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份震惊法国的“乱伦报告” 真相如此恐怖

“我讨厌的两个词就是爱和家庭。我不想生孩子,不想有亲密(家庭)关系”。法国女演员马西埃罗(Corinne
Masiero)最近在纪录片《乱伦,倾诉和倾听》(Inceste,le dire et
l’entendre)中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示意图)

  少女伤痕累累,向看护者吐露心声

2022年夏天,16岁的法国少女步履沉重地走进医院,被发现伤痕累累,原因竟是自残……细心的医护人员察觉到了少女的心事重重,最后少女向医护人员吐露心声,说出了一个人神共愤的悲惨事件。

少女70岁的爷爷,竟然在长时间内性侵自己的三个孙女,最小的女孩才只有7岁。

检察官9月27日宣布,卢瓦尔河省Roanne镇一名70多岁男子因涉嫌强奸和性侵三个孙女被警察拘留。医学检查发现,强奸行为对三名现年7至16岁的受害者其中一人造成了妇科后遗症。

这起乱伦强奸始于2013年,一直持续到2022年。

调查发现事发于祖父母家中,三个孙女是他们的父母托付给祖父母照看的。老人承认“触摸”了她们,但否认强奸。

目前这位70岁的“禽兽”老人的监护权被解除,处于司法监控中。

然而,根据INED和Ipsos(益普索)的两份调查报告,有670万法国人称曾是乱伦的受害者。

法国乱伦及针对儿童性暴力独立调查委员会(Ciivise)近日也表示:

法国每年有16万名未成年人遭受性暴力。其中,22%以上儿童性侵案凶手是亲戚;51%以上来自亲生父母的乱伦行为;30%以上受害儿童亲眼目睹兄弟姐妹惨遭毒手……

一时间,法国社会再次聚焦“乱伦”话题。

  小女孩受性暴力影响更大

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到性暴力的影响。

Ipsos报告指出,在670万名受害者中,78%是女性;法国每年约有13万女孩、3.5万男孩遭性侵,受害者平均年龄为10岁。

INED还注意到,女性的性暴力发生率远远高于男性,而且是在其一生中,“在所有情况下和所有年龄段”有可能发生。同样,小女孩比小男孩更容易受到家庭暴力的影响,无论其社会背景如何。相反,男性在儿童或青少年时期是更多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超过4%的女性说她们在家庭和亲近的圈子里受到过性虐待,男性只有数据为1%;1.5%的女孩曾被强奸或试图被强奸,而男孩的比例为0.3%。

  96%的乱伦案件由男性实施

INED的研究还指出,在96%至98%的案件中,乱伦的肇事者主要是男性,“男性亲属(父亲、兄弟、叔叔、祖父、其他男性亲属、继父等)或与家庭关系密切的人几乎代表了所有的性暴力实施者”。

去年10月,Ciivise曾表示,针对父亲性虐待子女的指控经常被置之不理。

Ciivise表示,去年成立之初的7个月中,他们收到了数百份来自绝望母亲的邮件,倾诉自己的孩子被其父亲虐待。

但这些声音并没有被重视,而是被怀疑操纵孩子损害父亲的名誉——尤其是针对正在分居的配偶。“许多妈妈面临两难选择:遵从法律,就只能让孩子与涉嫌乱伦的父亲共度时光;保护自己的孩子,就需要冒着被起诉的风险。”

受害人成年后仍深受困扰

今年9月21日,Ciivise根据一年内收到的16414份证词,发布报告称,童年时期的性暴力受害者在成年后将遭受创伤性后果,包括性欲减退、拒绝生育、吸食毒品、厌食症等。

Ciivise联合主席、法官爱德华·杜兰德(Edouard
Durand)说:“这些电子邮件明显流露着痛苦,这是一种极端而持久的痛苦。不是回忆过去的痛苦,而是一直持续到今天的痛苦”。

“我的生命在八岁时就结束了”:在童年遭受过性暴力的人在成年后“几乎全部”继续遭受着创伤性后果——夫妻关系、同子女关系、性行为……其中四成女性遭受阴道痉挛导致的性交疼痛,近三分之一的男性患有勃起功能障碍,十分之三的受害者提到性欲或性生活缺失。

报告中一位女性说:“我花费了大量时间恢复正常性生活,大概二十年的时间里我患有阴道痉挛”。许多受害者因此拒绝成为母亲,或者害怕自己的孩子遭受性暴力。

大多数受害人逐渐走向不良行为:饮食失调、吸毒、具有攻击性、自杀……

其中,半数女性患有厌食症、贪食症等饮食障碍症;四成男性有酗酒、吸毒等成瘾问题。一位受害者说:“我用酒精或大麻来麻痹自己,不是为了消遣、快乐,只是为了避免做梦,因为我的梦基本上都是噩梦。”

Ciivise呼吁当局实施一系列“紧急措施”,包括保证和报销受害者心理创伤的专业医护,目前这种治疗很难获得且价格昂贵。

法国重拳出击

政府9月21日宣布了打击针对未成年人性暴力的措施。

Ciivise在同一天发布了上述关于性暴力对儿童的创伤性后果的报告,并宣布向议会提交立法修正案,在父母对子女进行乱伦性暴力被定罪后,取消其作为父母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法庭不会公布具体原因,而是宣布“出于特殊原因”。

应Ciivise的要求,政府还将在2023年初发起“打击针对儿童性暴力全国大型运动”,而上一次类似运动是在2002年。

此外,政府还将建立一个“为揭露儿童性暴力的专业人士提供建议和支持的机构”。在司法层面,政府还希望在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加强“对儿童的支持……在父母不称职的情况下,通过受害者支持协会和临时行政人员进行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