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岁小女孩朝我挥挥手,我忍着眼泪不敢流下来

在隔离点工作的40天里,我常常想起那个画面。

2岁小女孩恬恬(化名)穿着蓝色隔离衣,旁边两位大白牵着她的手,转诊去方舱医院与她的妈妈汇合,全程,量体温、吃药,乖得让人心疼。

2岁小女孩朝我挥挥手,我忍着眼泪不敢流下来

恬恬转送方舱医院

我是嘉定妇幼保健院一名麻醉科医生,我目前负责嘉定外冈一处隔离酒店。最早接到任务是3月4日,那天下午,我正随医疗队伍外出进小区进行核酸采样,突然接到医院领导的电话,称嘉定一处隔离点需要一名负责人,6点半点位就要开了。

接到任务后,我交接了核酸采样工作,一路小跑到医院。当时什么物资都没有,又怕错过出发时间,便让爱人把生活用品打包好送来了单位。一切都很仓促。隔离酒店在外冈镇,一共8层,最多时住了121个密接,其中6个是小朋友。

恬恬和妈妈汇合了

恬恬(化名)是我们入住的第三批密接,由于爸爸是阳性患者,2岁的恬恬和妈妈、爷爷作为密接一起入住了隔离点。由于密接转阳的概率很高,3月28日入住当天,我们安排了两个房间,妈妈和女儿一间,爷爷一间,并做好了防护与消杀。

入住第二天,妈妈就出现了发热乏力的症状。 恬恬
也很不舒服,量体温等都很不配合。采样出结果后,很不幸,妈妈显示阳性,恬恬阴性。这可怎么办,由于恬恬属于未成年,无法自理,征求卫健委的同意后,紧急商定,可以把恬恬转到爷爷的房间,由爷爷负责照料。

2岁小女孩朝我挥挥手,我忍着眼泪不敢流下来

隔离点大白给密接人员测量体温

但考虑到老人体力有限,又担心换房间,恬恬万一转阳,导致爷爷感染转阳,也是一种不负责任。在恬恬妈妈和爷爷沟通后,老人家表示愿意照料孙女。再重新计算隔离日期后,坏消息还是来了,恬恬在入住第三天后,出现发烧症状,核酸检测显示阳性。

但是,也是在这一天,恬恬妈妈转送到了嘉定一处方舱医院接受治疗,我微信告知她情况时,妈妈很脆弱,哭得伤心得不行。我们为了安抚恬恬,准备了一些零食和玩具,又紧急为恬恬安排了转送。

2岁小女孩朝我挥挥手,我忍着眼泪不敢流下来

恬恬和妈妈汇合了

由于没有小孩穿的隔离衣,我们两个护士蹲下来,帮恬恬重新叠了叠,叠了一个“小蓝裙”的造型,袖子也缩了缩卡在手肘中间,带面屏的时候,告诉她,这是超人的造型,戴上就去找妈妈,恬恬很高兴,非常配合地就下楼了。

考虑到恬恬年龄小,我专门和120转运的人进行了沟通,车子别开太快,在接到下一个阳性患者时,可以嘱咐他们帮忙照料,就这样,一小时车程,恬恬一路上玩得很好,很快就和妈妈汇合了。恬恬上车后还和我们挥了挥手。目送车子远去,我心里泛起了一阵心酸,但怕浪费防护服和面罩,眼泪强忍着没敢流下来。

保护好隔离点每一个人

当然,除了对密接人员的防护负责,关注他们的身心,我们自身防护也不敢松懈。因为隔离点在外冈镇,周边配套并不齐全,接手当天的10点钟,到了之后,隔离点什么都没有,一系列繁琐的工作,才刚开始。第一项工作是三区两通道的划分。

隔离酒店一共八层,针对布局,一层、二层分为工作人员生活工作的清洁区、半污染区清洁区以及污染区缓冲地带,然后,再是楼上所有客人属于污染区。酒店货运电梯,主要是客人的上下通道,运送垃圾及医疗废物。清洁楼梯,供工作人员及隔离期满的客人使用。

2岁小女孩朝我挥挥手,我忍着眼泪不敢流下来

酒店后面接待入住客人的区域

当天,我和我的团队工作到清晨5点多,接待了第一批入住的密接。入住的每位客人都派发了一包物资,里面除了告知书、温馨提醒,还配发一袋消毒粉。消毒粉的作用是,上完厕所后,对马桶进行消毒,进行初步的预处理,污水管,也会进行排水的终末消毒。

生活垃圾同样作为感染性垃圾处理,用1万毫克/升的含氯消毒液消毒,减少物体表面的污染。消杀过后,才能进行二次封口及装载。为了防止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处理垃圾的保洁员及保安都按照二级防护穿戴。穿脱的方法及顺序很有讲究。

除了划区,我们还使用了技防手段,一个是监控,一个是报警器,密接人员一旦开门就会报警。从3月初开始,我们已经待了一个多月,大家吃了一个月的盒饭,每天奋战到一两点,太累了,但仍然还在坚持着。

今天,隔离点又迎来了一批解除隔离的密接人员,自隔离点开设以来,共有252人解除。

目前,上海已经开始执行三区管控政策。这也是在疫情防控取得初步成果后兼顾民生作出的平衡调整。希望这波疫情更快一点儿平稳落地,让魔都尽快恢复活力。

 

即时新闻:2岁小女孩朝我挥挥手,我忍着眼泪不敢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