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报告透露:中领馆向百人会施压 白宫:最新情报显示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 时政

美副国安顾问:最新情报显示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与多名政客举行视像会议时表示,有关中共肺炎源头「最可信」的说法,是病毒从中国一个实验室漏出(escape)。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博明是白宫少有的中国专家,懂流利普通话,他上星期与全球多名政界人士举行Zoom会议,称最新情报显示中共病毒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漏出,而研究所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大约11哩。

博明是总统川普推崇的副国安顾问,他在会上明言「愈来愈多证据表明,该实验室很可能是最可信的病毒源头」,至于病原体则可能是「泄漏或意外漏出」,并指北京的当权派也曾公开驳回武汉海鲜市场是病毒源头的说法。博明更向这些政客透露,即便中共领导人现在公开承认中共病毒源自武汉海鲜市场,有关说法都是假的。

胡佛报告透露:中领馆向百人会施压

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两个多月前报导指,他们识别出大约600个与中共影响力活动有关的美国团体,其中近30年前由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协助成立、总部设于纽约的华人精英组织百人会(C100),是与中共统战系统有关的组织之一。为此百人会发表声明,称这些推断完全不实。

这不是百人会第一次被指与中共统战的关联。2018年11月胡佛研究所在一份名为“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的报告中称,中共正在全面渗透美国各个领域,文中提到:“中国政府认为海外华人并非外国国民,而是‘华侨同胞’,仍应该效忠自己的母国,共同实现中国梦。”统战机构通过诱导及鼓励的方式让海外华人支持中共利益,在美华人应该了解这一新的形态。

在这份报告的备注中,点名提到“百人会”前副会长顾屏山。其中写道:“中国大使馆通过百人会将目标对准了杰出华裔美国人,百人会成员表示,中国领事馆向百人会成员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他们遵守党的路线。一些著名的百人会成员公开支持中国共产党的目标,其中一个就是顾屏山,他是百人会的资深会员,同时还是总部设在北京的中华海外联谊会海外理事。”

不止于此,《大纪元》记者发现,顾屏山是“中美聚焦”网的专栏作家,“中美聚焦”网(China-US Focus)是由董建华的中美交流基金会于2011年所创立,该网站标榜中立客观,但中美交流基金会已在美国注册为“中国代理人”,公开其资金用途,例如在2016年曾支付984,544美元接触大学、智库和媒体,请他们为“中美聚焦”网站写文章,并赞助12家媒体主管与5名国会成员参访中国。

百人会应该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胡佛研究所在同一份报告中说,近来由百位知名华裔美人组成的委员会,开始辩论是否禁止成员,接受与中共官方关系密切统战组织所授予的职位,就是一个正面的征兆。

目前,在百人会网站上已经找不到顾屏山的资料,他从百人会的会员名单上消失了。但是百人会仍然有多名成员,拥有中共官方关系密切统战组织所授予的职位,如海外联谊会理事,中共智库的职务。这些接受中共荣誉职位的,他们的主要生意大都在大陆。

大马菜馆贴毛泽东墙纸被举报 店主被警方带走

据大马的《中国报》1月3日报导,马来西亚槟城警方接到网民举报,2日对武吉丁雅某商业区的中国湖南菜分店展开取缔行动。警方检查餐厅时,发现店内张贴印有已故中国共产党领袖的墙纸,墙纸约7.64米长、2.13米高。

警方当场没收了一张毛泽东穿共产党军制服装的漫画、多张涉及中共军人的漫画,及印有中国共产党领袖肖像的4个小杯。该分店23岁华人经理也被带回警局协助调查。

餐厅事后在Facebook发文称,餐厅在疫情期间休业,后来被警方指墙纸有问题,接着当天又被传出现确诊病例。店主指,开店4年一直安然无恙,不明白如今为何出事了。

当地传媒称,警方最近接获两间湖南餐厅“宣扬共产主义”投诉后,已撕掉两间店的墙纸,同时传召5名店员录取口供。而店主因中共病毒风险而居家隔离14天,至今仍未落口供。

两间餐厅分别在2016年和2018年开始营业,墙纸也在店内分别贴了4年和2年。餐厅老板是马来西亚华人(41岁)与他的中国籍妻子共同经营。

任人鱼肉 前首富王健林堕落之路 马云会否重蹈?

1月4日凌晨,香港苹果日报刊登特稿文章《同样失言闯祸 前首富王健林堕落之路马云会否重蹈?》,称马云失言指中国没有金融系统,触动中共神经,累及蚂蚁集团上市触礁,并对阿里展开一连串反垄断调查(见表),属2020年其中一件重大黑天鹅事件。不少评论均以中国前首富王健林堕落之路来比喻马云,因与中共领导人经济理念不同而被”惩治”,身家事业均遭受重创。

王健林是万达集团董事长,于2015年首次超越李嘉诚成为全球华人首富,并三度登上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宝座,风头一时无两。他于2012年起大举收购海外资产,据内媒统计,至2017年5年间的海外投资金额高达2,500亿元人币,类别遍及体育、娱乐、地产。

随着身家水涨船高,他在公开场合豪言:”我自己的钱,爱往哪投别人还管不着!”及”万达进入的行业,无论国企央企,都没机会做老大”,皆触动中央神经。

在2017年大陆盯上万达,当时中银监(现称中银保监)主动要求银行排查万达的授信和风险,并发佈新指引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及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导致万达旗下六个境外项目融资遭严格管控,更有官媒相继质疑万达”走资”,国内流传各大银行暂停向万达的境外投资项目发放贷款。

在武汉肺炎下,万达至今仍面对沉重债务,除了国内本身商业地产大受打击,网购渗透率提升后;旗下收购的美国最大连锁影院AMC,受疫情影响屡传破产,有传王健林最高峰债务达到4,000亿人民币,万达电影上半年更录得淨亏损15亿人民币,製作部几近停产。

其财富亦大幅缩水,在2017年胡润榜百富榜,身家缩水600亿至1,550亿,跌至第5名,今年财富进一步缩水100亿至1,100亿,由去年的第9位跌至第30位。

究竟纯粹意气风发失言的马云,会否重蹈被视为”走资派”王健林覆辙?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马云早年已加入共产党,去年更辞任阿里董事会主席,而据报马云上月甚至提出将蚂蚁集团部份业务上缴中央,但中央依然对他不放心,继续立案调查阿里巴巴,估计中央背后还有其他考虑,例如忧虑马云或与其他政界人士有联繫,故中央有意重挫马云,以确保他不能与其他政界人士串连。

被问到马云可以採取甚么补救措施时,刘锐绍表示,既然中央选择公开採取法律行动,相信阿里的涉嫌垄断行为定会入罪,只是程度轻重之别。他说,现时外界无从推断官方和马云讨论的条件,但估计中央已向马云提出多项要求,要视乎马云愿意作多大的让步、妥协,惟他指马云基本上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形容是”任人鱼肉”。

李文报道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