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浙大送外卖博士生再发声:有人等着看我笑话

浙大直博生、外卖员,在外界对孟伟的描述中,这两个有明显反差的身份尤为引人关注。” 博士生送外卖,这不是大材小用?”
这些争议让孟伟陷入舆论旋涡,他告诉新黄河记者,” 骂我的网友不少。”

是立人设还是炒作?孟伟一一否认,他觉得如果这么做无异于将自己往火坑里推,他没有,也不想这么做,” 没有价值 “。

他认为自己骨子依然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相较于物质的激励,他更得渴望精神上的丰足。或许是由此产生的 ” 抵触
“,让他走到了今天。

孟伟,2010 年就读浙江大学,本科结束后直博,在博士研究生的 8 年时间里,他结婚生子,未能毕业。2022
年年初,他注册短视频账号并成为一名外卖骑手——可能是国内已知学历最高的外卖小哥。

送外卖只是一份 ” 灵活 ” 的工作,孟伟反复强调,尽管经历了延毕 3
年,以及即将离开学校,但他并没有放弃博士学位。根据规定,博士结业后还有一次换证机会,三年内达到博士毕业要求,就能换毕业证和学位证。

孟伟的发声也引起学院的关注。通过媒体,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也做出了相关解释。学院方面认为,孟伟忽视了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

浙大送外卖博士生再发声:有人等着看我笑话

△孟伟(右一)

从 ” 十佳大学生 ” 到 ” 直博延毕 “

博士生延毕,孟伟并非个例。2017 年发布的《中国教育统计年鉴》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博士生毕业延期率从 2008 年的
54.03% 攀升至 2017 年的 64.14%。这当中,直博生未经研究生阶段的学术训练,更难走上科研道路,是常见的情况。

孟伟就是直博生。就读博士,除有普博,还有直博。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普博是大学本科毕业后,按照先硕士后博士的成长路径就读。而直博,就是本科毕业后直接读博士。

2014 年,孟伟本科毕业就读博士学位,一切顺利的话,他将在 2019 年 7
月毕业,但他被延毕了。他所在的实验室,博士毕业要求是两篇 SCI 论文和一篇能过盲审的博士论文,但孟伟都没有。

这并不是就读期间孟伟浑浑噩噩生活的证明,实际上他的学生工作履历丰富,尤其在 2018 年,他被评为浙江大学 ” 十佳大学生
“。孟伟在朋友圈分享了这一消息,还配文 ” 我用九年获此殊荣,下一个目标:杰出校友 “。

浙大送外卖博士生再发声:有人等着看我笑话

△孟伟朋友圈分享,2018 年,他被评为浙江大学 ” 十佳大学生 ” 受访者供图。

而社会性工作跟学业是两回事。孟伟的导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曾提醒过孟伟。学院方面也表示,2018
年,孟伟科研工作聚焦和投入不足,始终未进入良好的科研状态。2019
年,孟伟撰写并投稿两篇学术论文,分别因创新点不足、需要增加数据等原因被拒。其间,导师组多次指导,提出修改建议,但孟伟至今未完成修改任务。导师组后期多次规劝其转硕,但孟伟一直予以拒绝。

对于转读硕士生,孟伟显得很排斥,他不想妥协。他表示,博士前两年被安排做 8 个企业和政府的横向课题(” 横向课题 ”
是指各级政府及政府职能部门、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委托研究的课题),没有时间专注自己的博士课题研究,加上导师指导不够,致使自己未能顺利毕业。

” 直博生科研底子弱。我纠结自己没有走通研究的所有环节,钻了牛角尖出不来,对自己产生怀疑。”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孟伟这样解释。

这甚至让孟伟身体出了问题,” 我抑郁了,服药几个月后,体重从 160 斤升到了 230 斤。”

孟伟认为,自己自始至终也没有过 ” 被导师耽误 ” 的表达,但这的确是个隐性存在的 ” 问题 “。而对于这个 ” 问题 ”
的描述,他归咎于制度上的不健全、不完善,” 老师抓住了制度上的漏洞。”

” 可能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比如说去承担一些跟自己研究无关的事。” 他说,”
我导师在回应里也说了,说我们课题组其他博士都毕业了,目前已经毕业了多少多少人,但就我没毕业。”

” 他们是按照这个路径走的,为什么到我这里就走不通?” 孟伟在接下来的表达中用到了 ” 初心 ” 这个词。”
我就是想不通,有些事情我就是觉得跟我的读博时的初心是不一致的,我不想按照这条道路去走。”

” 与其说‘躺平’,不如说我更多的是一种抵触。”
他认为,自己博士刚入学时,可以接受一些不完美、甚至上不了台面的学术行为,但高年级之后,他认为应该对得起博士多年的时间精力和投入,要做一些拿得出手的、响当当的硬成果。

但他认为,自己需要适合的博士指导、正确的研究方向、心安的研究状态,但他花费 8
年时间未能探寻到。于是他现在也在考虑更换研究环境,甚至更换导师。为此,孟伟不介意把博士论文 ” 从头再来 “,也就是从头开始。

想为群体发声

参加学生活动,是孟伟排解情绪的一个出口。”
我的主业确实遇到了困难,我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经历多认识一些人,看看能不能有一些帮助,或者说一些新的思考。”

