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辞职报告批下来那天,陈国平穿着一身便服到警局收拾个人物品。

按照规定,警徽、警衔和警号等标记着他过去15年警察生涯的物品要全部上交。这其中,制服是可以保留的,新式警礼服是前些日子刚发下来的,他还没有机会穿上。

身边人当天才得知他要离开的消息,“都在骂我为什么不跟大家商量,说我傻,我也觉得我傻。”从“反诈警官老陈”到“普通人陈国平”,他不后悔做直播,但选择透着苦涩,他说: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警察、抓坏人,到最后,被网暴逼着离开。”

过去7个月,他在全网掀起反诈浪潮,来自网络的暴力也步步紧逼,他对抗过、忍耐过、退让过,但最终,退无可退。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3月18日以来,陈国平的手机一直在响,因为网友举报而产生的文件像雪花一样飞来,举报的内容无外乎最近的两次直播,而这,也成为他辞职的导火索。

3月18日晚,陈国平与名为“柬埔寨小6”的主播连麦。事情的起初便带着些道德绑架的意味,许多网友认为柬埔寨小6是诈骗犯,喊话陈国平与其连麦,宣称如果不这样,就配不上“反诈民警”的名号。

由于此前柬埔寨小6经常在自己的视频中介绍柬埔寨当地的高薪工作,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陈国平之所以决定连麦,仅仅是希望对方亲口承认柬埔寨不是什么遍地黄金的好地方,避免无辜群众被“高薪工作”诱惑蒙骗。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3月18日,陈国平与柬埔寨小6连麦

连麦中,柬埔寨小6公开了自己的部分身份信息,并坦承在柬埔寨赚钱并不简单,在陈国平看来,这次连麦达到了预期,但网友并不这样认为。

陈国平在连麦中的职业微笑成为把柄,这与网友想象中警察对犯罪嫌疑人的严词厉色相背离,“胆小鬼”“同伙”“不配当警察”等恶评很快占领了“反诈警官老陈”的评论区和私信,让陈国平不得不在第二天紧急发布一则视频,特别说明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网友们的猜想。

“举报”成为网友们惩罚陈国平的工具,并在3月27日的直播后愈演愈烈。

3月27日的直播,是陈国平与抖音合作进行“助力疫情防控”的公益直播,使用的是其私人账号“老陈生活号”。据陈国平介绍,在那次的直播中网友捐款会直接链接到公益机构的账户,“钱不经过我的手,也不经过平台的手”。

惹祸的是没有关闭的打赏功能。

陈国平介绍,不关闭打赏,是为了提高直播间的热度,“越热闹,越留人。大家喜欢看一些人刷的花花绿绿的,当时我也说‘别刷了,弄个灯牌就行了’”。

但他的劝说,没能阻止一位网友直接刷了333个嘉年华(抖音直播间的礼物,每个价值3000元),价值一百万元人民币。

“当时我心里没啥感觉,反正我分文不取”,直播当晚他宣布:“直播的所有收入将用于公益用途,流程完成后将向大家公示。”

一旦涉及金钱,网友开始变得敏感,由此展开了关于“公职人员直播开打赏”的质疑,尽管他后来晒出79万余元的捐款证书(直播收入合计1194333元,税后794657.31元),但指责声并未随之停息。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陈国平将3月27日直播收入全部捐出

当陈国平所属的海港分局也成为被举报的对象时,一切都朝着无法掌控的方向席卷而去。作为警察,陈国平背后有一个集体,他是反诈主播,也无时无刻不是“陈警官”,二者无法割裂。

沉重的心理负担下,因为担心如果自己继续做下去,“一句话不对,就会给单位、给警察队伍带去不好的影响”,他递交了辞职报告。

“我离开了队伍,他们只能黑我,无论我再做什么,他们都无法再黑单位了”,陈国平说。

然而,网络暴力就像是古希腊神话里的九头蛇,砍掉一个头,原来的位置会再长出两个。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采访中,陈国平的手机全程连接着充电器。新一波的恶评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打探一刻不停地消耗手机电量和他的精力。

为了避免多生事端,他特意在辞职报告被正式批复后对外公开,在等待的8天里,他凭借经验想象了无数种自己即将面对的声音。

现在,想象正在被一一印证——

“老陈变了,没经得住诱惑”

“红了挣钱去了”

“脱下警服他什么都不是”

“辞职就可以收打赏了”

……

除了回复必要的消息,他刻意回避查看评论区。“好的东西看不到,差评一眼就看到了,我只能不看,要不我可能神经了。”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尽管如此,他依然忍不住回应其中一些网友:

“有人骂我是‘警察中的败类’,我特别想问一句,我哪一点败类了?!我哪一点有损警察形象了?!

有人问我下一步是不是要直播带货了。带货也好,直播也好,这是很肮脏的事吗?!如果说我骗人,那有公安来处罚;如果说商品质量不行,那有工商来管理,我带货就是龌龊了吗?!我带货就很糊涂吗?!我带货就不是人了吗?!”

