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暴乱带走百名球迷生命!印尼足球为何那么血腥

有人说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不曾想战火却真的燃烧到了绿茵场上。发生在印尼的一场“东爪哇超级德比”,因为两支死敌球队球迷之间的暴力事件,导致130人死亡,其中甚至包括了2名警察。

印尼足球联赛已经暂停,这不是第一次发生悲剧,甚至不会是最后一次。根据统计数据显示,从1994年到2019年期间,有多达75名球迷死于球场暴力,这一次更是让总数累积超过200人,年均死于足球的人数超过8个。

从2006到2022!东爪哇超级德比的暴力骇人听闻

阿雷马和佩塞巴亚苏拉巴亚,这两支来自东爪哇的死敌球队,他们之间的比赛也被称之为“东爪哇超级德比”。

阿雷马在2007年和2011年出现在过亚冠赛场,佩尔塞巴亚则是更先一步,在2005年亚冠联赛亮相。不过两支球队都是止步预选赛,没能打入小组正赛。

过去的30年里,两支球队只要一碰头就是火星撞地球,早在2006年时,就因为在印尼杯8强战的直面对话,爆发了严重的场外骚乱。

当时在比赛临近结束时,因为主队输球,导致上千名球迷冲入球场,或者是在球场之外焚烧汽车,导致20多人受伤、6人被捕,以及3辆汽车被烧毁,甚至部分建筑物遭遇严重损坏。

最初的时候,两支球队并不是死敌,而是参加Perserikatan和Galatama两个不同的联赛,都有着各自的竞争对手。不过在1994年,当Perserikatan和Galatama合并后,他们的死敌球队解散,支持者分别加入这两支球队,导致了当前的矛盾。

根据1988年达成的联合协议,至今为止依旧禁止两支球队的支持者在体育场见面。不曾想依旧无法阻止暴乱的发生。

相比于16年之前,这一次的暴乱更加可怕。在阿马雷主场2-3不敌佩塞巴亚苏拉巴亚后,数千名不甘心输球的主队球迷冲入球场之内,警方尽管发射催泪瓦斯,反倒是加剧了混乱。

随后的严重踩踏事件,导致大量人员窒息死亡,根据东爪哇警局局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死亡人数当前已经达到127人,其中包括2名警察,更有180人住院接受治疗。

根据印尼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从1994年到2019年的25年时间长度里,印尼因为观看足球比赛所引发的骚动,已经累积导致75名球迷死亡,上千人受伤。

加上这一次127人死亡的暴力事件,累积死于绿茵场的球迷和警察已经超过200人。

在印尼,每支球队都有超过10名的球迷领袖。为了给心爱的球队助威,他们平时需要训练、集合,灌输精神信仰。

拍摄印尼足球暴力纪录片的导演尤素福,在了解了大量的素材后无奈地表示:“每个印尼人都想去看球,当你看到球队的敌人时,你就会控制不住开始打架。”

在印尼,大量的球迷来自低收入人群,以及穆斯林人口。地域跟宗教的因素,加上足球的激情和酒精的刺激(印尼球赛现场不限制酒精的售卖),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进入球场,暴力事件往往难以避免。就算印尼当局在热门球队比赛时,已经安排了荷枪实弹、携带自动武器的警察维持秩序,依旧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

一个又一个的家庭在球场悲剧中破碎,在尤素福的纪录片中,一位痛失亲人的母亲哭诉:“他从来不想去惹麻烦,他只是想看一场足球比赛。”

在印尼联赛中,最著名的死对头还不是来自东爪哇的这两家,而是佩西加雅加达和万隆,他们的对话也被称之为老印尼国家德比战或者超级比赛。

1933年佩西加雅加达击败万隆,赢下了业余联赛的冠军,两队之间的仇恨种子就是当时埋下,过去差不多90年间,就没停止过纷争。

印尼联赛或许在外人看来没那么有名,但是对当地人却是极为重要的事情。这里甚至不缺乏传奇巨星的名字,从阿根廷传奇前锋马里奥-肯佩斯到切尔西中场埃辛,再到卡尔顿-科尔,都在这里留下过自己的印记。

在1978年帮助阿根廷赢得大力神杯和世界杯金球奖、金靴奖后,肯佩斯在1993年来到印尼,18次出场打入12球。

除此之外,还有像埃里克-杰姆巴、迪迪埃-佐科拉、马尔科-莫塔、穆罕默德-西索科、李-亨德里、马库斯-本特、彼得-奥登文杰等曾经出现在欧洲五大联赛的名字。

更为传奇的是喀麦隆和非洲足球的杰出代表罗杰-米拉(著名的米拉大叔),曾经在42岁时来到印尼联赛,踢了2个赛季一共35场比赛,留下41个进球的传说。

这里的人们为了足球疯狂,他们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却也在不知不觉之中陷入到暴力的泥潭。

印尼因为足球带来了取之不尽的激情,却也因此衍生出了带来悲剧的暴力和让人胆寒的极端危险。

结束语:

很多时候,悲剧就是藏在美丽的背后。挖掘球迷的激情是好事,但将他们的热血转变为暴力,就背离了足球运动的初衷。

真正导致问题的原因不是足球,而是背后的酒精、地域和宗教矛盾。如果印尼人不能解决这些问题,下一次可能还会有更可怕的事情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