他坚持认为,从来没有因为这些工作这些经历而耽误过任何学业。

诸多媒体的接连报道,让送外卖的浙大直博生孟伟走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孟伟直言,” 骂我的网友不少
“。对于这些,他认为是能理解的。” 大家没有设身处地地感受我所经历的,包括我的至亲。” 他认为,这让外界很难对他产生 ” 共情
“。

有些人认为,继续原来的 ” 道路 “,孟伟也能达到一个博士毕业的要求,但他觉得自己不想 ” 妥协 “。

4 月 6 日晚,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孟伟称媒体报道后他还没有跟导师沟通过。

孟伟并不否认这从侧面上推动了他与学院方面的沟通,但他始终认为这样做的目的不完全为了自己,不然他可以采取一些 ” 温和 ”
的方式,不搞这么大动静。

他相信即便是自己去找学院,也会得到相应的帮助,” 甚至解决问题的速度更快。”
但他还是想为延毕群体做发声,哪怕有很多网友走过来跟他说:这个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多少年了都是这个样。

在触发网友激烈争论后,孟伟所在的浙江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也向媒体一一做出回应。学院方面认为,孟伟忽视了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

” 攻读博士学位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这需要聚焦科研目标,将主要精力投入学业,完成博士学位论文,达到博士学位申请标准。”
学院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按学校相关规定要求,积极为孟伟提供支持和帮助。

在此前媒体的报道中,在同一问题的争论上,学院方面和孟伟之间是各持观点的。” 有些报道我读完之后,也有一些不接受、不舒服的地方。”
孟伟说,目前,我当务之急是把学业做好,否则我说什么都没有说服力。”

浙大送外卖博士生再发声:有人等着看我笑话

△受访者供图

结业后,首位还是拿学位

在孟伟看来,延毕的直博生、外卖员都是他的真实身份,也是自己经过考虑做出的选择,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依然会送外卖。对于网络上由于自己身份的反差而造成的关注,孟伟表示理解,但他想让更多人看到现象背后的东西。”
我不想陷入口水战,我只能说大家继续看我接下来的行动。”

孟伟一个多月以前注册了短视频平台账号,名为 ” 正在读博的外卖员 “。” 最初是想记录生活,思想上没有突然的波动。”
他说,接下来的事,他是想做就去做了。

△孟伟的短视频平台账号

最近孟伟没有过多关注他的粉丝数,他直言是 ” 没时间 “,” 以前可能还会看一些评论,现在连看评论的时间都没有。”

关于博士论文,依然没有进展,孟伟称已经有了几位心仪的导师,但尚未鼓起勇气。”
我怕被拒绝,毕竟我马上就不是一个在读的博士生了。”

大约 3 周前,孟伟与导师见面,导师把孟伟的博士结业的字签了。

” 我要把没有完成的博士学业放在首位,有收入的工作放在第二位,时间也要灵活才行。”

几个月后,孟伟就要搬出宿舍,离开学校,考虑到更现实的生活问题,例如生活开支,租房费用等,但他认为还是要尽力把 ” 主要矛盾 ”
解决,其他都能迎刃而解了。

送外卖则是孟伟看重的 ” 灵活 ” 工作。” 我一般出去就一天,有事的时候顺路做一些,我会给自己订一个目标,做到 100
元,达到目标我就停下来了。”
距离上次出门送外卖已经过去几天时间了,孟伟坦言最近疫情有点严重,他本身有点忙,手头也没那么紧迫,下次开工的时间还没想好。

” 我这一周我希望能够把我的研究方案定下来,当然包括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这都是我放在第一位的事。”

有人等着看笑话

孟伟做外卖员,还有一个原因是孩子。

2019 年,孟伟结婚。2021 年 6 月 4
日,孩子出生,被诊断为暴发性心肌炎,住进重症监护室。一个月后,孩子病情反复,医药费成了不小的开支。

导师给孟伟打电话要帮忙,骨子里要强的孟伟婉拒了,他自己尚能负担得起,不到山穷水尽,他不想跟学校有金钱上的牵扯。

孩子生病后在济南住院,孟伟接触到了外卖这个行业,他当时就对这个时间灵活的工作有了想法。有了孩子,让孟伟有了担子,也多了份责任。他认为他目前所做的很多事,都想给孩子树立一个不轻易言弃的榜样。

孟伟说,如果有一天,孩子长大了,在网页上看到他这段经历,他希望能传递这样一个信念:凡事尽全力,但要做到最坏的打算。

比较真诚、很容易跟大家打成一片,这是孟伟对自己的认知,他始终认为,自己做事认真负责,也能做到有始有终,相比一些物质的激励,他更希望得到精神上的满足。

凡事都有个 ” 如果 “,在孟伟设想可能存在的 ” 如果再来一次 ” 里,他觉得很多事可能还是一样,只是在关键节点上,他会选择
” 放下 “。

浙大送外卖博士生再发声:有人等着看我笑话

对于这 8 年的经历,孟伟直言不后悔,言语中他也透露出一些遗憾。”
很多东西,包括性格、处事方式,都是刻在骨子里的,别人看起来很简单的事,在我这可能就很难推动。”

” 网上有人说,我想利用舆论争一个学位,这种说法想想就不合理,学校怎么会允许这样一个行为?”
孟伟认为,哪怕现在的硕士身份或者是乃至本科身份出去,他坚信也足够自己过一辈子了,但一想到网上有那么多人关注,甚至还有很多人等着看笑话,他也更坚定的要把这件事做好。

” 虽然现在过程比较曲折。”

即时新闻:浙大送外卖博士生再发声:有人等着看我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