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最大家用氧气瓶生产公司停摆144小时

上海最大家用氧气瓶生产公司停摆144小时

用氧求助的帖子大部分是4月7日冒出来的。数量并不多,只有几十条,但情况却紧急——或是老人因肺部疾病引起的呼吸困难,或是宝妈自己为患有罕见病的孩子寻找制氧机。

当天,上海申威医用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称申威公司)发布《紧急公告》,因罐装公司发现有员工阳性,公司全面停产,暂停浦西地区的家用氧气瓶配送服务。

作为上海地区最大的家用氧气瓶供应商,浦西的罐装公司停产,让急需氧气瓶的用户陷入焦虑中。记者了解到,需要家庭用氧的客户群体并不大,浦西地区每天的订单量在1300瓶左右,但由于大部分客户的氧气瓶都是一天一送,大家家里没有储备,暂停配送则意味着需要用氧的病人生命悬于呼吸之间。每天,配送公司都会接到数不清的求助电话,称家里人急需氧气瓶“续命”。
上海最大家用氧气瓶生产公司停摆144小时4月7日,申威公司发公告称工厂暂时停工、暂停配送

答复都是“不能保证”

李玲得知浦西地区氧气瓶暂停配送的消息时,已经是9号了。由于父亲所用的氧气由申威公司的配送员每天配送一瓶,暂停配送意味着,父亲将无法再按时收到氧气瓶。

4月6日上午,申威气体罐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罐装公司)发现3名员工阳性,7日,申威家用氧公众号发布了《紧急公告》,称公司全面停产,人员就地隔离,从当日起暂停浦西地区氧气配送服务。

李玲告诉记者,父亲88岁,四年前患上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时常出现呼吸困难,需要24小时吸氧维持血氧饱和度。血氧饱和度的正常值为95%以上。有一次,家人让父亲尝试独立呼吸,仅仅20分钟,父亲的血氧饱和度就降到了80%,除了喘不过气,身体也无法行动。

她给父亲买了一台制氧机,白天,父亲使用制氧机吸氧,但仅靠制氧机,肺里积攒的二氧化碳无法顺畅排出,晚上睡觉时,便需要用呼吸机连上氧气瓶吸氧,呼吸机的使用可以帮助排出体内的二氧化碳。10升装的家用氧气瓶,父亲每晚要消耗一瓶。

李玲是申威公司的老客户。订购氧气瓶需要医院的处方,两年来,每隔半个月,李玲就去医院开一次处方,每次医生会开半个月的氧气票,她再凭票向申威公司订购,由配送员每天送到父母家。

3月16号,李玲所在的小区封控,她让姐姐到医院帮父亲开氧气票。李玲住在浦东,父母住在浦西,4月1日后,父母家的小区也被封控。封控前,李玲的姐姐给父母囤了一些蔬菜、水果等基本生活物资。没法回家探望,姐妹俩只能一天给父母打几个电话。

看到申威公司的公告后,李玲赶紧拨打配送电话,得到的答复是“暂时无法保证第二天的氧气瓶能送到”。李玲急了,“没有氧气瓶的话,只能一直用制氧机,但仅用制氧机效果不好,如果制氧机再出问题,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李玲告诉对方,父亲每晚都需要用氧气瓶吸氧。配送人员安慰她说,会优先保证老用户和急需用户的配送,但由于氧气瓶余量紧张,需要每天打电话去预订第二天的氧气瓶。得到这样的答复,李玲暂时松了一口气。

但优先配送并不能保证父亲每天一定能收到氧气瓶,她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求助。先是在12345的后台留言,没得到回复;又在微博上发帖求助,有两位网友看到后联系她,说自己家老人也急需氧气瓶。李玲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怕他知道了会紧张,对病情不好。”

每天下午,李玲提心吊胆地给申威配送打电话,确认第二天父亲是否能收到氧气瓶。工作人员每次的答复都是“不能保证”,到了第二天上午,她再给父母打电话,询问是否已经送到。

