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个人体女模特决定说出「被猥亵」

一个人体女模特决定说出「被猥亵」

|魏荣欢

编辑|毛翊君

「让他默认」

那个瞬间我脑子是空白的,更多的是害怕。当时只有我们两人,我不敢反抗,害怕他做出更过分的,想着要尽可能保全自己。

这是在他工作室,也算是他家,在一个小区里。他离婚了,一个人住三室一厅,有个独自的卧室,有一间放杂物,还有个房间养了几十只花枝鼠。平时周末,客厅会用来教孩子素描,一张大桌子上摆满画画的工具和人像石膏,蓝色墙壁上还挂了一些油画,整体很整洁。

今年初听我朋友说,何雷打算出一本拍摄影集,想找我去当模特,我说好。第一次去是在 2 月 17
日,进门换了拖鞋,他给我拿了一听常温的零度可乐。拍摄现场有一本全是外文的书,上面有美术人体解剖构图,我们就按照那个拍,比如抬手、踮脚或者抬起一条腿等等,这些展示肌肉走向的动作。

每次拍半天,大概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八点。休息时他会坐到玄关墙后面的桌子上,用笔记本电脑看新闻。拍摄结束后,我在他家吃完晚餐才走,第一次是点外卖,第二次他给我做了番茄炒蛋。

前两次拍摄一切正常,休息时间他会讲一些关于艺术的东西,他的学习经历之类。直到第三次,也就是 2 月 25 日。

一开始,只是正常的调整姿势,会有肢体接触,这并没有任何问题。后来他接触到我身体说皮肤很细腻,当时我也没认为这构成侵犯。休息时间,他借着观察后腰窝又对我进行了一些肢体接触,我还是以为这是正常的人体观察。直到他忽然要我坐他腿上,我愣住了,结果他一下把我拉过去就开始。

那几天我正好来月经,他问,想闯红灯行不行?我拒绝了。也因为这个,才没有酿成更严重的后果。我不太记得那个过程有多长,全程我基本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回应。我一直在后撤,不断扒开他的手,但也不敢明显反抗,他说我力气挺大,最后当着我自慰。

事后我立刻换好衣服,也没敢表现出过多的情绪,怕引起他的戒备之心。收拾东西时外卖牛蛙刚好到,我就开门拿了外卖,坐下来和他一起吃。当时还很懵,不知道该表现出什么状态,还怕不吃晚饭他觉得我反常,刻在我脑子里的东西就是——人没事就行。

吃饭期间,他正常跟我说话,还讲了些俄乌战况,我不想理,大部分都回答 ” 嗯 “、” 哦
“。吃完饭九点左右,我从他家离开。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思考到底应该怎么办,唯一想到的就是从聊天记录下手,先让他放松警惕——起码让何雷默认,或者不否认发生过猥亵这种事情。

晚上,我在微信上问他,” 你跟别的女模特也这样过吗?” 我还说,” 我又不会拿着证据到处说 “。何雷说 ” 我又没强制你
“,又表示 ” 我们互相帮助也挺不错 “。

我保留了微信记录和之后唯一一次通话录音,这些在警方调查时成为了间接证据。

「没什么坏印象」

认识何雷,是通过我一个女生朋友,她是西南大学雕塑系的学生,但不是何雷那班的。她周末会去何雷工作室,替他给素描班的学生上课。我和朋友是因为都喜欢动漫认识的,他俩怎么熟悉的我不知道。

去年 11
月,这个朋友跟我提起,他们系的课上需要模特,想让我和她一起去当人体模特。她说何雷老师人挺好,也有一些知名度,百度能搜到他。当时没说模特有什么要求,应该是看个人审美。我挺感兴趣,想尝试。

第一次去那间教室,看到有很多人,大家都在搬泥巴。模特的位置是在教室中间,一张搭起来的桌子上面放一把椅子,正面背面都有人。模特是坐着的,因为一个动作要摆好几个小时。

