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我一天接了一百多个陌生人的电话:不要肉和菜只求一箱方便面的宅男,必须用香蕉治便秘的老太太,把红双喜加价到软中华的老烟民,为了一条数据线几乎崩溃的女孩。

“我的来电列表里全是陌生号码”

我叫王忠魁,今年41岁,是上海大润发南汇店的店长。我和105个员工打着地铺在店里已经守了32天了。

因为一个小小的乌龙,我的私人电话号码,被当成物资紧急热线发出去了。然后,我可能就成了这个镇最火的人。

4月1日早上6点多,一份带着我电话的物资保障通告被发出来了。7点我就开始接到电话,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毕竟我管着一个大商超,这个时候,有陌生电话找我要物资,也挺正常。

结果,一个电话刚放下,马上另一个电话又接着打进来,一个接着一个,一连接了100多个电话。一天下来,头都晕了。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王忠魁的通话列表

电话那头一开口就是报菜名,有要肉蛋奶的,有要蔬菜的,有要尿不湿的,五花八门,恨不得把我们的货点个遍。

我在商超这一行干了17年,每年抢年货、大促都经历了不少,也在疫情期间做过物资保障的工作。但这一次不太一样。

没有疫情的时候,只要花钱什么都能买到,买个鸡还是买个鸭好像没什么区别。但在疫情下,因为莫名其妙成了物资热线的接线员,我了解到了不同的人最想买到的东西,看到了在封控的环境下,什么才是人们心里最紧急的事。

满地都是土豆,他却抬头看见了方便面

后来我反应过来这其实是一个乌龙。

自从我们大润发被列为物资保供应企业之后,因为当地很多小区被封控了,我们主要对接的就是社区居委的集中订单,他们在我们这里统一采购米面油、肉蛋奶和蔬菜,然后派志愿者来提货,居委再安排人到户分发。

所以我们后来基本上没法服务散客了,因为疫情之下,这样不符合防疫规定,风险也很高。

那份通告上面,其实应该留我们对接人员的电话,而不是我的私人号码。可能当时情况比较紧急,也就这样放上去了。结果不管是社区也好、散客也好,只要家里缺东西就都打到我这里来了。

其中有一些电话,还确实是很急的需求。说是需求可能都有点不合适,其实更像是求助。

比如一个妈妈打来的,说家里孩子刚出生20天,她没有母乳,家里的奶粉也吃完了,想要买一些奶粉和尿不湿。现在回想起那个妈妈的声音我鼻子都会发酸,电话里婴儿的哭声又急又尖,她扯着嗓子才把需求说清楚,挂电话前一连说了十几声谢谢。我有个十岁的儿子在常州,如果没有疫情的话,我每周都会回家一次。我明白孩子饥饿难耐的时候母亲有多着急。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婴幼儿奶粉成为封控下的急需物资。

还有人打电话求助,说家里只剩两个土豆,还都发芽了。后来我在网上看到,还真有人正经提问:发芽的土豆能不能吃?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下面还有人不正经回答:上海地区的土豆发芽能吃,别的地方别吃。

真是心酸中透着一点好笑。

有些求助的原因,没经历过还真想不到。大多数人想要的可能是肉蛋奶和蔬菜,但肉和蔬菜不是对所有人都有价值。

一些00后或者刚工作的年轻人,在电话里告诉我,因为平时没有做饭的习惯,家里连锅都没有,肉啊蔬菜啊,对他没有意义。他就要泡面饼干,再配点水果。我会忍不住想,他家里是不是也有很多发芽的土豆?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对不会做饭的年轻人而言,满地的土豆都抵不上一包方便面。

我寻思了半天这算不算紧急情况?后来想想,总不能让人家守着一堆菜和肉饿死吧?这也太可悲了。那没办法了,我们也只能给他安排点泡面。

老人的求助也很多,有一次我们给一个老太太配送香蕉,因为她不吃香蕉就会便秘。老实说当时我有点犹豫,因为我们主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虽然说人不能让那啥憋死,但总急不过饿肚子吧?当时我接电话的时候有个女员工听到了,告诉我她父亲也有同样的问题,老年人的便秘非常痛苦,排便用力过大还可能引起心脑血管问题,我才意识到这个需求有多紧急。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还有一个我也没想到的紧急需求是数据线,尤其是苹果线。小区封控后,手机是很多人对外联系的唯一渠道,数据线一坏手机没法充电,等于是和世界彻底断了联系。我印象最深的是个小姑娘,说自己的手机只剩不到10%的电了,几乎是带着哭腔问我大概多长时间能送到,她必须马上关机,预估好时间才能开机接电话。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没办法,这些都不在计划内,但碰到这种没法不管的情况,只能去送。