按需生产的氧气瓶

幸运的是,李玲的父亲领到了“停工前最后一批氧气瓶”,撑到了充装工厂的复工。

申威公司担负着上海地区90%以上的家用氧气瓶供应,此外还供应着上海多家医疗机构医用氧气。其中,浦西地区家用氧气瓶的充装由罐装公司负责。公司负责人袁经理介绍,家用10L氧气瓶的充装是根据市场需求量定制的,供浦西地区每天的订单量在1300瓶左右,公司每天正常出货量约1500到2000瓶。

平日里,这些充装好的氧气瓶从厂房出发,被两辆大货车拉到位于宝山区的配送点,再坐上配送师傅们的小货车,被送往用户家里。用完的空瓶,又会被配送师傅拉走,送回嘉定区的罐装公司的厂房。

4月6日,负责供应浦西的罐装公司发现有员工阳性,全面停产封控。当时,厂里还剩下2000多只氧气瓶储备。

家用氧气瓶出厂前,需要完成两次消杀,4月7日,完成第二次出厂消杀的900只氧气瓶被配送公司的师傅们拉走,送往用户手中。配送公司负责人徐卫华称,老用户和特需用户的订单量,每天约300-400瓶,900多个氧气瓶,最多只能保证三天的供应。

工厂停工以来,徐卫华忙坏了。一边是用户的紧急求助,一边是还未复工的工厂,他每天都会接到很多求助电话。徐卫华告诉记者,接到电话后,工作人员会先询问用户情况,如果情况实属紧急,配送公司会优先配送,如果是保健需求,就会告诉客户工厂停工,只能缓一缓。也有志愿者到配送点拿走了一些氧气瓶,送到紧急求助的用户手上。

“打电话称急需用氧的用户很多,但没有氧气瓶,我们就没有办法,只能优先保障系统里每天都要用氧的那些特需用户。”徐卫华说。好在配送公司受到的影响不大,30多位配送师傅可以正常配送。

罐装公司的停产,意味着浦西地区供应链断裂。浦东地区的家用氧气瓶由申威公司的合作方申南特种气体公司(以下简称申南公司)充装,日订单量为200-250瓶。4月11日,记者通过申威公司配送热线了解到,浦东地区的氧气瓶可以正常供应,浦西地区暂时无法订购。
上海最大家用氧气瓶生产公司停摆144小时张敏的父亲最终顺利吸上了氧

闪送一台制氧机

张敏不是老用户,申威的停工来得猝不及防,她没能为刚出院的父亲订到氧气瓶,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找了一台制氧机。

3月22日,张敏年近七旬的父亲因肺炎被转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家属不能进入,每天下午张敏只能带着核酸阴性证明到医院了解一下父亲的情况。26日,她所在的小区封控,她也被困在了家里。

直到3月29日,父亲转到普通病房。由于疫情紧张,父亲只能由护工照料,家属不能陪床。当时,父亲呼吸和说话仍很吃力,张敏只能通过微信和父亲保持联系。每次打视频或电话时,她都跟父亲说,如果感觉还好,就用手机随便回复一个符号,让家人安心。

父亲转回普通病房后,张敏询问过医生,该买什么型号的制氧机帮助父亲回家后吸氧恢复。4月5日,她在网上下单了一台制氧机,可由于快递停运,制氧机暂时无法发往上海。

4月10日,张敏父亲出院。出院报告上写着,老人每天要吸氧10小时,可她订购的制氧机还发不了货。她想起之前在小区见过配送员送氧气瓶,便请居委会帮忙询问。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她
,氧气瓶是申威公司配送的。张敏一搜,发现网上订氧渠道已暂停,打去电话询问,对方称,由于工厂停工浦西地区暂时无法配送。

张敏又给制氧机旗舰店的服务热线打电话,对方表示仍无法发货。多方打听下来,她得知该公司在上海有一家直营店,但这家店铺也因疫情停业,且她需要的那款制氧机店里没货。

于是张敏发动亲友帮忙寻找制氧机或者氧气瓶供应商。有网友了解到她的情况,给她发来一张图片,告诉她小区里前两天看到有人配送氧气瓶,还没来得及高兴,张敏点开图片,又是申威公司。

