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如果你在日常生活中问对大家最高的学历的概念是啥。

有人可能回答博士,有人可能说是博士后。

·博士后也不行,得往前整

如果你在网上问大伙学历金字塔尖上是啥?有人会调侃地告诉你是“带专”。

·大专人大专魂,大专都是人上人

但其实,在博士和大专的中间,现实和网络的旁边,还有一个长期被公众镜头忽视的群体——

三本

一本、大专学生的故事这两年大家看得太多了,但三本学生真实的生存状态却没人知道,所以今天聊聊这个。

我本人2020年毕业于长春某三本广告学专业,将以个人视角,记录四位同学毕业两年后的生活状态。

纯属个人观点,大家谨慎观看,不要当真。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我们采访的第一个人是个护士,单看外貌,眉毛粗、皮肤黑、毛发茂密,没人能猜出他的职业。

林泽现在是救助他人的白衣天使,但林泽在大学时期自称狂人,他喜欢聊起他高中打的几场恶仗:“高三那年,我在水房一挑五,一脚把水龙头都踹飞了,一个洗脸盆就把对面领头的拍翻在地……”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往椅子后一靠,手舞足蹈了起来。

他认为自己十分有远见,在高考分数不多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护理专业。

“医院都缺男护士,像我这种有力气的,更是抢手对象。”

毕业后,考了护士证的林泽,在医院面试时,面试官问他有啥特长,林泽说:“我特别能抗压,力气特别大,女护士搬不动的东西,我一只手就能搬动。”

护士长对林泽表示出了高度关切,鼓舞林泽:“新人需要多锻炼。”于是,她把林泽安排到透析科看大门。

林泽也不忘护士长的知遇之恩,经常放弃周末休息时间,奋战在工作一线。

自我鞭策最长的一次,持续看大门80天没休息。

2021年里,面对实习期1800元的工资,他从不气馁,还告诉我:“转正后我的薪资可以到8000元以上”。

林泽受访的时间,是2022年4月5日清明节,截至今天,他的工资依然是1800元/月。

为啥呢?

起源于林泽的一次失误。

原来,2021年7月,林泽实习满半年了,即将转正,他很激动。但因为太激动了,就在转正前一天,他给患者的住院费用单多打了两个零,把5块钱的处置费打成了500,遭到了患者的投诉。

这一次激动,直接断送了林泽的转正,他被调到了普外科,实习期从头来过。

别觉得戏谑,这是真事。

在长春疫情期间,林泽跟随医疗队进了方舱,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三点。因为进入方舱时不能带手机,所以我们的采访时断时续。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右一为林泽

林泽临行前给我发了条消息:“最近赶上绝地求生五周年,连续签到有绝版平底锅和限定衣服拿,我把账号密码给你,你帮我签到领了吧。”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领到了

当普通家庭的林泽在透析科看大门时,来自宁波小康家庭的阿威,同样在长春,正纠结着要不要借这个1.5元/30分钟的充电宝。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阿威,来自宁波,家境殷实,最爱说的一句话是:“非文人不能多情,非才子不能善怨。”

他的梦想,是成为文艺青年。

他认为自己很有骨气,因为他在高考的时候,在价值70分的语文作文题上,洋洋洒洒地写了首名为《枭雄》的长诗。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并且,他还在价值35分的阅读理解上写道:“我不想按标准答案理解。”

结果,他终于以390分的成绩,考上了我们学校的广告学专业。

面对一半人都是调剂而来的垫底专业,阿威逢人便说起他在高考语文卷上的丰功伟绩:

“你知道我在高考作文题上写了一首叫《枭雄》的诗吗?”

