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方舱医院院长:很多患者不知道怎么感染的

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忙的方式也跟以前不一样。我已经离开家一个多月了,最早是上海龙华医院出现院感爆发,市里派我到龙华医院协助疫情防控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华山医院北院又开始作为隔离点,我在华山医院北院工作了10天。接下来就是在华山医院,我们开始牵头在上海临港保税区建立方舱医院。

临港方舱医院建筑非常庞大,它由两个大型仓库改建,设计床位近1.4万张。我们的方舱建设工人轮班24小时不停地干,他们的工程进度从未停过,一直在热火朝天地建设,方舱每天的变样都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那段时间上海疫情防控压力很大,我很担忧方舱医院1.4万人爆满后会出现怎样的情况,所以从3月30日开建到4月5日开舱,我每天都在方舱医院察看。我认为在方舱医院建设过程中有两点需要形成统一:既要在预定时间内开舱,也要在开舱后给患者基本的生活保障,两个都要争分夺秒往前赶。
上海方舱医院院长:很多患者不知道怎么感染的
方舱里治疗不复杂,方舱里主要是管理。

要给患者非常清晰的信息支撑,让患者知道我们下一步要干什么,知道每天都会给他们做核酸检测,出现了连续两次核酸阴性他们就可以回家了。这样患者也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

我发现,临港方舱跟两年前的武汉方舱很不一样。奥密克戎传播非常快,很多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得了;病毒走得也快,我们方舱病人的平均住院时间前几天是五点几天,现在是六点几天,基本上平均七天病人就转阴了。

有的病人来方舱之前,已经在家待了一段时间了,到我们这儿来之后的第一天就转阴了,第二天又阴了,我们就很快让他转走。

我们提出了“三热一净”口号——热水、热饭、热被窝和厕所干净。刚开舱那几天特别冷,临港在海边,比市区冷3-4摄氏度,除了热水、热饭,我们还给每位病人准备了两床被子。另外,我也有点“偏执”。我管理队伍经常让他们下去查厕所,看看有几个厕所是干净的、几个厕所是不干净的。

这些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对病人来说非常重要。

接下来,我们面临一个重要转型:有2000张床位要升级成准重症床位。

因为我们普通方舱做得不错,上级希望我们承担更多的责任,要变成一个升级版的方舱。可能有很多病情相对较重的病人过来,我们呼吸机要上、除颤仪要上、所有的重症团队都要上……

即时新闻:上海方舱医院院长:很多患者不知道怎么感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