到了以后,何雷也没有特别介绍我们,就跟学生们说,很少有年轻女孩模特,好好珍惜机会。因为他们大部分画的都是一些叔叔阿姨。跟大家商量好摆什么姿势,我们爬上桌子脱衣服。我跟我朋友分两组,背对背分开坐。第一次做人体模特很紧张,那时候是秋天,教室里有空调,还有两个小太阳对着我照。坐着很无聊,我就戴着耳机听歌。

大概一个动作维持四五十分钟,休息十多分钟这样。累了跟学生们说一下,休息就好了。上课的学生都很礼貌,只要手里没有在做雕塑,都不会看我,还会告诉我不要紧张。

一个人体女模特决定说出「被猥亵」

●资料图。图源东方 IC

我的学校在沙坪坝,西南大学在北碚,(两个区)离得很远,我那时候跟朋友一起在她校外的出租屋住了几天。断断续续一共做了 15
天,半天 4 小时 300 元,钱是由学生一起出的。中午大约休息 40
分钟,我要么在椅子上趴一会儿,要么穿好衣服出去活动活动,跟我朋友聊聊天。

当时也没注意到何雷。第一次见面觉得他是很严肃的人,会比较难接近。他看起来有点凶,眼睛鼓鼓的,眉毛很淡,也没啥头发,很胖,穿着打扮普通。

他平时对学生咋样我不知道,后来课间会看到他跟学生像朋友一样闲聊,出去抽烟,还是感觉比较随和。教室离校门还挺远的,每天下课他会开车把我和朋友送到校门口。在车上,大部分时候都是他们闲聊日常。何雷表现得很礼貌,没有过分注意我,也没有无视,有必要才跟我说。

去年做过模特之后,我们没再联系过。之前他跟我沟通都是通过微信,没有闲聊,全关于工作讨论,感觉他很专业很正经。我对这个老师没什么坏印象。

说出来是我的错吗

之所以答应做人体模特,是因为我本来就对艺术方面比较感兴趣。我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素描,爱看《犬夜叉》,会临摹一些动漫人物,同学觉得画得像,会要我的画。家里有个堂哥学美术,对我也有影响,我本来是想走艺术这条路的,后面因为很多原因终止了。

对人体模特的认知是在小学,不记得在哪里看的,反正对一张上海美专 ” 人体模特 ”
与学生的合影印象很深,书里说到这个女生当时遭到了家庭的反对,就觉得她们很值得尊敬。我还喜欢看油画,觉得人体很美。不过当时也没想过自己以后要当人体模特。

一个人体女模特决定说出「被猥亵」

●上世纪初,上海美专女模特与学生合影。图源网络

其实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朋友就叫我去当学生的人体模特,我男朋友反对,另一位好朋友也觉得我心太大了,迟早要出意外。我跟他们说这是为艺术献身,而且在学校很安全。不过,当时还是答应了男朋友,没去。后来我们因为别的事情分手了一段时间,在那期间我去教室做了模特。这次我去当私人模特,他没说啥,但有抱怨我是去做高危的事。

有个认识了四五年的年轻网友是摄影师,他曾经问过我,你老师拍你裸体真不会有反应吗?还说自己每次拍都会,我当时帮何雷辩解,”
老艺术家了,裸体都看麻了,不然怎么叫老师 “。

这次的事有点意料之外。从何雷家出来那天晚上,我立马跟介绍我去的女性朋友说了这事,她也挺意外的,叫我别去了。她建议我如果觉得证据不充分,可以先打法律援助热线。我就给
12348 打了电话,对方建议我到家附近和案发点附近报警。我当晚 12
点左右就去了我学校附近的派出所,但那边建议我去事发地派出所。

2 月 26 日凌晨 5 点 49
分,事发第二天清晨,我把自己的遭遇实名发布在了微博上。其实发微博的时候很无力,但我没有纠结,因为我很明确自己没有任何错误。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觉得应该把这件事说出来,即使他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也想让大家提高警惕。

