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复旦考研调剂生上演“碟中谍”:用小号假装高分

” 兵者,诡道也。”
这是《孙子兵法》用计谋击败敌人的思想精髓。不料想,有人居然将这一套用在了考研调剂中,用来对付竞争同一招生名额的其他调剂生。

据网友在 ” 医考帮
“(一款医学生考研信息软件)爆料,当事人林某凡为获得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以下简称复旦上医)调剂复试名额,经人 ” 指点
“,用即时聊天工具的 ” 小号 ” 伪造出 2 个并不存在的高分考生,并一人分饰三角去 ” 套路 ”
其他高分考生,让后者知难而退。

最终,林某凡如愿获得 1:1 的复试名额,过程堪比谍战片。

不过,据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研究生院 4 月 8 日发布的《临床医学院 2022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第二轮接收校内调剂考生工作实施细则》和 4 月 9 日发布的《临床医学院 2022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第二轮调剂复试名单》,林某凡并没有通过复试。

个中原因疑似受骗同学联名向复旦上医研招办写信举报,影响了事件走向。就举报信一事,《中国科学报》联系复旦上医相关部门,也得到了初步确认。

复旦考研调剂生上演“碟中谍”:用小号假装高分

举报信截图。图片来源:医考帮

一人分饰三角,自导自演

连日来,许多人都在吃这个考研 ” 大瓜 “。

据 ” 医考帮 “,本科来自滨州医学院的林某凡(经记者查证,滨州医学院确有一个名为林某凡的 2017 级学生),今年考研分数为
363 分。在一众调剂生中,这个分数并不具有竞争力。

为了让自己成功调剂华山医院皮肤病与性病学专业,林某凡采取了行动。通过伪造信息,他在调剂交流群里混淆视听。

在第一轮调剂信息发布后,有鉴于复旦上医多以 1:3 进入复试,调剂生为了避免大家填报志愿时互相 ” 撞车 “,自发建立了 ”
复旦临床调剂交流群 ” 进行交流,以确保大家都能顺利 ” 上岸 “。

不成想,这个调剂交流群,成了林某凡实施其计划的工具。

林某凡先是提交编造的初试成绩截图,制造自己是高分考生的假象。进而,他利用两个 QQ 账号伪造出两个初试成绩分别为 394 和
396 的高分考生,并一人分饰三角,分别与两个 ” 高分考生 ” 聊天。

最后,他再用精心设计的聊天记录截图联系其他高分考生,发表 ” 华山皮肤科有一名额是留给‘太子爷’的 “” 报考皮肤科 394
高分考生有后台 ” 等虚假言论,导致其他分数低于 394 分的考生没有填报华山医院皮肤病与性病学专业。

复旦考研调剂生上演“碟中谍”:用小号假装高分

编造的聊天记录。图片来源:微博 @叨叨儿那些事鸭

然而,在复旦上医 4 月 3 日公布的《临床医学院 2022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第一轮调剂复试名单》中,大家发现并没有所谓的 ”
高分考生 ” 和 ” 太子爷 “,唯一的入围者就是分数只有 363 分的林某凡。

此时,大家才觉察到背后有人搞鬼。

复旦考研调剂生上演“碟中谍”:用小号假装高分

林某凡成功进入第一轮复试。截图自《临床医学院 2022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第一轮调剂复试名单》

联名举报后,当事人疑遭淘汰

林某凡的这一招,引发了众怒。

4 月 4 日,发觉上当的同学以 ” 复旦大学临床医学院参与一轮调剂考生 ” 名义联名写信,向 ”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研招办
” 举报林某凡的恶劣行为。


我们不希望冤枉好人,但也不想这种缺乏诚信的人污蔑复旦大学名誉、扰乱复旦大学研究生正常调剂录取流程并进入复旦大学学习,相信研招办的各位老师及复旦各附属医院的导师也不想这种害群之马进入复旦大学
……” 联名信中写道:”
希望老师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如若属实,对华山医院皮肤科这一复试名额进行保留或重新填报志愿,给其他有志于报读皮肤科的考生一个机会。”

