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哪里人最能喝酒,真不是北方人

你听说过 ” 地域拖油瓶 ” 这个梗吗?

特指数学不及格的黄冈人,没看过升旗的北京人,不会骑马射箭的内蒙人,酒量不行的山东人 ……

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上海外国语大学一位副教授,从山东出差回来后,写了篇文章《山东归来不喝酒》,开头就说 ”
能活着从山东回来,是一件庆幸的事。”

” 能喝 ” 却从不止是山东人的标签,酒是中国文化里无法避开的部分,无数红事白事的酒席上,谈论谁谁谁 ” 能喝
“,是长辈们总会兴致勃勃的话题。

如果比较所有省份的饮酒数据,全国到底哪里人最能喝?

中国男性饮酒率,是女性的三倍

在喝酒这事上,男女生数据差得有点多。

世界银行调查显示,2018 年,中国 15 周岁以上男性,人均纯酒精消费达 10.9L [ 1 ] 。10.9L,差不多相当于 41
瓶飞天茅台,或 116 瓶 82 年拉菲,或 364 公斤茅台冰淇淋的酒精量;如果全喝茅台,一年得 6 万块起步。

女性的酒精平均摄入就少得多,人均一年 3L,不到男性的 1/3。

在中国,会喝酒的妹子也更少。《柳叶刀》数据显示,中国女性饮酒率只有 16%,但男性的饮酒率是 48%,比值达到了
1:3;而全球男女的平均饮酒率差得并不多,分别是 39% 和 25% [ 2 ] 。

南方人和北方人,谁更能喝酒

每人平均一年喝掉 10.9L 酒精,都是哪些省的男生贡献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的全国饮酒率排名表示,最爱喝的,真的是山东男人。超过 65% 的山东汉子 过去一年内有拿起过酒杯 [ 3
] 。

山东妹子就没这么热情了。你拉 100 个山东妹子喝酒 也就 14
个听到会抬下眼皮;这个我朋友可以作证,她每次回家都坐小孩那桌。

男性饮酒率排名第二的是河南汉子。

这个省也属于爸爸很能打,妈妈不太喝的类型。排名第三的选手是江苏,传说这位朋友的酒量也是分裂的,有几个市特别能喝。”
东北虎,西北狼,喝酒喝不过江苏小绵羊 ” 这句话,就在说江苏省徐州人。

云南和海南也藏匿了很多能喝的汉子,在男性饮酒率排名上,这两位占据了全国 TOP4 和 TOP5
的位置。此外,入围全国男性饮酒率前七的,还有广东和北京男人 [ 3 ] 。

有个问题是,经常被调侃 ” 海量 ” 的东三省男生,竟然没一个进前七,难道是因为爱喝的 ” 东北 yin ”
都出远门了?从数据上看,从 2010 年到 2020 年,东三省的人口确实减少了 1100 万 [ 4 ] 。

而靠茅台赚大钱的贵州,男性饮酒率排名也并不靠前。100 个贵州男人,平均只有 55-60
个会喝酒,落后于河北、安徽、福建等省份。

虽然山东男人爱喝,有人一天被救护车接走 4 次 一个月被拉走 35
次。但从男性日均纯酒精摄入量来看,喝得最凶猛的,是西藏、贵州、海南、内蒙古的男人 ,平均每人每天要喝掉约两罐 500ml、酒精含量在
3.5%-4% 的青岛啤酒 [ 3 ] 。

西藏、海南两个省份,属于能喝,但我不说的实力派,在全国喝酒段子里存在感极低。

大概也是因为人实在太少了,两个省的总人口也就是 365 万、1008 万;对比之下,山东和河南,汉子的数量就有 5100 和 4900
多万 [ 6 ] 。老实说,你是不是跟山东、河南的同事组过局,但基本没机会和海南、西藏的朋友拼酒?

不过看完这些数据,我特别想知道,南方人喝不过北方人,到底是哪里传出来的!

这些能喝的省份,喝酒方式也很有辨识度。

你走在青岛的大街上,经常能看到有人拎一个塑料袋,直接从铁皮大桶里接生啤喝;有网友到山东挂职两年,每周干五天工作,每周喝 5
斤白酒。

河南,则拥有传说中全中国最恐怖的酒桌。

在河南吃鱼,吃完一条鱼,要喝 108 杯酒 [ 7 ] ;它还有个 ” 端酒为敬 ” 的习俗 [ 8 ]
,如果主人家在酒桌上端酒敬你,你不一口气喝完,他就站在那儿岿然不动,直到你喝完。

广东人,除了很想知道 ” 广东人不能喝酒 ” 的谣言是谁编的;潮汕人去酒吧,最关心 ” 老板,这里一晚上赚多少?”

而在东北,劝酒的最高境界,用脱口秀演员航哥的话说,眼睛要微闭,语气带挑衅感,就轻轻地问一句:” 你,是不是不能喝了?”

抱歉,酒精的安全剂量是 0

虽然喝酒的朋友们,总拿哪里人更能喝开玩笑,但多少也都知道,酒精的安全剂量,是零。

世界卫生组织称,任何酒精饮料的摄入,都可能增加得癌症的风险 [ 9 ] ;而在全球疾病负担研究的统计里,2019 年,中国有
52.59 万人因为喝酒死亡,这个数字是 1990 年的 1.43 倍,其中 92% 都是男性 [ 10 ] 。

柳叶刀的调查数据也显示,相比很少喝酒的同龄人,每周摄入酒精 100-200g 的人,40 岁时的未来预期寿命少 6
个月,换算一下,总共是 259200 分钟 [ 11 ] 。

也就是说,如果按中国人均预期寿命 78 岁算 [ 12 ] ,今天小半杯红酒下肚,未来的日子,你就少活 18 分钟。

而每天喝掉一杯红酒的人,40 岁时的预期寿命,相比同龄人要减少 1-2 年;每天喝 2 两以上 50 度白酒的人,可能少活 4-5 年
[ 11 ] 。

但少喝两杯甚至戒酒,从来都不容易。

酒精会让饮酒者产生虚假愉悦感。不管是红烧肉就上一瓶威士忌,还是在云南大理旅游时,来上一碗甜米酒,都是成年人在生活无数的理性时刻之外,得到的一个奢侈、感性的空间,一个喘息的契机。

而更多时候,喝不喝,从来不是自己说了算。

世界银行的中国成年人均酒精消费量显示,从 2000 年到 2018 年,中国 15 岁以上人群的人均酒精摄入量,增加了 84% [
13 ] 。

背后一个关键增长因素,是工作应酬中使用酒精饮料的场景,越来越普遍 [ 14 ] 。

灌酒几乎是全中国的特点 并非一省一市的专名。

总有人在茫茫深夜里,为了生计,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它就好像许多成年人的眼泪,只能向下,流进肠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