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在疫情之下,承担着物流保供任务的货车司机,被各地防疫政策困在路上、甚至是被困在货车上的现状,正逐渐改善。

4月11日国务院发文要求严禁擅自阻断或关闭高速公路、不得擅自关停高速路服务区,交通运输部紧急部署各省自查自纠。到4月16日24时,全国高速公路因疫情关闭的收费站由此前的678个减少到219个,意味着459个高速收费站重开;关停的服务区由此前的364个减少到76个。另有14省份已无关闭关停的高速收费站和服务区。

一系列“关怀关爱货车司机”举措,如在高速沿线增加核酸和抗原检测点、提供饭菜热水等的举措也在增加。4月16日,首张全国互认的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在福建发放。

南都记者观察到,4月10日,全国678个关闭的高速路收费站中,主要集中在辽宁、江苏、浙江、安徽、福建、陕西;364个关停的服务区则集中在江苏、浙江、安徽、河南、河北、山东。而这些正是中国城市物流最集中、最发达的省域。这也是为什么关闭的收费站和服务区在全国的占比仅5%,但对货运物流的影响会如此明显和广泛,货运受阻情况从物流枢纽上海到长三角、到山东半岛、再扩散至全国大部分地区。

此外,疫情防控新措施和既有政策中,有些是不衔接甚至是冲突的,让货车司机进退两难。“在严防疫情扩散和货运物流保通保畅的双重要求下,政策有必要、也应该是有优化的方式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师周潇向南都记者分析说。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据交通运输部官网。

货车司机:畅通物流的红细胞,完成全社会3/4货运量

“你的快递还没到,可能仍在高速路上,也可能是还没发出来。”上周,北京的李敏下单了云南新鲜酸角等商品,结果过几天包裹被退回了,物流订单发不出来。

不只云南的水果,山东寿光的蔬菜、浙江义乌的小商品、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工业品,目前全国快递物流受到疫情不同程度影响,不少城市暂停收派服务。货运可能充满不确定性。

而此前,据交通运输部数据,2020年,全社会货运量近四分之三、即74%是由公路运输完成。这背后是全国1728万货车司机日夜奔波在15万公里高速公路等四通八达各级道路上。

如果将公路货运等物流比作经济的毛细血管,那么货车司机则是红细胞,每天运送约上亿件的快递包裹,三百万吨的蔬菜,以及建材、药物、矿产资源等,保障全国各类生产生活物资运输,畅通全国统一大市场。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4月13日,工作人员查验驶入杭州传化公路港的货车司机健康码。新华社发

最麻烦:行程卡带星“像过街老鼠一样”

15万公里的高速公路,像一条条经济大动脉,连通了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城市。

在这一轮疫情防控中,对传染率陡增的奥密克戎病毒,各地采取了一系列封控措施,原本在高速路上畅行无阻的货车司机们发现,上下高速路都变得困难,进城装卸货更需要完成一系列审批手续。

安徽人高晨(化名)买了一辆9.6米高栏中大型货车。这几年,他和妻子两人“与车为家、与路为伴”,在长三角与珠三角之间来回运送普通货物,一般每月来回跑四趟,每天在路上的时间差不多有12个小时。

面对传染性更强的奥密克戎,各地不再允许货车司机从国道穿行,他们几乎只能走收费的高速公路。多出来的过路费,叠加近期油价上涨,高晨在疫情前跑一单的价格大约是7千元,现在涨到了1万元,但能不能跑成是另一回事。

4月6日,高晨在货运平台上接了一单从江苏南通到广东珠海的订单,需要南通企业拿到乡镇街道审批的通行证。7日高晨在服务区入口做了抗原检测和核酸采样,排队近3小时才通关。此后直到企业员工装完货,高晨不允许下车,只能在驾驶室里。“闭环”管理下,高晨装货环节多花了1天时间。在珠海进收货企业所在园区时,管理方并不认可他前晚在江西做了核酸检测结果,必须要有在珠海当地24小时内的核酸结果才能进园区卸货。于是,他只能把车停在园区大门附近,又白白等了一晚上。

这还算是顺利的情况。高晨对南都记者讲述,在个别城市,因为运送的货物不是防疫重要物资,收货企业办不下来通行证,有货车司机在高速上等了七八天,而按照惯例,等待的这段时间要按天收取压车费,费用在几百到上千元不等。

此外,有的地方通行证设置了有效期。高晨曾有一次晚上9点开始排队,一直到第二天的6点才进城。一共2公里的路走了一整晚,差不多每20分钟往前走几米,也没法睡觉。进城时,距离他的通行证过期只有1个小时,惊险过关,否则又得经历新一轮等待。