这些天下来,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急需物品,是成人纸尿裤。这种情况我一般不会细问,我猜很可能是家里有卧床的老人或者伴侣,我知道作为亲人肯定很着急。虽然成人纸尿裤,其实不算我们说的基本生活物资,但能说这就不紧急吗?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尿不湿和成人纸尿裤,都可能成为封控中的急需品。

虽然我平时的主要工作是管理,但是接到这种特别着急的电话,比如涉及婴幼儿、孤寡老人的,我也没法拒绝。特别急的情况下,我就自己去配货,帮他们走下单流程,然后装箱后标注好,安排人送过去。

其实,我们的运力是很紧张的。

每天都有人加钱要烟,但我们不送

我们只有两辆负责配送的车,一辆依维柯是我们自己的,后座拆掉了,空间腾出来装货。另一辆车是我一个朋友的,我们都叫他黑哥。他不是我们的员工,是当地一个企业的小老板,土生土长的惠南人,生活水平很不错的。跟我不一样,他是一个非常开朗热情的人。

疫情爆发以后,他就主动跟我们讲,要留在这里,当一个志愿者,帮我们送货。

那个深夜着急买奶粉的妈妈,就是黑哥第二天早上把奶粉送过去的。

她收到东西后,打电话来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又问我,可不可以把我推给其他妈妈。我才知道,这样着急的妈妈还有很多。所以我就让我们母婴部门的人去和她们对接解决。

就算是只满足那些最特殊、最紧急的需求,我们这两辆车的配送也是从早到晚都排满了。最忙的时候,黑哥早上4点就起来送货,开着自己的小面包车,每天跑四五百公里,晚上十一二点才回来。

因为送货去的地方,有很多是有阳性病例的小区,黑哥几乎全天都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开车,很闷很难受的。外面气温只有七八度,但他里面只穿短袖,因为搬货卸货的时候闷在防护服里面很热。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黑哥和妻子一起为封控社区运送物资

所以我们的运力只能满足最紧急的需求,至于怎么样算是紧急,除了每天要吃的油米面、肉蛋奶这些最基础的物资外,其他东西算不算紧急,就只能我自己去判断了。

有些东西,可能在外人看来很琐碎,但是对特定的人就是很紧急的东西。

比如我觉得对一个卧床老人来说,成人纸尿裤就是很紧急的东西。对一个不会做饭的年轻人来说,泡面就是很紧急的东西。

当然,还有一些情况,对当事人来说紧急得不行,但我们是肯定不会送的。

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的,其实打电话来要烟的人非常多,还有要酒的,在他们自己看来,这也是很“紧急”的。

急到什么程度?我听到的“加钱送不送“这几个字,基本上都是从买烟的人嘴里讲出来的,最厉害的一个,愿意用买软中华的价格买红双喜。

还有一个顾客很好玩的,要我们送打火机,也是火急火燎的。我默默听他讲完,最后问了他一句:先生,你家没有灶台吗?他就秒挂了。

像买烟这种求助我们没法满足他们,因为我们首先要保障民生物资的供应。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封控中对烟和酒的需求,可能比人们想象的更大

现在呢,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我们还是会自己派人配送,比如比较紧急的老人需求、或者婴儿食品。还有一些社区,因为有阳性病例,志愿者也出不来,这种我们也会送。还有养老院,附近几个养老院的供应都是我们店解决的。

我们也逐渐摸索出了一些门道,比如我们会想办法合并一些需求,建议一些在我们看来不是特别着急的个人需求,直接去找居委提需求代买,然后让志愿者来提货。

不管是运力还是人力都紧张。我们正常有260个员工,现在因为疫情和封控的缘故,只有80多个人在岗,其中一大半人要加工生产供应给封控社区的物资。所以很多时候,热线里一些很急的需求,我都自己去配货。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大润发工作人员正在分拣打包商品

640个人的大锅饭

不知不觉,我和我的员工们,已经守在超市里32天了,经历过48小时的封控,最多的时候,加上导购、服务人员和商户,一共有640多号人被封在大润发里。

那个时候很难。我让大家把店里面所有资源都用上了,有的同事睡在停车场里。因为商超里有各种生鲜食材,我们做烘焙和熟食的员工也都在,吃饭我们就自己烧。当然是大锅饭,我们熟食区有烧饭的大锅。做一顿饭的劳动量还是很大的。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那口为640个人烧饭的大锅

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点焦虑的,最操心的还是防疫的问题,奥密克戎传播太快了,只要我们中有一例感染,很快店里就会出现很多阳性病例。保证他们的安全,是我最重要的工作。我在收货区放了一台喷雾机,每辆车进去都要消杀,在这一点上,我对他们要求很严格。

后来经过两次核酸,没有发现阳性,我们就暂时解封了。

又过了半个月,我们开了个员工大会。当时已经有很多员工被封控在自家小区了。我跟剩下的人讲,为了保障店里的运转,需要一部分人留守在大润发。接下来,因为封控,因为静态管理,你可能就不能回家了。这是个困难的时候,大润发也好,社会也好,需要我们纾困。