大学毕业之后,阿威想找一份跟文艺沾边的工作,比如说美工、设计、摄影之类的。

最后,他在长春找了个摄影助理的工作,虽然月薪只有800元,但是阿威告诉我:“我妈每个月补贴我3000块。”

跟阿威一起的还有三名摄影悍将,这四位同事的工资加在一起,还达不到长春平均3968元的基准工资。

然而,更加残酷的是,阿威的老板最近迷上了曾国藩,还决定对这四个月薪加起来不到3968元的摄影四天王搞起末位淘汰制。

最后,另外三位同事由于工资太低抗不住辞职了,而阿威靠着母亲每月3000元的“救济金”支撑,成了最后的大赢家。

但是,胜利之后,阿威并没有十分喜悦,因为在2020年8月8日,距10号发工资还有两天,阿威身上只剩下30块了。

在拍摄外景时,因为刷了太多短视频,阿威的手机就剩下3%的电。他在一个充电宝前面纠结了十分钟,刚借完充电宝,就要换拍摄场地。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阿威还记得当时是街电的充电宝

他因为找不到地方还充电宝,一共被扣了18元钱。

他最后用剩下的12元钱,一口气买了9个酸菜馅包子,准备吃两天。

结果第二天早上,因为没钱坐公交,阿威步行了7公里去上班,脚底磨出了两个大泡。下班后,他用一根针把两个水泡都刺破了。

他打开冰箱准备吃晚饭,发现昨天买的包子让室友偷吃了。

室友从屋里走出来,看着他对着冰箱发呆,道歉说:“不好意思兄弟,中午饿了,吃了你几个包子。”

因为这几个包子,阿威越想越气,一宿没睡着觉,把工作辞了。

阿威接受采访时补充道:“招进来一个三本毕业生,就是把你当作一个超廉价劳动力。比如招进来的时候说是美工,实际上就是一个上国外网站复制图片的偷图贼!”

“在高中的时候,我知道读书是一条捷径,但是我不想学。那个时候,我以为等到毕业了我三千别人八千的时候我可以坦然地接受这一切。但是我猜到了现在的现状,却没猜到我现在内心的想法。”

最后,他遵从了内心的想法。

辞了工作的第二天,阿威就跟姐姐借了一万块钱去内蒙玩了一趟,看到了更广阔的天地。

而一位自称文豪的林峰,却发现自己看到的广阔天地,不是那么一回事。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下一个受访者叫林峰,财富值较高,母亲在老家开4家百货超市,父亲做中俄布匹买卖,父母忙碌,所以不怎么对林峰严格管理。

他上三本的主要原因是偏科。他的语文成绩在高三模拟时最高达到过140分,但是他数学很差,因为患有先天性高血压,他一学数学就头疼,而且,他还得吃降压药,结果上课就嗜睡。

高考时,他数学惊为天人地打了28分,他父亲给他安排了两条路。

1.上大专,家里安排进车企

2.读三本,毕业后自谋出路

林峰选择了2。

他开始幻想自己的三本生活,长春是个大城市,有净月潭公园和伊通河,去长春上大学,肯定有得玩了,广阔天地咯。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到了学校,林峰傻了,三本的天地是挺广的,但好像没啥作为。

学校位于长春城郊,周边除了玉米地,就是野树林,去市内大巴车最快的要一个半小时。

林峰说:“有人图便利,在野树林里乱扔垃圾,卫生纸、饮料瓶乱扔,毫无公德心!”

至于大有作为,除了秋天去割玉米,林峰实在想不出自己能有作为的地方。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学校周边

但很快,军训结束后,林峰惊喜地发现学校后面有一条商业街。这一发现打开了他的新世界大门。

“美食,有轰炸大鱿鱼、丹东烧鸽子、暴走一族烧烤。”

“还有各种欧式风情的网吧,‘地中海网咖’‘爱情海流浪网吧’‘斯巴达勇士网咖’……我最喜欢的是地中海网咖。”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一楼是电竞区,8块钱一小时;二楼是情侣区,6块钱一小时;三楼是烂机区,4块钱一小时,我只去一楼电竞区。”

林峰说到这儿,骄傲地给自己竖了一个大拇指。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林峰常去的地中海网咖

林峰在电竞区里玩着吃鸡,打着CS,一晃度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林峰向我提供的CS战绩

