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天摆摊几小时,日收入过千元!有人把工作都辞了….

后备厢摆摊

一度成为今年最热门的生意之一

很多人被网络上“日入过千”的说法吸引,觉得一天摆摊几小时,轻轻松松补贴家用。市集中也不乏豪车摊主,价值上百万元的车子,都打开后备厢,用来卖30元一捧的鲜花,或10元一碗的凉粉。也就是近几年,在长三角,后备厢市集遍地开花,成为一种文化潮流。对摊主而言,后备厢摆摊,是极具烟火气的,也是难得的一种生活体验。

不过,抛开热闹的氛围,部分摊主无证经营,食品安全、产品质量等都难以保障。不仅如此,违规占道、垃圾遍地等城市管理问题也日益显露。不少人因为失望大于期望,匆匆收摊退场。

有人认为,因为种种制约,后备厢市集只能昙花一现。也许不必如此悲观。后备厢经济起初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个体经济的韧性;后来如同一个筛子,大浪淘沙,留下宝贵经验和真正值得延续的价值。

“五马渡出来的”

后备厢市集有过辉煌的时候——晚上出摊4小时,收入过千元;一周出摊仅3个晚上,月入过万元,这些看似天方夜谭的故事,在后备厢市集里,都在真实上演着。

今年3月,南京长江边的五马渡风景区,沿途多出来不少汽车商铺。摊主们敞着自家车子的后备厢,车前放了招牌,像是夜市,装扮和品类又更加新颖有趣。有人用无人机航拍记录这一场景——那里位于幕府山北麓,比邻滚滚长江,笔直宽阔的大道两边,摊铺如点点萤火……这段极具烟火气的视频在南京火速“出圈”,在很多人心里种下摆摊的种子。

任晓青平时工作压力大,决定下班后出摊卖咖啡。最开始,她摆摊不想挣钱,只为了放松。出圈的后备厢市集视频中,车队已有30多辆车出摊,任晓青找到车队队长,打了招呼,顺利加入。“一开始很不适应,觉得摆摊卖东西好奇怪,还得吆喝。”任晓青说,她决定埋头先做咖啡,一壶出两到三杯咖啡,起码等9分钟。没想到,如此慢节奏的摊位前,排队的人竟越来越多。此后,她多次跟着车队出摊,生意最好的一个晚上,任晓青的营业额将近2000元。

对于后备厢市集而言,手磨咖啡还不算最合适的品类。手打柠檬茶的摊位上,每晚能用两大桶茶底;卖烤淀粉肠的摊主,一天要准备几大箱香肠;卖鲜榨橙汁的后备厢旁,堆起小山一样的橙子废料。即便是最简单、最便宜的小吃,每天也能卖出两三千元。

周周在南京有一家自己的花艺工作室,觉得后备厢市集的形式新奇,想着出来交交朋友,顺带着扩展生意。摊主们曾约着去一个摩托车俱乐部出摊,那地方有些荒凉,很大的厂房中间有一片空地,早已混熟的摊主围成一个圈,调整好车子位置,便坐着闲聊,“位置太偏了,我根本不指望有人来。”让周周没想到的是,那天来了很多人,她准备的货根本不够卖。

与此同时,五马渡市集的“复制版”开始在南京遍地开花。有经验、有资源的摊主开始自发跟商场、公园或风景区一类的休闲场地对接洽谈,敲定场地后,再招募后备厢摊主,并各自有了一些固定追随者,车队由原先五马渡的一个,很快发展成十几个。任晓青和周周都“自立门户”,由摊主成为车队队长。

同时,场地方也嗅到商机,主动给后备厢市集提供场地,以此吸引更大人流量,在一些答谢会、车展等商业活动中,每位摊主还能得到几百元的出摊补贴。

急转直下

后备厢市集又火了1个月。6月之后,南京后备厢市集似乎出现“危机”。

危机首先出现在大本营五马渡。随着规模扩大,那里摆摊的车辆逐渐占据整条马路,收摊后垃圾遍地,“野生”的后备厢市集有些失控了。从4月起,负责城市管理的执法人员在五马渡蹲守了半个月。紧邻的达摩古洞风景区伸出橄榄枝,五马渡市集从马路边上移到了景区里面,却不复以往那般热闹。

周周形容,有一段时间的南京,几乎每个商场前面的空地上,一到周末,都是规模不等的后备厢市集。与之同步,后备厢摊主不再稀缺,任晓青组建的“南京大肉车队”,最开始一共十多辆车,后来扩张到近2000辆。商场或公园依旧愿意给后备厢市集提供场地,不过,加入的摊主每次出摊需要交50元到100元不等的管理费,最火爆的场地管理费达到300元。有些车队队长也在招募摊主时,收取一定费用。这些于摊主而言,都是额外成本。

后备厢市集几乎都在户外。今年夏天连日高温,消磨了很多人的热情。有段时间天气太热,花朵娇嫩,实在扛不住,周周改行,卖了两个月的手压果汁。还有卖钵钵鸡的摊主,在后备厢前面支了张桌子,一个个盛了蘸料和食材的盆子摆在上面,突如其来一阵大雨,来不及收回,都不能吃了;卖毛线钩织的摊主,把自己在家里做好的手工小玩意摆出来,下一阵雨、刮一阵风,发卡、耳饰等重量轻,掉进水里,都不能卖了;卖手打柠檬茶的摊主,柠檬的香味和汁水都靠大力气才能摇出来,每天都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再湿。

曾经“日入千元”的摊主们,也挣不到钱了。七夕节那天,周周到一个电影小镇里出摊卖花,只有周边居民带着小朋友随意逛逛,没有节日活动,氛围也不到位,鲜花只卖出寥寥几朵。记者采访那天,小雨下得淅淅沥沥,守了一晚上摊位,只有一个小姑娘买了两束花。周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冷清,生意不好几乎成了常态。