但你也要考虑你的家庭,确实有困难的,那你就回去。这是自愿的,我们不强求。毕竟,员工也有家庭,家里也有老人和小孩。

最后有105个人留下来了。

我们的员工都很单纯的,没有太多复杂的想法,就是觉得这个时候有人需要他,他家里也没事,就留下了。

我和员工们就在超市里打地铺,晚上防潮垫一铺,办公室就变卧室,白天再收起来,又变回办公室。最远只能到室外的发货区或者停车场走一走。

我的生活比较简单,来的时候我只带了一些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洗衣服就弄两个脸盆,再去卫生间弄点水。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大润发家电区内的员工地铺。

白天的时候,员工的干劲很足。甚至一些事情,可能都不一定在他的岗位范围里面,但他们就是会主动去做。因为他们能收到很多社区群里的反馈,他们自己的社区,他们的亲人朋友也在大润发买物资。他们虽然守在这里很长时间了,但是可以看见自己每天做的事情,对外面世界的影响。这就不会那么压抑。

年轻的员工晚上会买点啤酒,去停车场里喝一下。我巡查的时候,会去看看他们。看看就走了,年轻人在一起,我去了他们可能会有点紧张,会打扰他们。

黑哥在外面送货的间隙,会跟我说一些自己的见闻。比如有的女孩子,已经四五天没见过蔬菜了,他送过去的时候,她们都哭了。有的居民,不管再晚,都会隔着护栏在那里等他。到了以后,他就把货拎到小窗口前面,一件一件慢慢递进去。

在封控小区里面,水果是很珍贵的,居民自己都没有多少,但也会拿出来给他。

他的小面包车上面就贴着“大润发民生物资保供专用车”几个字,封控小区里的居民远远看到,就觉得亲切。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黑哥的小面包车正在装货

隔着小区护栏卸货时,居民们有时也会向黑哥问起外面的消息。他就好像一个信息的三岔口,一头是封闭的小区,一头是我们这个封闭的超市,还有一头,是外面的世界。

我问黑哥,你一个家有余粮的小老板,当志愿者图啥呢?

他讲,你们是给老百姓供应物资的,如果你们自己的人去送东西感染了,那整个店都要关掉,物资的供应就难免要受影响。

他讲,你们是惠南镇的一道防线。所以他当然要来我们这帮忙。我有讲过吧,他是土生土长的惠南人嘛。

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

社区志愿者领取物资。

我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人,工作之余也比较乏味。不会想太多。接那些求助电话的时候,我都没想到过这一层。疫情里,一个店对一个小镇来讲,到底有多重要?

然后我想到3月29日那天,我们收到上面通知,要求我们晚上8点钟把物资备好。当时惠南镇大部分社区都封控了。很多居民没有储备,那天要留出4个小时的时间,让大家出来采购,准备接下来几天的食物。

时间很紧迫,之前没有任何征兆。我们就紧急清点人员,让能收银的都上收银线,生鲜货品提前整理出来,就放在卖场的主通道上摆着,等待居民来采购。

8点钟开始,就来了很多居民,场面有点像买年货一样。那4个小时,特别特别忙。当天晚上所有蔬菜、水果、鱼和肉全部卖光,连第二天的货都卖完了。

当时,我看着空空的货架,就感觉这个时候啊,幸福就是肉和蔬菜。

现在想起来这件事,我觉得,只靠一个店要保整个镇是不可能的,但哪怕只是保周边的几条街,让住在这几条街上的人们能吃上肉和蔬菜,就挺好的了。

最重要的是,让附近的人们知道,有这么个店一直守着他们,有群人会帮他们,他们就安心多了。

那个乌龙的热线电话,后来我实在忙不过来,就往上反映把通告上的电话换成我们客服经理的,结果这两天他的电话也被打爆了。

不过,还是会有人把我的号码当成物资热线打进来。我依然会帮他们想办法。

前几天还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说要帮居民买奶粉。因为很多时候居委、志愿者忙不过来,有孩子的人家里没有奶粉了,有些人就会着急得报警,结果还真的有警察打电话来找我们买奶粉。

其实听了那么多电话之后,我对这种事一点都不意外了。到底什么算紧急,在这些紧急求助里,当然大部分是家里的吃穿用度。但还有很多人求助的需求,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孩子、父母、家人,甚至是同村、邻居。

我不知道还需要在店里住多少天,也不知道还会接到多少紧急热线。

每天晚上,我都会和家里人视频。我会问我儿子作业做得怎么样,我会让他在视频里面弹个钢琴给我听。

这就算是我自己的紧急热线吧。

即时新闻:我在大润发打了32天地铺 才知道疫情下的人最需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