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因无法获取“查重”服务 浙江高校老师起诉知网涉嫌垄断

因无法通过中国知网平台获得“查重”服务,浙江理工大学特聘副教授郭兵起诉知网。

4月12日上午,郭兵向九派新闻表示,知网的行为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他于去年12月,通过浙江移动微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今年3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

“知网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向个人用户开放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服务,这违反了反垄断

法。”郭兵说,“起诉之后法院进行了调解,但是调解没有成功。”

此前,郭兵因为“人脸识别第一案”广为人知。因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入园方式由指纹识别变更为人脸识别,郭兵起诉了园方。经过两审,他得到1038元的赔偿金,并被删除面部特征信息和指纹信息。

此次对抗知网,郭兵也提出了自己的理由。他说,《反垄断

法》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解释有7点,其中包括“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等”。

目前,已经公开的案件中,还没有涉及知网垄断的判决。郭兵认为,本案或许将成为中国知网的第一起反垄断

诉讼案件。

因无法获取“查重”服务 浙江高校老师起诉知网涉嫌垄断

受访者供图

【1】因无法获取查重服务起诉知网

本案源于一篇法学论文。

2021年10月,郭兵向中国法学会检察学研究会公益诉讼检察专业委员会投稿了一篇论文,通过初审后,对方需要郭兵提供查重报告。

他登陆知网学术不端检测平台后发现,系统一直仅向机构提供服务,且仅限于检测本单位文献。

郭兵询问得知,他需要通过学校的图书馆购买查重服务,并由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代为查重。随后,他向图书馆工作人员缴纳了30元查重费用,才获得查重报告。

“通过图书馆查重是迫于无奈的,所以我打算起诉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郭兵说,知网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向个人用户开放查重服务。还通过明显不合理的合同条款,限定单位人员使用查重系统,“这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

因无法获取“查重”服务 浙江高校老师起诉知网涉嫌垄断

网络截图

2021年12月,郭兵通过浙江移动微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主要诉讼请求为,“知网立即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向个人用户开放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服务”。

他提交了两组证据,证明知网在知识内容与服务领域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以及知网利用其地位损害个人的合法权益。

今年3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此案。

受访者供图

【2】多位教授质疑知网涉嫌垄断

最近几年,知网不断陷入争议。

2021年12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师赵德馨起诉了知网。此前,他署名的百余篇文章,在未被告知、未付费的情况下,被收录至知网。赵德馨认为,知网侵害了其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赵德馨胜诉后获赔70余万元,知网下架了其全部作品。

赵德馨在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说:“知网的垄断我没有研究过,但他用你的东西,不给你钱,这不是垄断吗?你要合理的报酬,知网就给你下架,这不是垄断吗?”他还提到,查重必须在知网上查,不能到其他平台上去查,也是一个问题。

近日,中科院因知网续订价格始终维持着较高涨幅,2021年订购总费用达千万级别,决定暂停使用知网。

《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对于毕业生来说,论文查重是刚需,而知网因为“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实现核心期刊独家

占有率高达90%以上”、“唯一经国家批准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而成为刚需中的刚需。

“虽然也有其他数据库提供查重服务,但因收集的论文资源无法比知网相比,准确率也受影响,高校最终只以知网的查重结果为准。因此有评论指出,论文查重几乎已成为一种垄断服务。”

武汉大学教授孙晋在接受《长江日报》采访时表示,除了坐拥绝大多数期刊的版权资源,知网还涉嫌垄断了我国博士学位论文的数字化出版权,它是我国目前唯一被授权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

孙晋认为,在付费的文献在线阅读及下载市场,知网拥有的版权优势、议价能力及用户依赖程度优势非常明显,可以初步判断它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如果认定知网近些年的涨价行为属于不公平高价,也就是不合理涨价,那么知网就会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

知网是否存在垄断行为?3月9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

一司在回复网上留言时表示,市场监管总局正在核实研究。

郭兵介绍,公开案件中还没有关于知网涉嫌垄断而被起诉并判决的案件,他的起诉或许将成为中国知网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引发的第一起反垄断

诉讼案件。

即时新闻:因无法获取“查重”服务 浙江高校老师起诉知网涉嫌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