于此”。不要责怪人们似乎对此过度反应。在过去两年里,上海管理机构,以其人性化、文明化的疫情管控政策,成为了整个中国的楷模。当时在网上疯传的对比,就是江西上饶一只柯基犬被扑杀,以及上海被隔离人士,可以带宠物入住隔离中心,而成为人们向往的地方。

你担负多少的赞誉,你就得承受多少的责备。

在我前几天的一篇公号文章中,我曾经说起,上海养宠人士的困顿越来越大,他们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恐惧在自己被隔离收治之后,家里的宠物无人照料,面临生命风险。

有好几个网民留言中说,这个时候,不管人,却管宠物,是矫情。

我无法责怪他们,我只是鄙夷与叹息。中国改革开放对外接轨,已经40多年,许多国人,连基本的动物福利观念,依然是一片空白。其实无需现代化的动物福利观念,在中国传统伦理中,万物有灵,也是一个通识。

在一个现代化的文明城市,甚或国家中,用以衡量它的文明程度的,并不是人们是否能够温饱自足,也不是有多少的高楼大厦,也不只是有多少的科技企业,创新发明,更在于,它是否尊重人性,珍视生命,拥抱多元化。

越是在突发和极端的情况下,越能够遵循与谨守以上原则的,文明程度越高;反之,依旧是一群吃饱喝足光鲜亮丽的野蛮人而已。

在昨天,一只小小的柯基犬的死亡,显然让一些上海人失落了自己的文明标杆。

当然,我也深切地知道,在我自己所生活的这个城市里,依旧生活着许多,或者说,大多数是,文明人。昨天,一些宠物主人联名发布了抗议函;上海宠物行业协会也公开出来发表声明谴责。

宠物救助的互助,事实上从浦东浦西分区隔离启动,就已经开始了。昨天的惨剧让许多人更加有了紧迫感,于是现在,一份名为“上海宠物求助信息登记汇总”的文档,在朋友圈中广泛流传。

人们还开始吁请上海抄深圳的作业。3月份,深圳市卫健委先后建立了两个“爱心宠物驿站”,收治隔离宠物200只。其后,一家占地8500平方米,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的宠物集中托管中心也光速建成,这就是所谓的“宠物方舱”。

抄文明城市,文明政策的作业,没有什么好丢脸的,我期望上海真的能抄。

不过,作为一个家里有猫又有狗的宠物主人,如今我不太敢相信他人给我的承诺。我更相信宠物拥有者之间彼此的信赖。如果我有资格做一点建议的话,那么如果你不幸真的要被隔离的话,尽一切力量,寻找你周边能够提供帮助的宠物互助组织和宠物看顾机构。

事实上,在上海民间,这类的机构非常多,无论在微博、微信朋友圈还是在公号中,都有大量的帖子在流传。

这些宠物互助机构和爱心组织,是我们可以信赖的,能够托付我们的“非人类家人”的人类。

一定记住一点,在你可信赖的人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不要把你的宠物交给别人。

至于我,在我交给我能信赖的人之前,我会对任何企图来带走我的猫狗的人说一句:

Over my dead body。

即时新闻:柯基死后,我真诚希望上海人抄深圳的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