4月11日,张敏收到直营店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帮她协调到一台制氧机,但由店家安排配送需要两三天时间。张敏等不及,决定自己解决物流问题。

中午,工作人员告诉张敏可以去仓库提货了。仓库在嘉定区,离张敏一家在杨浦区的住址有20多公里,张敏叫了闪送,跑腿费100多元,看到系统上可以追加小费,她又追加了100元,希望能有闪送员尽快送来这台“救命的机器”。

等待接单的四分钟,张敏感到煎熬,“很害怕没有人接单,但系统上最多只能加100元小费。”十几分钟后,闪送员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按照系统地址赶到后,发现那里是仓库的旧址,离正确地址还有大约15公里。闪送员称,他们每天要进行核酸检测,如果赶到正确地址,他将错过每天规定的核酸时间。张敏只能把单退掉,又重新下单。好在这次,几分钟后又有闪送员接了单。当天下午三点多,父亲终于吸上了氧气。
上海最大家用氧气瓶生产公司停摆144小时车辆与气瓶每日消杀

消杀之后工厂紧急复工

负责浦东地区家用氧气瓶充装的上海申南特种气体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称,罐装公司停工后,公司曾接到过浦西地区的求助电话。申南公司家用氧气瓶每日的出货量在300-400瓶,除去浦东用户订购的数量,有100多瓶的余量作为日常储备。在气瓶充足的情况下,申南公司每天可以追加400多瓶的生产量。

但问题卡在了气瓶上,由于申南公司主要业务是医疗用氧的生产,周转中的气瓶只有400个左右,无法承担每日出货量之外更多的充装工作。

“如果要调配浦东的氧气瓶,只能由浦西的工厂提供气瓶,但工厂在没有完成全面消杀和环境采样的情况下,将那些气瓶调到浦东,同样有一定的传播风险。”徐卫华说。而外省市的车辆进沪受限,因此从周边地区调配的途径也不现实。

4月11日凌晨,两辆大货车载着6名配送师傅出发,开车赶到位于嘉定区的罐装公司。在厂外临时搭建起来的缓冲区,1300瓶经过消杀的氧气瓶被装上了车。凌晨三点,两辆大货车带着氧气瓶回到配送公司。等完成消杀工作,已经将近六点——刚好能赶上往用户家里配送。

“罐装工厂每天要完成至少三次消杀,员工除了每日的核酸检测外,还要完成两次抗原检测。”罐装公司的负责人说。当天,公司还接到了9家医院的求助,需要医用氧。因为罐装公司封控,部分负责为医院配送的员工也被封在了工厂里。一天之后,记者从徐卫华口中了解到,医用氧的配送暂时得到了保证。

医用氧主要分为液态氧和40L瓶装医用氧气,受疫情影响,医疗机构对于医用氧的需求量增多。他解释说,“医用氧我们也有其他的合作公司,所以即使我们的罐装公司停工,其他合作公司也可以保证医用氧的生产。”但提到家用氧,徐卫华依然发愁,11号拉出来这批家用氧气瓶,最多能供到13号。

4月12日晚,防疫部门对罐装公司厂房进行了消杀和环境采样,当天夜里,环境采样检测结果出来,符合复工标准。4月13日,经嘉定工业区批准,罐装公司复工复产。

为了降低传播病毒的风险,氧气瓶从回收到送达用户手中,需要经过三次消杀。空瓶到达厂房后,要先进行消杀再充装;充装好的氧气瓶在出厂前,会经过第二次消杀;拉到配送公司,氧气瓶迎来最后一次消杀。

得知这个消息,李玲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不用再每天提心吊胆第二天有没有氧气瓶。4月14日一早,配送公司大门打开,1300瓶家用氧气瓶装车出发,乘着配送师傅们的小车,朝着急盼氧气瓶的客户家驶去。徐卫华告诉记者,这一天,光浦西地区就发了1100瓶。

即时新闻:上海最大家用氧气瓶生产公司停摆14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