林峰认为自己有写作天赋,想从事文字工作,于是毕业后,他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岗位是文案策划。

他以为自己能策划点创意了。

但公司只需要一个写节日宣传文案和制作商业PPT的人形机器。

最忙的时候,林峰两天做了150页PPT。

他在一些车企的品牌群里对接客户,看着客户倚靠在豪车上自拍,再看看自己每月800元的工资,emo了。

他工作一年半,工资涨到了6000元。2021年7月,林峰因阑尾炎住院。在术后居家的两周里,他辞职跳槽到上海某不知名公众号当小编。

“春节,在家里说我是干写作的,亲戚会问我,玄幻还是言情,我最喜欢你们这群网文作者了,老爱看了。”

林峰每每听到这句话,总会羞愧地低下头。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大头家里的产业,大学里人尽皆知,他是浙江温州开鞋厂的。

同学们脚上蹬的某一双AJ可能就是他家厂子生产的,在工厂鼎盛时期,有两百多位工人劳作。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大头的高考成绩,在浙江连大专都上不了,只能来“偏远”地区读三本的艺术系。

按照正常的剧本,他毕业后应该接管家中企业,但2020年鞋厂赶上疫情冲击,外贸订单锐减,常驻员工少了四分之三。

身处动荡之中的人渴求安稳,他父亲托人把大头送到了浙江省某水电站,实习期每个月工资4000块。

工作内容主要是水工建筑维护,是个能坐在办公室对着电厂内网发呆的编制闲差。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大头在会议室

林泽每月赚1800元还略有盈余,大头月入4000,通常半个月就花光,因为优渥的成长环境,他认为“钱是身外物,能用钱换来的快乐是难得的”。

一周七天,他下班和朋友喝四天酒,每次喝到两点回家,第二天八点起来坐班车到办公室补觉。

后半个月咋办呢?

管家里要钱,要了又拿去喝酒、蹦迪,连支付宝的备用金都借出来用过。

大头看着办公室里的秃顶老头儿,时常会想,再过三十年,自己是不是就是那个样子。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大头厂区的景色

“如果我真要辞了工作,我估计得被家里骂死,先这样吧,挺好的。”

“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

在三本里,有一群各式各样的大神,有的一本学生都没听过。

我采访的很多人里面,都会遇到过或者参与过各种各样神奇的故事。

有的大神,会在夏天的半夜时分,在宿舍走廊里打军体拳,嘴里呐喊着“哼!哈!嘿!”有人想去制止他,但看他打得挺狠的,就只能默默回去戴耳塞睡觉了。

也有的大神,在社会学课上拍案而起,怒斥老师:“你讲的是什么歪理!”随后冲进水房。有人担忧地去看了一眼,发现他用冷水持续地冲洗着自己的头部。这件事之后,这老哥疯了,上课时只能在水房待着,不然就会害怕。

同样有一个失意者,以前是衡水高中的,高考“失败”来了三本。在第一节班会课上大喊道:“天下英雄,舍我其谁!”此后,这人依旧坚持在衡水的作息,早上6点起来,晚上10点半准时睡觉,他毕业后去了哪儿,就不得而知了。

见到这群大神,所有人都会唏嘘地尊称他们一声“大哥”。

这些“大哥”们,有的像阿Q,有的像孔乙己,执拗于某些事物不能自拔,同学只能对他们敬而远之。

而他们毕业后的结局,比班上最不起眼的同学还神秘,也很难有人发现他们在社会上的去处。

……

学历这件事重不重要?重要!

但除了学历,人生中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值得我们去体验。

我以猎奇的口吻去讲这些三本同僚的故事,并非想将他们奇观化或者符号化,相反的,我恰恰是想将他们日常化。

因为无论你对他们那些惊奇的遭遇和操蛋的经历报以戏谑还是同情的态度,你都必须承认,他们的生活其实也正是我们每个普通人的人生缩影。

在这辽阔而复杂的社会面前,谁又不是个新生?

即时新闻:“学历内卷”时代,神秘的三本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