“疫情比较稳定的时候,装卸货都还是比较顺利的。现在很难,每个地方的政策不一样,有时候上午和下午的政策都不同。”这是每个货车司机都可能面临的问题。

比起在高速路出入口的等待,货车司机最担心的,是自己的行程码带星问题。碰上这种情况,很多地方就办不成通行证,无法进城装卸货,有的一律劝返,有的进去需要自费隔离,但隔离费用更贵。有货车司机说,他只能在城市周边的高速公路上像无头苍蝇一般找地方停车、加油,等行程卡的“摘星”。

“带星了就和过街老鼠一样,有的仅仅只是路过、没有停留就带星了。”蒋楠很是无奈,他身边“卡友”基本都带星了。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4月12日,在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综合保税区,工作人员核验来自中高风险地区的货车司机健康码。 新华社发

最焦虑:三成货车司机月收入降至3000元以下

从更广的样本范围看,六成货车司机都面临行程码带星问题。

今年3月底“中国卡车司机调研课题组”针对疫情对自雇卡车司机影响分析得出的问卷调查和访谈结果。

课题组成员、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师周潇向南都记者表示,课题组回收的1801份有效数据中,自雇货车司机反映的最突出最焦虑的问题是收入降低。35.7%的货车司机月收入大幅降至3000元以下,19%司机为3000-5000元,15%为5000-7000元,收入越高的占比越小。“有司机反馈:多挣钱的,多是胆子大的、不带星的、没被隔离的。”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中国卡车司机调研课题组”问卷调查结果。

由于自雇货车司机是自己买车、自己找货,受疫情和市场冲击更明显。在小车越来越不赚钱的情况下,跑长途的司机倾向于贷款买大车,特别是半挂车。近23%司机需要每月还9000元至1.2万元的车贷,而还款1.2万-1.5万元的占18%。总体上,六成以上司机每月需要还6000元至2万元不等的车贷。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自雇卡车司机每月还贷款情况。

影响收入的因素是综合的。周潇总结,包括工厂停工等导致货源减少,总体运价下降,油价上升还有运输效率降低,这又包括无数司机反映的,路上遇到疫情检查带来几小时甚至十几小时的拥堵,因高速路收费站和服务区被封而需要绕路,尤其是行程码带星后无法上下高速,或一律被劝返,或贴封条闭环管理等。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4月13日,杭州传化公路港的工作人员在货车驶离公路港时为司机送上装满食品的礼包。新华社发

冲突:有些政策不衔接,服务未跟上

城市要防控疫情,但城里的物资需要保障;货车司机的房贷车贷需要还,司机们也只好继续上路,也只能在路上。

然而一旦出发,他们可能会在高速上遭遇高速服务区关闭,长时间无法休息、吃上热饭甚至是上厕所都成问题。他们还发现,疫情防控新措施和既有政策有些是不衔接甚至是冲突的,让他们进退两难。

山东的货车司机程旭向南都记者表示,按规定,司机行驶4小时,需要停车休息20分钟,不然交警会查处司机疲劳驾驶。然而近期,很多高速路收费站和服务区被封,无处停车下,司机只能强行开,抓住就被扣六分,罚款200;有司机选择去服务区外的匝道口休息,被扣3分,罚款200元,因为高速路不准停车,不准睡觉;有司机停在应急车道休息,也是被扣6分和罚款。

“抓住罚款还算是小事,还有朋友因服务区被封,开到应急车道,结果撞到正在停车休息的大货车,发生追尾事故。这种情况其实很危险。”程旭担忧地表示。

此外,核酸检测问题也让司机犯难。各地要求的检测结果时效不一样,有的需要24小时,有的48小时;有的结果是从采样时算起,有的从出结果算起,但是结果不一定能及时出来,遇上检查导致拥堵,就可能过了时效,或者能使用的时间很短,而且下一个地方并不认可上一个地方的检测结果。此外,由于高速路上服务区被封或者没有检测服务,司机没法做核酸,一些服务区有检测点,但是下午5点工作人员下班,错过时间的司机就没法做,而没有核酸结果,司机又不能开车下高速路进城里做。

实在没办法,程旭有一次只好从服务区翻护栏出去,步行到很远的乡镇上,再打车去县城医院,然后步行经过农田回到高速路,最后拿着核酸结果,终于开车下了高速路。

学者:政策有必要、也应该有优化的方式

这些说起来很绕、又让人无奈的“人在囧途”,却是货车司机们面临的现实。

疫情下的道路,如何保畅通?4月12日,在央视《新闻1+1》节目上,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春耕坦言,疫情初期,各个地方经联防联控机制批准设置了一批公路防疫检查站,截至4月10日,全国总共设置了逾1.1万个检查站,它们在初期切断病毒传播、遏制疫情扩张蔓延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现在各地市的一些防疫检查站执行的政策不统一,甚至层层加码,部分地方还是简单以货车车籍地作为限制通行的依据,对于车籍地为中高风险地区的一些货车司机一律劝返等,导致一些货车的通行受堵。

