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为了救猫,她把自己搭进去了!

胡虹艳为了救自己的猫,花了 20
万。这个细节对于很多人来说,恐怕完全不可理解。但对于养猫的人来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知道为什么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一只动物的命。

在一年前的上海,2021 年 4 月,胡虹艳因为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抓捕。

她是复旦化学系研究生,所谓的伪劣产品,是自制的一种治疗宠物猫绝症的药。她自述制造、生产、销售这个药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更多宠物猫的死亡。而且事实证明,药的效果还不错,在宠物圈她已小有名气。

如今,案件进入审理阶段,等待她的不知道会是什么结局。

01

猫传腹,学名是 ” 猫传染性腹膜炎 “,是一种在猫与猫之间具有传染性的慢性病。在几年前,这种病就是绝症,患此病的猫普遍存活时间在 15
到 60 天。

很不幸,胡虹艳的猫也得了这种病。她查到有一种化合物可以治疗这种病,前前后后花了 20
万,虽然治好了。但不仅成本高、耗时长,还有复发的危险,她萌生了自治药的想法。

胡虹艳利用自己的专业背景,查到国外论文证实一种名为 “GS441524”
的化合物可以治疗这个病。这个化合物更便宜,而且经过她反复实验、调配,制造出了实物,治愈率达到了 90%
以上。

为了救猫,她把自己搭进去了!

图 / 网络

制造出来还谈不上解决问题,药还需要有个合法身份。在这里简直要佩服胡虹艳的毅力。她申请新药审批,但因为专利问题无法成功;她又仿制出接近
GS441524 的新型化合物,但按流程至少需要 5 年时间才能走完审批流程。

她还不放弃。有人告诉她可以把药添加在合规的兽药中成药里。她认为这种化合物对猫无害,也不影响原药的效果,还扩宽了药品疗效,且使用对象不是食用牲畜,不会影响人体安全。

2019 年,她委托了一个合规兽药,添加了化合物,以 ” 传腹康 ” 的名义销售,每盒在 1000 元至 1200 元不等。

这个药不仅国内市场反响好,甚至传到了国外,” 传腹康 ”
作为兽药受到日本横浜地方法务局等机构认可。

至此,胡虹艳在猫圈被封神,她开始被称为 ” 药神 “。但急转直下开始了。

02

因为药物的合法性问题,胡虹艳被相关部门盯上。2021 年 4 月 22
日,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以胡虹艳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将她刑事拘留。

对此不是没有预估,但她当时预估最多是一个行政处罚。在救猫和行政处罚之间,她愿意承担风险。

没想到这下来得这么重,这也让很多业内人士感到意外。

《兽药管理条例》规定,兽药所含成分的种类、名称与兽药国家标准不符合的将被认定为假兽药;成分含量不符合兽药国家标准的但不属于假兽药的将被认定为伪劣兽药。条例中,对于这种行为的处罚是行政方面的。

没想到她的行为一下就进入了刑法范畴,被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逮捕。相关部门认定的胡虹艳涉案金额是很高的,国内销售金额达 1000
余万元。

为了救猫,她把自己搭进去了!

▲网购平台上一些治疗 ” 猫传腹 ” 的药物(图 / 网络)

2020 年在杭州曾经发生过一个社会新闻,一位女士的宠物猫得了 ” 猫传腹 “,她不惜花 2
万多元让医生代购进口药,结果效果很一般。

结果后来这家医院的另一位医生接诊,给她推荐了几百元的 ” 国产药
“,宠物猫居然就治好了。结果这位女士转头就把第一位医生告上了法庭,感觉自己花 2 万多是被骗了。最后法院调解以医院赔偿了事。

虽然现有信息很难得出这个 ” 国产药 ”
就是胡虹艳所制,但她的药遇到类似情形也是可以想见的。不能完全合规,但是很有效果,也拯救了许许多多的宠物。

当然,还可以想见,多少正规的、高昂的药物,被挤压出了市场。

” 动了蛋糕 “,这是网络上的高频回复。

03

这让人想起了名动一时的 ” 药神案
“。电影《我不是药神》原型人物陆勇,一位白血病患者,帮助其他患者购买印度仿制药,持续了十多年,最终在 2014 年以 ”
妨害信用卡管理 ” 和 ” 销售假药 ” 等罪名被起诉。

但在全社会的巨大关注之下,300 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求情,陆勇最终被无罪释放。

该案也促成了立法层面的转变,《药品管理法》进行了修订并于 2019 年 12 月 1
日施行,不再规定 ” 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二审将罪名改为非法经营罪,并 ” 适当从宽 ” 处罚。

2021 年 3 月开始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十一)新设 ” 妨害药品管理罪 ” 规定:

未取得药品相关批准证明文件生产、进口药品或者明知是上述药品而销售的,并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值得注意的是,” 严重危害人体健康 ” 成了一个成立条件。

也正是在这些修订之后,国内许许多多的 ” 药神 ”
都相继被发现。有的迎来判决上的转机,有的开始申请国家赔偿,一类人的命运就此改变。

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就是因为有些法律认定不合常识。未批准的药不等于假药,救人性命更谈不上危害健康。认定和认知差距过大,其间难以嵌合,最终法律法规让步,做出改变。

这大概就就是所谓的 ” 自然法
“。在成文的法律法规之上,还有一种来自于人道、良心、美德的先验认知。这种认知,衡量评价一切现实人间的法律法规。

为了救猫,她把自己搭进去了!

▲电影《我不是药神》片段(图 / 视频截图)

胡虹艳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吗?很难说。这种药不是救人,而是救猫。从国内动物福利的意识来说,不太可能形成一个全民求情的场面,最多是在宠物圈引发一些震动。考虑要闻频出的形势,很可能过两天就在舆论场上淹没了。

更重要的是,胡虹艳不知道可不可能等到一部创纪录的电影,来造成举国声势,促成改变。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件,大概率无法指望。

对于有些养猫的人来说,” 药神 ” 受审、药的消失,冲击恐怕是巨大的,多少宠物猫活不下来了。胡虹艳为了救自己的猫,花了 20
万。这个细节对于很多人来说,恐怕完全不可理解。但对于养猫的人来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知道为什么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一只动物的命。

类似的判例也有。2020 年 8 月 12 日,冯某等人自行配制治疗猫传染性腹膜炎的 “GS441524 针剂 ”
对外销售,冯某等人均被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判处缓刑。判决书上未显示 GS441524 针剂产生实质危害的相关证据。

胡虹艳会不一样吗?

即时新闻:为了救猫,她把自己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