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等待复工的打工人:厂里发了500元的补贴

自3月底上海因疫情实行封控管理以来,上海多个工厂陷入停工停产状态。

有人因为无法工作,只得拿着底薪在宿舍隔离;有人因为小区封闭,只得居家办公同时兼顾一日三餐;有的企业负责人为了保生产,早在疫情初便住进了公司内。他们都在期盼着全面复工复产。

2022年4月16日,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同时,666个复工复产企业白名单的流出,意味着上海复工复产工作正在有序展开。

隔离

25岁的IT工程师余力,在此次疫情前不久刚入职了一家半导体公司。

他本想在前辈们的带领下,逐步熟悉公司的业务,没想到疫情突然袭来。3月13日,余力在浦东新区川沙地铁站附近的住所开始封闭。

从那天起,余力开始居家办公。

上海等待复工的打工人:厂里发了500元的补贴

广达上海制造城内

虽然可以在家里上班,但余力觉得并不好受。由于刚入职,他对于业务还有些陌生。刚居家隔离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是前脚被工作弄得焦头烂额,后脚又要为三餐而操劳。“好在居家办公,工资是正常发放的。”余力说,随着生活物资逐渐充裕,自己也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将重心放在工作上。

和居家办公的余力相比,隔离在厂区的李丽华虽然不用为一日三餐而操心,但却为了收入而发愁。

37岁的李丽华在广达上海制造城上班。这里拥有超过4万名员工,是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商之一,也是苹果公司重要代工企业,特斯拉中国车载电脑和控制单元的供应商。

3月25日,因疫情原因,她与工友们被隔离在了厂区宿舍。“管吃管住,但是没法开工了。”李丽华说。

“工人们每天的生活,便是一次核酸检测、一次抗原检测。”李丽华说,隔离期间只有底薪,对于工人们来说,损失不小。

“有个工友是为了赚钱养家来厂里,但现在的情况,让她的家里很困难。”李丽华说,自己家中也有正在上小学的儿子,家中开销都是靠着自己和老公打工。

“4月15日,厂里发了500元的补贴,算是一种安慰。”李丽华说,一日三餐厂里都有保障,但唯独收入问题让自己十分担忧。好在,李丽华的老公在苏州工作,目前收入还能勉强支持家中开销。

但李丽华希望,自己可以尽快结束隔离生活,早点投入工作赚钱。

复工

4月16日晚,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指引要求,有力有序有效推动企业复工复产,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

18日,广达上海制造城宣布,在严格落实防疫政策和闭环管理的前提下,广达在上海市松江区政府帮助下率先复工。

广达上海制造城负责人力资源工作的陈龙介绍,18日,工厂内F1、F3厂房已率先复工,分别约为500人和1500人。截至20日,厂区已有近4000人复工。

“目前还有很多员工在厂区宿舍隔离。”陈龙说,厂区在封闭管理的情况下,仍在落实每天一核酸、一抗原的检测,希望可以尽快推进全面复工。

李丽华也表示,虽然自己目前仍未复工,但厂区的逐步复工,让自己看到了希望。“我跟老公说,现在逐步复工了,他也很开心。”李丽华说。

上海等待复工的打工人:厂里发了500元的补贴

广达上海制造城内,员工进行核酸

在广达上海制造城推进复工复产的同时,余力的公司也从4月18日开始统计能够复工复产的人员。

“老板询问了小区目前的情况,并且征求了我们的复工意愿。”余力说,自己作为刚入职的新人,还是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余力说,返回公司后,需要全封闭在公司办公,吃喝拉撒睡全在公司。“肯定会有不适应,但是为了工作,没办法。”余力说。

女友方芳则对余力的复工,抱有不同态度。“是否安全,吃喝睡到底怎么解决?”方芳希望男友可以认真考虑。对此,余力用了一天的时间和方芳交流自己的想法。最终,在他再三保证会注意防控下,方芳同意他申请复工。

虽有心复工,但余力的小区目前仍在封控区内,前几日还有阳性病例。能否踏出小区,仍是余力要面临的一个问题。

“公司去与街道以及居委会协调了,目前仍在等待通知。”余力说。

除了等待复工复产的工人,也有一些人自疫情开始便没有停工,目前他们也在等待时机全面恢复企业的产能。

王端是上海一车企负责人。“上海疫情是在3月下旬加重的。为了保证生产,我们提前在3月中旬就和公司的核心员工一起住进了公司。”王端说,目前公司内大部分人均处于居家办公状态。

“我们也在申请复工复产,同时,也在谋求其他途径,来全面恢复企业的产能。”王端说。

需求

像李丽华、余力一样,期盼着全面复工的员工并不少。但李丽华也坦言,有部分工友展现出了对复工后防疫安全的担忧。

“厂里也一直在给我们普及相关的防疫知识,闭环管理下,我选择相信工厂。”李丽华说。

员工在担忧,公司的负责人也有所顾虑。王端说,即使马上能复工复产,自己的研发工厂目前还是没办法立即正常组织生产和研发。他坦言,企业还存在一些困难,希望政府可以帮忙解决。

“汽车企业十分依赖于物流,若物流不能恢复,复工复产仍存在一定的困难。”王端说,汽车生产大多是准时化生产,这种模式对于物流的依赖很大。

何为准时化生产?王端解释称,一般汽车生产中,随着汽车的生产,座椅、保险杠、油箱等零件会准时准点运达生产线,工人则会将这些零件进行组装。“因为没有生产厂会有这么大的仓库去放这些零件,所以大多都是在生产到需要这个零件的时候运输。”王端说。

物流的停滞,不仅会造成零件无法运输进来,也会让生产完成的汽车无法运出。“同理,没有一个生产厂能够放得下这么多汽车。”王端说。

王端表示,除物流问题外,复工复产后员工的生产生活如何得到保障也是一个问题。

“实话说,我们很想让员工复工,因为居家办公的效率很低。”王端坦言,自己的上海公司主要进行汽车研发,目前有大量工程师居家办公。员工们每天不仅需要工作,还需要抢菜、进行核酸检测。“这些事会让他们分心,但研发工作,一个数据的错误都是很严重的。”王端称。

但即便这些工程师可以全部复工,仍有问题需要王端解决。

王端的汽车研发中心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但园区内有大量的零部件、机床、实验设备,占据了大量面积。而研发中心约有2200名工程师。王端计算过,即便打满地铺,公司也只能容纳400人封闭式办公。“包括这些人吃喝如何解决,也是一个问题。”王端说

同时,王端坦言,并非全部的员工都愿意来到园区闭环复工。

虽然存在种种困难,王端依旧表示,自己还是希望尽快复工复产。“不能再耽误了。”王端说,按照目前的状况持续下去,可能会拖慢未来三到五年新车型的投放进度。

但同时,王端也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可以落实《指引》中提到的“一企一政”,尽快帮助企业恢复生产。

目前,王端已向区、市两级政府提交了复工复产申请。

即时新闻:上海等待复工的打工人:厂里发了500元的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