在「最人物」的采访中,陈国平进行了长达9分钟的“控诉”,自顾自地问答,倒出满腹苦水。

很难搞清楚愤怒的情绪是从何时开始积累,或许是这个至暗的三月,又或许是爆红之初的那次停播。

7个月前,陈国平还不是“反诈老陈”,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当过兵,缉过毒,2017年局里的“反诈大队”成立,他服从组织安排成为其中一员,原以为是换一个战场继续惩恶扬善的警察梦,未成想看尽了人世间的黑与白,以及人性中的灰色。

彼时,由于传统的发传单式反诈宣传不见成效,陈国平把目光投在了妇孺皆知的短视频平台,经过2年的试错之后,2021年9月的一次连麦打开了局面。

2021年9月2日,他与“西厂公公”扮相的搞笑类主播连麦宣传国家反诈中心APP。第一次在直播间遇到警察,“西厂公公”不断解释自己没有犯事,是“西厂正规军”。二人一正一谐,奇妙的化学反应将陈国平推上了热搜。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抖音和快手的反应很快,几乎同时向他发出了邀约,9月3日晚,他5点到7点在抖音直播,7点到9点换到快手,9点到11点又回到抖音,整整6个小时的奋战过后,他在两个平台的总场次观看量为1.2亿。“2021年除了刘德华,总场观最高的就是我,就在那一天”,这个数据在后来的采访中,被他不断提起。

然而第一个站起来摘果子的猿猴,会被认为是异类,第一个直播反诈的警察,被网友以“假警察”为名举报。

有人质问他:“谁让你穿警服直播的,你代表你自己还是代表你的单位?”有人认为他和“妖魔鬼怪”连麦有损公务员形象,陈国平不解:“真正的妖魔鬼怪,是躲在后面的骗子。”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在陈国平跟主播们的几次连麦后,越来越多的主播加入到反诈队伍中,形成了反诈宣传“人传人”现象,但他后来总结:“有的时候,人是不看结果的,只挑毛病。”

9月7日,在他的流量巅峰时期,有网友让他跟艺人黄圣依、杨子连麦。由于黄圣依夫妇当时的直播是带货专场,并无连麦计划,所以开始的几次连麦都没有成功。网友们便在其直播间中刷屏要求连线,杨子发现后立即停止带货,同意连麦。

但事情的走向在直播结束后发生了改变,一些网友认为陈国平和黄圣依私下有联系,连麦是沟通过后才达成的,这是一场精心计划的骗局。但事实上,陈国平并不认识黄圣依,黄圣依也不认识陈国平。

从那时起,陈国平便发现了网络暴力的苗头,“网友会用他们的认知来强加于我”。

两天后,他宣布暂停直播。尽管后来在白岩松的鼓励下复播,但一人一口唾沫的网暴要淹没一个人,不过是时间问题。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曾有人劝陈国平不要对外宣布辞职一事,但他坚持:“如果还让人当我是警察,我不就成为最大的诈骗犯了。”

“其实没有人想放弃已有的光环,但有些事是需要有人牺牲才能推进的”,他试图用公开摘下警察光环,唤醒网暴者们的良知和自觉。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在不同的采访中,他都讲过同一个故事。曾经,在他的直播间有一个想要轻生的安徽农民工。起因是,他将靠背麻袋攒下的20万元投给了一个名为“动物世界”的虚假理财平台。在直播间,他问陈国平:“你说我怎么死比较好?跳江?跳楼?电击?”

“死都不怕,你还怕啥啊!”事态紧急,陈国平激动地拍了桌子,“你死了你看不着坏人被绳之以法、被处理的那一天!”后来在他和直播间网友的劝说下,农民工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作为对比,他又讲起直播自杀的网红罗小猫猫子的故事。由于饱受抑郁症之苦,罗小猫猫子在直播前的最后一个动态中说:“这大概是最后的一条视频了,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有不少网友在评论区冷嘲热讽“少卖惨博取关注度”,更有网友留言怂恿她“快点喝”,最终,女孩的生命停在了那一夜。

“两种不同的态度,就产生了两个不同的结果。最近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网暴事件,是因为网友们缺乏关怀和爱护”,说到这里,他痛心疾首。

“我觉得人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言论负责”,网暴是这个时代的疾病,陈国平想成为网暴的“敲钟人”。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已故网红罗小猫猫子最后一次直播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范围内,由网络暴力导致的悲剧,都已不再罕见。

在所谓的物质文明、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控制了人类的心魔,一些被命名为“人”的生物,仅仅通过鼠标、键盘、互联网,就可以不负责任地锁定任何一个目标,审判、围剿、狂欢、一哄而散……

然后,伺机寻找下一个。

反诈民警老陈,只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身经百战的民警都逃不过网络暴力,那普通网民呢?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在陈国平宣布辞职之后,一些之前约好的活动,因此临时取消。他认为对方可能是出于对舆情的考量。

4月11日的微博公益直播是他作为“反诈公益主播”的第一次亮相,是否开打赏是他特别关注的,一朝被蛇咬,这几乎成为一种下意识。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至于以后的路,他坦言自己需要一些时间捋顺,原本设想的公益主播道路似乎有些艰难。

曾经,他为了反诈宣传,和两个朋友一起拍摄反诈短片。其中的“胖子”本身是一个喜欢听相声的工人,“瘦子”是拍片子的个体户,都没有酬劳,每次拍完,陈国平会请大伙儿吃饭作为感谢。后来因为资金问题,拍摄搁置。如今,陈国平正在考虑重启拍摄,也在朋友圈里表达了拍电影的想法。

辞职后,他先后拒绝了几个平台和MCN机构(网红推手公司)的橄榄枝,尽管各方的开价都高达两三百万,但他都一口回绝,坦言不想被约束。

“现在,我做什么都可能会被骂”,陈国平说。

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

4月5日,陈国平回到农村老家

在递交辞职报告后,他回到了农村老家,在少时砍樵、弄猪食的山上,挖了不少苦菜,味虽少苦,久食益人。下山之后,生活还是要继续,他说:

“时间将是最好的验证。”

即时新闻:辞职警官“老陈”:当过兵,缉过毒,却逃不过网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