这本身是一件背负着许多不同声音与压力的事情。艺术是美的,而我因为艺术经历了一件龌蹉又恶浊的事,我不愿意这件事就这么被埋葬,让更多不知情的人一脚踩进泥泞里。

帖子引起关注后,虽然也有不好的评论,看着会很不舒服,但大部分人给了我支持,还有人分享类似的经历。

后来何雷打来电话质问我,说 ” 我又没怎么着你,你这不是毁了我么 “,” 你这个人太恐怖了,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甚至说
“(如果)你缺钱,我这里给你钱
“。他一直表达我没有怎么反抗,就觉得我是愿意的,听说我要去找派出所,他也要去找警察恢复自己的名誉。我很委屈, ”
我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是我的错吗?”

那天早上十点多,我到事发地派出所报案,那个雕塑系女生朋友陪我去的。做笔录的时候听警察说何雷也去了,还挺配合。我一直没见到他,做完笔录就在派出所等着。警察去他们家提取了精液遗留物,在玄关墙上。

警方在当天就向何雷给出了行政拘留四日的处罚。他本来还想要跟我谈判,警方没同意。

「还算幸运」

晚上九点从派出所出来,我给爸妈分别打了电话,我妈骂何雷不是东西,我爸说既然是他做错了事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惩罚。

我对情感类的东西,都比较淡漠,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不算多。他们在我八岁时离异,现在都有家庭,也都有小孩了。我跟着父母、姑姑、外婆、数学老师等不同的人都生活过一段时间。

高中我就一个人在重庆了,只有放假会回去。我也不怎么愿意回家,倒不是因为跟爸爸的新家人一起住别扭,反正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住别人家,没有归属感。所以我(今年)过完年就跑回学校了。现在是实习期,我在校外租了个房子。

但这也有好处,(就是)自由独立。我想做任何事父母都不会干涉太多。虽然有时候不愿意回家,我爸也会说我两句,但是不会有强制性的干涉。

后来我同学、朋友看到新闻知道了这件事,有人跑来问我,觉得我实名举报 ” 真的勇
“。事发后,我男朋友专门跟学校请了假,一直陪着我。其实我还算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发生这种事,我身边的人都没责怪我。我没有后悔把信息发出来。

我认为他对我造成的精神伤害与他受到的处罚不对等。在家人和朋友的建议下,我找了一位专业刑事律师,3 月 1
日早上一起去派出所,要求追究何雷的刑事责任,重新做了刑事笔录。3 月 29
日又去了一趟,再次讨论立案进展。我的诉求除了要追究刑事责任,还有一定要他意识到自身错误,真心悔过。

现在案子的走向不明朗,不知道能不能立案。公安和律师都给我科普了 ” 猥亵 ” 和 ” 强制猥亵 ”
的区别,强制猥亵才能判刑。也是因为我没有反抗受伤,所以比较难判定他的犯罪行为。

那两天西南大学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但我当时比较忙,没说什么就挂了。后来也没再接到电话,之后我看到新闻说何雷被学校开除了。何雷除了最开始给我打了个电话,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他觉得理所当然,这是我无法原谅他的地方。我总是会在吃饭、走路、睡觉的任何一个时间想起这件事,并泛起一阵阵好像永远无法停止的恶心感。后来男朋友对我做类似的动作,我心理就很不舒服。

我读的是空乘专业,今年就毕业了。当时学这个只是家里人觉得我合适学,他们想让我去外地的机场,因为亲戚在那里,但我只想待在重庆。

这几年疫情航空公司不会大量招人,空乘竞争很大,刚刚毕业出来我很迷茫,没想好干什么。人体模特是不想再做了,但如果有人问我入行的建议,我会保持中间态度,不会鼓励也不会阻拦。

即时新闻:一个人体女模特决定说出「被猥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