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9天不懈努力,带着长箭艰难飞行的白腹鹞获救了

4月19日,有人在河北石家庄滹沱湿地发现一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腹鹞被人用箭射伤,带着1米多长的利箭艰难飞行。这张照片发出来以后,引起全国网友的关注。石家庄当地政府极为重视,林业部门、公安部门、动物园、野生动物救护站、公益组织等多方联手,坚持不懈努力了9天,4月27日下午终于传来好消息,这只白腹鹞获救了!4月28日,这些天来一直在一线工作的野生动物救护专家高琼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们已经为这只白腹鹞进行了清创和喂食,目前它的状态良好,“预计休养10来天以后,放飞的可能性很大。”

受伤猛禽依靠鸟蛋支撑了9天

4月19日,一位摄影爱好者在石家庄市藁城区的滹沱河湿地拍摄飞鸟时,发现一只鹞子似乎抓着一根“芦苇”艰难飞翔,迅速抓拍了下来。然而视频放大后发现,这只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腹鹞,它身上带的不是“芦苇”,是一枝1米多长的利箭,插在它的左腿上。

白腹鹞是一种鹰科鹞属的中型猛禽,体长50-60厘米,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主要以小型鸟类、啮齿类、蛙和大昆虫以及陆禽及野兔为食,也能在水面捕食各种中小型水鸟,被誉为“湿地杀手”,在维护自然生态平衡中发挥着难以替代的作用。它在中国东北为夏候鸟,长江以南为冬候鸟或旅鸟,在石家庄属于过路鸟,迁移过程中可能会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

中箭的白腹鹞让人心疼,摄影爱好者迅速报了警,视频和照片也引起全国网友的关注。当地相关部门非常重视,多方联手,展开了一场为期9天的救护行动,27日下午终于将它捕获。

9天不懈努力,带着长箭艰难飞行的白腹鹞获救了
中箭的白腹鹞让人心疼

石家庄野生动物救护站站长高琼这些天一直在为此事奔波,他在27日夜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白腹鹞带箭飞行的照片和视频在网上传开以后,石家庄市林业局在19日晚上就召集各方开会进行研究,决定第二天上午进行救护。

20日上午,石家庄市林业局、藁城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市动物园野生动物救护基地、九门乡政府、派出所、石家庄野生动物救护站和“让候鸟飞”等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到现场展开救援。

9天不懈努力,带着长箭艰难飞行的白腹鹞获救了
中箭的白腹鹞获救

高琼已经从事了多年的野生动物救护工作,拥有丰富的经验,他领导的石家庄野生动物救护站营救过3000多只野生动物,99%的已经放归自然。但是,救援这只白腹鹞的难度超出想象。“因为人家猛禽是‘空军’,我们属于‘陆军’。而且它身上有伤,还不能用工具远距离打,否则会造成二次伤害。我当时就感觉肯定不好弄。”

起初,救援人员试图布设陷阱捕捉它,努力了3天没有成功。“从20日到22日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布设陷阱,把小鸡放在网罩里引诱它,但都失败了。因为它已经被人打伤,有应激反应,不敢轻易进入我们布下的陷阱。”

白腹鹞身带着长箭,难以捕食狩猎,饿得实在受不了,无可奈何之下竟然吃起鸟蛋,这种现象是高琼第一次目睹。“猛禽吃鸟蛋这种事,我做这么多年野保是第一次看见。它饿得受不了了,好在这些天那个地方的鸟特别多,尤其是白骨顶鸡正在孵化期间,它虽然受伤了,但它是个猛禽,往那里一落,白骨顶鸡就被吓跑了,留下的蛋可以吃,实际上这些天它是靠白骨顶鸡的蛋活了下来。”

出动无人机发射射网救助

陷阱没有用,救护人员试图用热成像仪在晚上抓它。藁城区自然资源局全天进行巡护,观测这只白腹鹞的栖息地,把具体位置告诉救护人员,夜间使用热成像仪捕捉。

25日晚,救护人员尝试用热成像仪,然而试了一次就放弃了。高琼说:“我们试了一次热成像仪,效果太差了,因为那边白骨顶鸡太多了,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它,哪个是白骨顶鸡,热成像仪一打开,里边密密麻麻都是红点,不知道该去找哪一个。如果打开强光手电寻找,白骨顶鸡一受惊就呼啦啦飞起来了,甚至会把蛋踩碎,反而会对好多鸟造成伤害。”

几乎想尽了办法,却迟迟没有进展,救护人员心急如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27日上午林业局又召集救护人员开会,决定下午继续进行救护。

27日下午,救护人员增添了一个有力工具。他们原来有一台小型大疆无人机,林业局又协调了一台森林消防用的大疆无人机,经过批准后装备了一个射网,它可以发射出去一张网,覆盖3到4平方米的范围,大疆公司还派出技术人员进行支持。

当天下午3点钟左右,救护员李彦雪根据多天追踪白腹鹞的经验判断,这个时间白腹鹞快出来活动了。果然,3点10分的时候,这只白腹鹞就飞了出来。高琼回忆说:“当时它的飞行状态特别好,围着湿地转了一大圈,两台无人机一直跟着它,这段时间它起起落落好几次,到了3点40分的时候它才最终落下来,我们基本上就看见它降落的大致方位了。”