” 剧情 ” 继续发展。

当大家还在为林某凡这种不择手段的行为义愤填膺时,4 月 8 日,复旦上医发布《临床医学院 2022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第二轮接收校内调剂考生工作实施细则》显示,华山医院专业硕士学位的皮肤病与性病学专业的调剂名额还在,这意味着,林某凡即便参加了第一轮的
1:1 复试,也遭遇了淘汰。

复旦考研调剂生上演“碟中谍”:用小号假装高分

皮肤病与性病学专硕调剂名额被保留到第二轮。截图自《临床医学院 2022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第二轮接收校内调剂考生工作实施细则》

4 月 9 日,复旦上医发布《临床医学院 2022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第二轮调剂复试名单》。《中国科学报》注意到,在本轮复试名单中,有多达 3 名同学进入该专硕名额的复试,且初试成绩均高于
363 分。

4 月 12 日,《中国科学报》就该事件拨通了复旦上医在相关文件中预留的 ” 监督申诉渠道 ” 办公电话。

” 确有学生向我们提交了材料 “,接线人员回应道,但对于材料真伪,其称 ” 这个我们没有办法做技术鉴定 “。

在面对记者进一步追问时,接线人员表示他们不便接受采访,对于事件的其他细节亦无可奉告。

记者随后拨打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复旦上医的办公电话,均无人接听;记者发出的电子邮件也未收到回应。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一位匿名的亲历者(与林某凡一同参与复旦上医考研调剂)表示,事后回看,林某凡在群里的发言、其与别人私信的内容(被私信的同学截屏后发布在群内)前后充满矛盾,其实漏洞百出。

” 在当时大家神经都高度紧绷的情况下,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破绽,只能说林某凡确实精准预测了调剂者的心态。”
这位亲历者说,好在华山医院最终没有录取林某凡,应该是同学们的举报发挥了作用。

” 机关算尽太聪明!调剂复试名单是会公示的,他所做的一切都瞒不住。”

遗憾的是,林某凡在谋取复试名额中的操作并非个案。甚至有网友猜测,林某凡背后可能有 ” 团伙作案
“,林某凡也并非唯一一位潜在受益者。

类似案例并不罕见。

有细心网友指出,清华 ” 学霸 ”
杨奇函,就曾在参加一档综艺节目中自曝。为了顺利录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他曾在黑龙江省各大高中贴吧散布 ”
杨奇函成绩很好,报考了清华经管学院 ” 的消息,结果 ” 全省只有我一人报了(清华)经管学院
“。杨奇函也成为了清华经管学院历史上在黑龙江招生 ” 最差纪录保持者 “。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曾说过:”
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钱理群的剖析尖锐而深刻。现实中的 ” 精致利己主义者 ” 很多,他们的区别只是,有些人的 ” 如意算盘 ”
落空了,有些人暗渡陈仓成功了。

是否涉嫌违法犯罪?律师:否

在对这起案例的围观中,不断有人提出疑问:若林某凡确实实施了如爆料所述的行为,他是否涉嫌违法犯罪?

例如有人提出,林某凡为谋取调剂复试名额,过程中存在诈骗行为,或已构成诈骗罪。

对此,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马苏瑶律师告诉《中国科学报》,诈骗罪的要件之一是,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财物。林某凡的行为骗取的是
” 别人主动退出调剂 “,过程中并没有获取财物,因此林某凡并不涉嫌诈骗罪。

那么,林某凡在事件中,伪造了 2 个并不存在的高分考生,相应地还伪造了 ” 两人 ”
的准考证、成绩单,这算不算是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280 条第一款规定:”
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马苏瑶律师认为,此案中林某凡伪造的准考证、成绩单不属于国家机关公文,且并未因此造成公共利益直接损害,因此此条对其也不适用。

还有人提出,林某凡的举动,造成了复旦上医考研录取秩序的混乱,可以认定为 ” 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因此该生可能涉嫌寻衅滋事罪。

《刑法》第 293 条规定列举了 4
种寻衅滋事行为:(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 林某凡的行为并不符合四项里的任何一项。” 马苏瑶律师说。

也就是说,法律层面很难对林某凡追责。

倒是有网友提出了更发人深思的观点,”
相比于讨论这位同学的违法行为,大家不觉得一听竞争者是关系户,就从心底默认自己上不了的社会风气更让人感到可悲吗?”

即时新闻:复旦考研调剂生上演“碟中谍”:用小号假装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