“以往年份,全国高速公路每天流量都在3000万辆左右,但是近一个月以来,因为疫情,高速流量明显下降。4月11日的流量为1800多万辆,比2021年同期下降了4成。”吴春耕介绍。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院长、中国物流学会副会长荆林波也在节目上表示,物流不畅通的根本原因在于各地政府在防控政策上层层加码,形成了目前各自封闭的情况;各地之间各自为政,缺乏信息共享。物流的“全国一盘棋”没有办法形成,“物畅其流”成为一个理想。建立标准统一的互认制度,这是眼下的治标办法。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物流环节上所存在着短板。

尽管面临抗疫情和保供应“两难”,“但我觉得政策还是可以有优化的地方的,也很有必要。”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师周潇对南都记者说,例如,行程码带星的问题,技术上是否可以再稍微精准一点?此外,避免像河南“入豫即赋黄码”的情况;希望各地能够互相承认核酸检测的结果;减少关闭的服务区,加大对货车司机的服务力度,包括核酸检测的密度和便利,以及生活上的服务等。“在精准防控和人力物力协调上,是可以做一些努力的。”

国务院发文5天,关闭的收费站和服务区大降6成多和近8成

货车司机近期面临的困境逐渐被“看见”和报道,广受关注的高速被封、货运受阻情况引起国家重视。

4月11日,国务院发文,要求各地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通知指出,严禁擅自阻断或关闭高速公路,不得擅自关停高速服务区,不得以车籍地、户籍地作为限制通行条件,不得简单以货车司机行程卡绿色带*号为由限制通行,要为滞留服务区和检查点货车司机提供餐饮、如厕等基本生活服务等。通知明确,严重影响货运物流造成物资供应短缺,要严肃追责。

当晚,交通运输部紧急部署各地交通运输管理部门迅速开展高速公路服务区和收费站关停情况自查自纠工作,不符合关停要求的,要立即恢复正常运行。

政策也正在发力。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截至4月16日24时,全国高速公路因疫情共关闭收费站219个,占收费站总数的2.03%,比10日减少459个,下降了67.7%;共关停服务区76个,占服务区总数的1.15%,比10日减少288个,下降了79.12%。除西藏(无高速公路收费站和服务区)外,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福建、山东、河南、湖南、海南、重庆、四川、贵州、甘肃、宁夏等14个省份已无关闭关停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和服务区。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截至17日13时辽宁关闭的高速路收费站等情况。红色标记点为双向关闭。

目前关闭的高速收费站中,江苏最多,有83个,其次是辽宁78个,此外,青海、吉林、陕西有10个左右。关闭的服务区最多的是江苏28个,浙江、广东有8个。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意味着,5天内,此前关停的高速收费站和服务区分别减少了6成多和近8成,其中关闭的收费站数量基数大且恢复运营也较多的是辽宁、浙江、福建、安徽、江苏、陕西等;关停的服务区基数大且恢复运营较多的有河南、山东、河北、江苏、山西、辽宁等。此外,不少地方的“关怀关爱货车司机”举措,如免费核酸和抗原检测点、提供饭菜热水等的报道也在增加。

货车司机的路好走了吗?

“行程码带星不能下高速、带星劝返的情况,正在逐步改善,有的地方也可以下高速做核酸了,关闭的服务区也在陆续开通。”程旭对南都记者反馈。

与此同时,疫情防控不松懈。甘肃没有关闭的高速路收费站和服务区,为做好“外防输入”工作,截至17日12点,包括G30连霍高速在内的19条高速多个收费站出入口设置查验点共88个,普通国省干线公路查验点429个。这两项数据较10日基本保持不变。但是此前表述中,甘肃国省干线查验点分“实施劝返、查验24小时核酸检测证明”以及“查验48小时核酸证明”两种,青海省在G6京藏高速甘青界马场垣等服务区也设置劝返点,11日之后均没有“劝返”表述。青海路网中,包括G6京藏高速在内有17条高速出入口进行交通管制;G6等13条高速有路段收费站关闭和设置疫情防控检测点。

11日之后,四川、山东提出高速收费站和服务区要“应开尽开”,目前山东称没有关闭的收费站。17日下午,南都记者查看“山东高速出行服务”微信小程序,因存在因防疫部门联合交警采取交通管制措施,部分路段存在压车和通行缓慢情况(如下图红色拥堵标识)。

“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

部分路段存在压车和通行缓慢情况。

在货车司机集聚的“卡友地带”APP,实时更新着各地货车司机的“求助”信息,问题主要是,某高速路出口能不能下,现在需要什么手续,行程码带星的话今天最新政策是什么,哪个高速路口或服务区可以做核酸,卡友可否帮忙买些蔬菜等等。

“卡友生病了,在山东潍坊,需要回邯郸医治。行程码干净没有星星!邯郸哪里可以下高速路?”有卡友回复,“不要去邯郸下,下不去。”“就是下了高速路也是处处封闭不能走。”

(注:文中,李敏、高晨、蒋楠、程旭均为化名)

即时新闻:“带星了像过街老鼠”,收费站重开仍有货车司机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