9天不懈努力,带着长箭艰难飞行的白腹鹞获救了
白腹鹞挂着箭飞行

救护人员用无人机从空中搜寻,高琼和李彦雪在地面搜寻,找到湿地北侧的一个小岛边上的时候,就听见了白腹鹞的叫声。“因为它的叫声很特别,我们一听就知道,终于确定了具体位置。然后我就打电话,告诉无人机操作员说,马上往这个方位飞,到那里以后发射出射网,虽然没有罩住它,但是把它身上那枝箭的箭头给挂住了,所以它就没有办法再飞,然后我们的巡护员拿着扣网把它扣住。”
为了不对它造成二次伤害,李彦雪采取抓腿、抓翅膀的方式,把它带离。

4月28日,石家庄市林业局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27日下午4点10分左右,受伤白腹鹞被救护人员成功捕获,已被安置在石家庄野生动物救护站,做了救治手术,而且十分成功,射中白腹鹞的箭矢已被取下并移交给公安部门进行调查。

“现在状态特别好,绝对能活下来”

救下来以后,这只白腹鹞已经非常虚弱了。“它的胸部龙骨突的肉只有正常情况下的50%左右,已经特别瘦了,如果不吃鸟蛋早就完了。”

高琼发现,那枝箭长约1.1米,在它的左腿造成了一个贯穿性的伤口。幸运的是,箭的材质是碳纤维的,不是铜、铁、铝之类的金属,重量相对轻一些,碳纤维不会锈蚀,所以伤口没有出现太严重的感染和腐烂,没有形成败血症。如果是一枝金属箭,白腹鹞估计最多只能支撑四五天。

9天不懈努力,带着长箭艰难飞行的白腹鹞获救了
高琼将箭矢折断后向人们展示

高琼曾经想把箭拔出来,但是发现箭头和箭尾特别粗,如果硬拔会对它造成很大的伤害,经过请示将它掰断。“但是掰断这枝箭相当不容易,它的韧性十足,我真是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才把它掰断。”

当天下午,这只白腹鹞被送到野生动物救护站,医生对它进行了全身检查、清创、消炎,切除了腿上的碎骨和腐肉,对伤口进行了包扎处理。“原先想的是给它做截肢,后来我们的三位兽医进行商讨,最终决定采取保守治疗。因为它的腿骨虽然已经碎了,但是血脉都连着,这条腿还能给它提供一定的支撑,所以没给它做截肢。”

这只白腹鹞的求生欲也很强,27日下午吃了半只鸽子,到了晚上已经能站起来了。“喂食之前它在笼子里还是趴着的,过了一会已经站起来了,虽然用不了太大的劲,但是对它来说有个支撑就挺好,现在状态特别好,绝对能活下来。”

“相信射伤它的人绝对睡不着觉”

高琼判断,那枝箭应该是用一种强力弓弩射出来的,不是普通的弓箭。“因为这种白腹鹞的警觉性很强,一般和人会保持50米以上的安全距离,在这么远的距离用箭射穿它的一条腿,一般的弓箭达不到这样的有效射程,这种威力的弓弩应该是违禁物品。”

石家庄市政府2020年就出台政策,规定石家庄市行政区域范围内为陆生野生动物禁猎区,全年为禁猎期。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禁止在石家庄市行政区域内猎捕及进行其他妨碍陆生野生动物生息繁衍的活动。因科学研究、种群调控、疫源疫病防控或者其他特殊情形确需猎捕的,应依法办理相关手续。

高琼说,肇事者涉嫌在全年禁猎期内非法捕猎,在全区禁猎区内非法捕猎,持有违禁物品,非法狩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已经触犯了多项法律规定。

为了不影响后续调查,救护人员在行动之前就开会研究过,“要求谁也不许碰那个箭头,因为上面必定会有使用弓箭行凶者的指纹,所以我们没碰那枝箭,拿着它的翅膀把它救了出来。箭被掰断以后,我们也没有摸箭头,石家庄市公安局藁城分局九门乡派出所已经把箭取走了,将会送到相关机构进行鉴定,提取指纹等证据,全力进行侦查。”

28日,高琼告诉记者,救护站的三位兽医研究之后认为,这只白腹鹞休养10多天以后放飞的可能性很大。“我们会综合评估它的飞行能力、捕食能力、伤口愈合等情况,如果符合标准,我们救护站的三个兽医全部签字可以放归自然。”

9天不懈努力,带着长箭艰难飞行的白腹鹞获救了
白腹鹞的伤口已经得到清理和包扎

救护人员这些天还发现,有一只白腹鹞跟它生活在一起,“我们想着尽快让它们团聚。”

连续忙碌了9天,高琼和其他参与救护的工作人员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们这样工作也是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这只白腹鹞确实是让全国各地的很多人牵挂。这个用箭射伤它的人应该已经看到新闻报道了,我相信他绝对睡不着觉。”

即时新闻:9天不懈努力,带着长箭艰难飞行的白腹鹞获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