“一两个月没挣到钱,劝退很多人。”周周说,到夏天结束的时候,车队陆续解散,摊主陆续退场。各个车队群里都在转让设备,“一个卖烤生蚝的摊主,刚开始赚到了钱,很‘上头’,把工作都辞了,后来,又不得不重新找工作。”任晓青听说,南京的第一辆咖啡车,最受欢迎的时候,出场价每天1500元,现在已经不再出摊,甚至连车都要卖掉。

网红效应

大家反思,最初后备厢市集之所以能挣钱,得益于“网红效应”。

今年4月底,马克也动了心思,想用后备厢出摊,卖手打柠檬茶。出摊前,他仔细研究过社交平台上其他摊主的设备,设计了自己的后备厢摊位。每次出摊,马克都是穿显眼的花衬衫,“让大家记住我,买柠檬茶就要买穿花衬衫的。”马克说。

在后备厢市集,要想出彩,凑齐“网红”要素可能比产品质量更重要。

马克第一次出摊是5月1日,附近有一家网红咖啡店,自带流量。虽然做足了准备,一到现场,他还是觉得“被‘卷’了”。有人把整个车喷漆,画上醒目的卡通人物;豪车和摆摊之间的反差是天然的流量密码,开几百万元的跑车卖香水小样、卖日料、卖冰粉,都赚足了眼球……几乎每个后备厢都打出了个性化、网红化标签。

开社交账号,线上给自家摊位引流,也是各位摊主一开始便准备好的“套路”。马克开通了账号,由专门的摄影师给他拍摄“出摊照”,构图、光影和照片中出现的元素,都讲究氛围感。照片发到网上,暗示大家前去打卡拍照。有时他也发信息类的内容,传授后来者做柠檬茶要准备哪些材料,后备厢怎么装饰更能出片,哪里摆摊人流量更大,很多人会在底下评论:“明天在哪里摆?”“可以线上预订吗?”不忙的时候,马克会在摊位前架一个三脚架,从打开后备厢准备摆摊到收摊回家,全程直播。其间他会与观众互动聊天,接着加联系方式,观众加入顾客群,一切水到渠成。

任晓青也深谙其道,之前摆摊卖咖啡时,她便推出“输液咖啡”等新奇产品,还在摊位旁放了3D打印机,好奇的参观者蜂拥而至。现在,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旁边、紧邻南京护城河的马路边,是任晓青车队常规的出摊场地。为了给车队引流,任晓青特意出资邀请了一位收藏家,到市集现场展示他的藏品,都是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物件;她还请来了一支乐队,在现场驻唱。

不过这段时间,效果不尽如人意。任晓青在社交平台上开了直播,对着镜头讲了一晚上,同时在线人数最多不过20人;线下同样冷清,不少摊主摆了一晚上,没等来开张,却草草收场。“网红效应”难道失效了?

新的出路

“我们这些车队队长碰到了就聊,如果不做出改变,恐怕以后再也挣不到钱了。”周周说。随着多个后备厢市集开张、大量后备厢店铺涌入,神秘感消失,消费者不再觉得新鲜。失去了形式上的独特性,人们开始关注后备厢市集所售卖商品本身的品质。

“网红”光环褪去,“就是普通小吃”“价格高、口味平平、赚快钱”“后备厢不过如此”等评价不断冒出来。摊主们大多为了摆摊,仓促上岗,单价10—20元的冰粉、提拉米苏、柠檬茶、钵仔糕等成为最佳选择,制作门槛不高,网上搞到配方就能做,但未经市场打磨,口感和味道很难出特色。任晓青描述,有时候后备厢市集30辆车,一半都在卖柠檬茶,几乎成了水吧一条街。

更“致命”的是,人们对后备厢卖货的信任度比实体店差了一大截。产品是否安全?质量是否过关?是否有相应的经营许可、卫生许可?记者跟多位车队队长了解到,在实际操作中,因为尚未出台明确规定,对于暂时没有固定门店的摊主,以提前申报、随时检查、监督改进的方式进行管理。“可食品安全万一出了问题,消费者投诉无门,对整个后备厢市集的声誉影响也不好。”任晓青说。

长久以来,网红业态的速朽,都脱不开内容同质化和管理规范不到位。同样的困境也在后备厢市集里上演着。多方呼吁下,今年9月,南京市商务局、市场监管局、城管局、文旅局、公安局、卫健委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鼓励支持南京市汽车后备厢文化市集健康有序发展若干措施(试行)》,推出8条政策措施,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明确,要打造健康、低碳、创新、为民的汽车后备厢文化市集。

已经有人在探索后备厢市集新的出路了。比如,任晓青开始尝试车队统一收银——原先卖小吃的摊位费每天50元,卖文创产品的10元;改为统一收银后,当日营收250元以下的不收钱,250元以上的部分收取20%作为摊位费。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想收集各个摊位的每日卖货数据,“以后用数据说话,什么样的场地适合什么样的商户。”任晓青对于车队的最终定位是创业平台,在后备厢市集这一新型消费场景中,把优质摊主留下,引导开店,或者发展品牌。

这个国庆假期,后备厢市集已经在和新业态结合,孵化出更多商业可能。比如,大肉车队和大报恩寺遗址公园联动,摊位上能买到打折景区门票,实现新潮流量和旅游经济的巧妙结合;大肉车队还去到了社区,成为露天电影等活动的配套环节,带给市民更丰富的体验。再比如,南京各个商业综合体前的市集上,除了后备厢摊位,还有即兴喜剧、异国文化展、音乐现场等层出不穷的活动,新奇又充满趣味。

后备厢市集正在慢慢迭代升级。多样化的可能,也许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