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4月6日上午10点15分,长沙圆通公司货车司机罗全喜的车到达黄花收费站,他坐在驾驶室朝外拍了一张照片:车前停着一辆治安巡防车,还有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执勤。

从这里下高速,他这趟旅程就算到达终点了。一天前的这个时候,他还在上海一个空荡荡的停车场里不知所措。

4月2日,罗全喜给上海送去一批防疫物资。4月4日清早,他准备返程时发现手机里的湖南居民健康码变红。

被滞留后,罗全喜几乎在货车驾驶室里干坐了两天。这里是一个停车场,只有他和一位保安师傅。货车车门被贴了封条,罗全喜累了就盖上被子小睡,醒了就每隔半小时刷新一次湖南居民健康码和上海随申码:害怕错过前者变绿,更害怕后者也变红。

难得下车放风的时间里,罗全喜偶然认识一位湖南口音的货车司机。得知对方“饿瘦了”,他主动分给对方一些自己领到的物资。

直到4月5日下午,经多方沟通后,他凭着核酸检测、抗原检测阴性证明和一张防疫保障临时通行证上了回家的高速公路。

回程时发现变红码:开回停车场,车门被贴上封条

4月2日晚,罗全喜驾驶装有15辆无人送货小车的货车从长沙出发,驰援上海抗击疫情。

出发前,他与挂着横幅的货车留影,并且发给了家人。正在上高中的女儿在电话里夸他:“爸爸真棒!”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4月2日,罗全喜从长沙出发前,与货车合影

3日下午2点半左右,抵达上海指定区域卸货后,罗全喜稍事休息,准备原路返回长沙。

4月4日清晨,罗全喜在高速路入口出示健康码,发现自己的湖南居民健康码变红了。他心里一紧,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执勤的工作人员把我拦下来了。讲实话,蛮慌的。”

和执勤人员沟通后,罗全喜先驾驶货车回到了位于青浦区华隆路的圆通公司停车场。疾控中心派专人来为罗全喜做了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当天上午11时左右,检测结果皆为阴性。

凭借两份阴性证明,4日当天,罗全喜拿到了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放的上海市防疫保障临时通行证。这份临时通行证上有驾驶姓名、身份证号、电话号码、车牌号码、往返目的地等详细信息,有效期至2022年4月5日。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罗全喜领到的上海市防疫保障临时通行证

罗全喜的货车车门被贴上了封条。“我要下车洗漱、去洗手间,停车场保安就会帮我把封条撕掉。回到车上,封条就又贴上了。”罗全喜说。

累了就躺下,醒来就每半个小时刷一次健康码

空旷的停车场里,只有罗全喜和保安师傅两个人。除开洗漱、去洗手间的时间罗全喜能在停车场的空地里徘徊踱步,稍微舒展舒展筋骨,其他时候他都在货车的驾驶室里。好在驾驶室空间大,还有上下铺,罗全喜能平躺着休息,不至于太难受。

每隔半个小时,罗全喜就刷新一次湖南居民健康卡和上海随申码。“我每半小时就刷一次,还截图,生怕上海的码变红了,又怕湖南的码变绿了被我错过。”

怕罗全喜太无聊,公司领导在微信上发来网上打牌的链接。“虽然我不会打,但是还是蛮感动。”

他说自己“像傻瓜一样”在驾驶室里干坐着,累了就躺下睡觉,醒了就打开健康码刷新。

上海当地志愿者以及公司工作人员会为他送来必需物资。

一次下车领取物资时,罗全喜听见停车场外有人说话。“我一听,是湖南口音!”他赶紧和对方打招呼。“那是个湖南的货车司机,因为物资比较紧张,在这里都瘦了。我就把我领到的吃的东西分给他。我有这边分公司照顾,不缺吃的。”

4日那天,保安师傅还提了一瓶自己收藏的白酒给罗全喜喝。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罗全喜坐在货车驾驶室打发时间

回长沙入住隔离酒店,连说三句“回来就好”

因为临时通行证的有效期至4月5日,罗全喜不敢耽误,经多方联系后,在5日下午5时许启程回长沙。

在上海和浙江的交界处,罗全喜被交警拦了下来。在出示临时通行证后,他顺利地上了高速公路。

一路畅通。行至江西,罗全喜将货车开进服务区,卧在驾驶室睡了4个多小时。他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毕竟已经到了江西,离湖南不过几百公里。快到家了!

