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团大举裁员 签完字立马就还电脑走人

美团酒旅裁员背后的难言之隐。

美团大举裁员 签完字立马就还电脑走人

从风声到靴子落地

戚茵荻是从脉脉上看见美团[HK.03690]铺天盖地裁员消息的。

身为美团酒旅部门员工,戚茵荻在这个“被毕业”多到耳朵起茧子的春天,心情有些忐忑,从今年3月底开始,公司即将裁员的风声一直未停歇,直到最近身边住宿部门的同事开始被裁员,才算靴子落地。

昨日,旅界从数名美团内部员工得到反馈,本轮美团裁员数量从高到低排序:分别是网约车、优选、酒旅,戚茵荻所在酒旅部门正是美团前途未卜的裁员重灾区之一。

“如果裁员给赔偿其实不是坏事儿,就怕不给,“看到那些被裁员同事在脉脉上愤怒的帖子,戚茵荻表示出一丝担心,”酒旅部门工资太低,其实赔不了多少,再不给,那我们也太惨了。“

不止她一人有这样的感触。

有美团员工在脉脉上爆料,美团这次裁员够狠够快,为了防止员工通气协商抱团,突然大面积的裁员,谈完立马签,签完立马就还电脑走人。

“不走的话,很快没了“大象”权限(内部沟通软件),“爆料人称,“如此突然的消息,吓哭了很多女孩。没有协商的余地。“

美团大举裁员 签完字立马就还电脑走人

与外界印象一致,美团对员工缺乏温度、缺乏人文关怀也有迹可循。

“开水团”是一个美团员工内部流行的梗,讽刺美团员工福利差,唯一的福利就是开水。

“去年除了中秋节有盒月饼,确实什么都没有,“戚茵荻告诉旅界,“美团酒旅工作强度大,还有孕期工作到生孩子当天,120直接拉去医院就生的…”

事实上,早在2013年,南方都市报就曾报道过这样一则新闻:当时的美团公关媒介总监包女士在微博上跟王兴公开撕X,缘由是其怀孕期间被公司强制解除劳动合同。

包女士对南都记者表示,自其怀孕以来,受到美团高层变相打压,绩效打分很低,年终奖锐减。还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被取消了加薪资格,进而单方面收到了强制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面对包女士在微博上的公开@和诘问,王兴竟然选择了沉默。

时隔多年,市值万亿的美团再次开启了隐秘而迅猛的“裁员攻势“。

据财新援引美团内部人士报道,“上周五所有能抢的美团会议室都已被HR部门的人预定,据说这只是第一波裁员,之后还有两波,预计会到四月底完成裁员。”

此外,本轮裁员开始前,美团悄悄关掉了被称之为“活水系统”的内部转岗系统,业内围观的群众戏称“因为这些人被裁员后去当了骑手,所以不需要内部转岗。“

相比腾讯近期裁员的N+3,另有美团员工委屈地称,“虽然各公司都裁员,但美团就像冷不丁地朝员工后脑勺拍了一板砖。冷酷无情没有一点人情味,将那些为公司发展加班努力的人像敌人一样对待。”

种种事件不一而足,美团的公司文化可见一斑。

高利润下的裁员

戚茵荻不能理解的是,与网约车、优选不同,多年来,美团酒旅部门一直是盈利的,堪称公司利润奶牛。

去年美团财报显示,其业务可以分成三大业务板块,一是餐饮外卖,二是到店、酒店及旅游,三是新业务及其它。

2021年,餐饮外卖业务为美团带来了963亿元的收入,盈利61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方面的营业收入为325亿元,盈利140亿元;新业务板块营业收入为502亿元,亏损384亿元。

美团大举裁员 签完字立马就还电脑走人

分业务板块来看,新业务板块,优选、买菜等这些曾被美团寄予厚望的业务进展并不如预期顺利。蛋糕没有做大,能够分享到的红利自然有限,被裁员似乎也是情有可原。

而美团的外卖业务的盈利率虽然不高但还是赚钱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则不仅赚得多,盈利能力也高,325亿元的收入居然就带来了140亿元的利润,盈利率也高达43%。

美团酒旅数据亮眼,业绩节节攀升,却与酒旅行业的悲凉现状形成鲜明反差。

2018年是我国酒店利润最高的一年,利润仅为78.4亿元,近期酒旅行业频繁请援,其背后诉求之一正是希望美团等OTA渠道降低渠道佣金,为酒店业减负。

酒店业没有等来美团对当年餐饮商户的降低佣金,却一起围观了这场美团酒旅即将步入高潮的裁员大戏。

一位蚂蚁金服的资深员工分析称,“国内公司裁员,其实有一条根本的逻辑,那就是赤裸裸地追求利益最大化。很多裁员的公司根本不缺钱,甚至可能利润很高,然而资本是无尽贪婪的,它追求的不仅仅是利润,还有利润的增长率。只要盈利预期下降了,它就会裁员,根本不在乎是否亏损,更不在乎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另有在企业负责HR的人士认为,美团员工眼中的“突然袭击”其实公司方面早有准备,“只不过你的老板没让你知道而已,裁员都是酝酿已久的,至少预算得提前准备吧。”

对此,一名已经离职的美团员工向旅界指出,“在美团工作,工厂的感觉很浓,每个人都是一颗螺丝钉,机械化流水生产线上缺了一些人情的温度。”

而在从另一家互联网大厂投奔过来的戚茵荻眼中,美团酒旅在行业中高歌猛进之时,是时候考虑一下内部转变了。过于残酷的裁员,逼走的不只是一部分员工,更是美团的机遇和未来。

“经历过这么一场,员工还会对公司有归属感吗?感觉有点心寒。”

一位接近美团内部的人士向旅界谨慎透露,“目前的裁员只是前期动作,4月下旬,还会有更重磅的人事调整…”

近些年,美团酒旅开始占据OTA半壁江山,但长期“内卷”下,即使留在美团酒旅的一些员工亦开始对公司动辄四五个小时起的周报、复盘、述职心生疲惫。

“真觉得能在美团干过,什么苦都能吃,“戚茵荻直言“如果被裁员,旅游人转行也不容易,索性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坐等行业恢复。”

即时新闻:美团大举裁员 签完字立马就还电脑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