4月6日上午10点15分,罗全喜给记者发来一张照片。照片是他坐在货车的驾驶室里拍的,能看到前面停着一辆治安巡防车,还有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执勤。“黄花收费站下高速!”罗全喜写道,特意加了个感叹号,难掩激动。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4月6日上午,罗全喜抵达长沙

尽管已经提前申请了集中隔离,但在出示自己的红色健康码时,罗全喜心里仍有些紧张。

还好一切都在平稳有序地进行。说明情况后,罗全喜坐在驾驶室里等待工作人员将他转运至定点隔离酒店。他告诉记者,“工作人员说,我这种情况,会尽量缩短隔离时间。”

中午12时许,罗全喜领到了志愿者发放的餐食。这天的午饭是烧茄子、白菜、洋葱炒鱿鱼、豌豆炒肉片。除了白菜,每一道菜里都有辣椒——这是罗全喜这几天来第一次吃上重口味。滞留在上海时,罗全喜拿到的饭菜口味比较清淡,而在尝到辣味后,他觉得“这是真的到家了”。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罗全喜在隔离酒店领到的午饭

比起4月5日下午罗全喜还滞留在上海的时候,这时他的语气里轻松不少。

罗全喜连说三遍“回来就好”,电话这端还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潇湘晨报记者任弯湾 实习生张彭

延伸阅读

黄码司机在杭州高速口大哭称上海入口过来7天没吃米饭 父母:拦下你的,是好人

据杭州日报消息,34岁的货车司机陈师傅,5日在杭州半山通道防疫检查点,嚎啕大哭。

“说实话哥,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都可以不掉眼泪,但是碰到内心最脆弱为难的时候,真哭得稀里哗啦的,因为心里面那种触动太大了。哥你想啊,一个人漂泊在外,在你最困难最苦的时候,给了你帮助……”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视频截图

联系上陈师傅的时候,他正在某酒店隔离,一口一个“哥”,像是跑运输这份工作给他留下的谦卑江湖气。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视频截图

货车司机杭州高速口被拦停

两盒盒饭令他嚎啕大哭:7天没吃米饭了

陈师傅跑运输两年左右,老婆孩子都在河南老家,自己常年在上海、杭州两地拉普货,服装、布料、建材等。货车是他常年的住所。

5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在杭州半山通道防疫检查点,陈师傅的皖S大货车停下接受核查。

有上海旅居史,健康码黄码。

在检查点执勤的拱墅公安民警叶飞得知情况后,立即与卫健部门的同事根据工作规范和处置流程落实防疫措施。

陈师傅将近1米8的个头,穿了件单衣,看上去头发油油的,精神状态很疲惫。

“你从涉疫地区过来的,黄码,现在下不了(高速)的。”工作人员按要求对陈师傅进行劝返。

陈师傅急了,再回到高速上,也吃不上饭。工作人员建议他去隔离,陈师傅也表示愿意。

按处置流程,陈师傅要做抗原检测、核酸检测,随后先按指引到隔离点停车场。陈师傅突然为难地说,“7天没吃过米饭了,刚才下车的时候头昏脑胀的”。

叶飞一听赶忙说,“你等一下,我先给你弄点吃的。”旁边一穿防护服的大姐看看他,又添了句,“你拿两盒!”

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

视频截图

不到三分钟,两三名工作人员陆续拿来两盒盒饭、一箱八宝粥加水果。

陈师傅接过来,听工作人员给他吩咐事情,还没等回车上吃饭,突然泪流满面、嚎啕大哭起来……

车上住7天只吃面包

“但今天给大家添麻烦了”

这阵子,陈师傅没有活拉。7天前开始,他就歇在上海一高速入口外,吃住都在车上,饿了就只吃面包。

“哥我不怕你笑,这个星期除了上大厕,我都在车上。”4日中午,陈师傅做过核酸检测,5日凌晨1点,结果出来是阴性,上午10点就空车上了高速。他说,不知道能不能下高速,也想找点吃的,面包实在是咽不下了。不过,一路上服务区关了,买不了东西,陈师傅在高速上一直开到了杭州半山一带高速检查站……下午,在车上吃过饭,陈师傅按照指引把车停到了专用停车场进行消杀,随后自己经由转运车辆送往隔离酒店休息、隔离。“哥我说的不是客套话,是心里话。包括跟我父母,也是这么讲的。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掉眼泪,但碰到最为难的时候,今天真的哭得稀里哗啦……”

老家父母也说:拦下你的是好人

把人家手机记一下,人不能忘本

陈师傅稍微睡了一觉,5日傍晚,给老家父母打了电话。“我说,杭州这边有个防疫检查的大姐跟我说,‘要不你去隔离吧,最起码能休息好。’我跟父母一讲,我爸妈就说,拦下我的这是好人,你要把人家手机号记一下,到时候这疫情过去了,哪怕给人打个电话说声谢谢也应该的。你不能忘本。”陈师傅激动也感慨:“我这个人小学毕业,也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去表达,我就感觉,到杭州特别温暖,真特别温暖。”

即时新闻:货车司机驰援上海变红码被封在车上 领导发来打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