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去年对武汉戒严令为什么没有发出?

新冠病毒疫情在湖北武汉爆发后,湖北、武汉两地的主官先后下台。有消息说,湖北前书记蒋超良和武汉前书记马国强已被中共内部宣布了党内处分。消息还说,习近平当时曾想对湖北和武汉的发布“戒严令”,但最终没有发布。

2020年2月,蒋超良、马国强被批隐瞒疫情及抗疫不力被免职。之后,两人行踪成迷。但到现在两人没有受到开除党籍以及留党查看的处分。

海外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高新7月9日的分析文章认为,因为在位的中共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被开除党籍处分并被清除出中央委员会,都是在某次中央全会上进行并对外公开宣布的。从程序上讲,无法对外保密。

文章引述湖北省委人士的消息透露,日前由湖北省委副书记兼省长位置上黯然下台、到全国政协去等待退休的王晓东,虽然没有在去年2月和蒋超良及马国强一同下台,但当时他们三人都被内部宣布了处以党内的警告处分和严重警告处分。

文章认为,虽然蒋超良下台之后已完全没有可能被安排在党内提升,或者被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如全国政协副主席,但既然已经被免去原来的职务,再被安排任何一个同级别的新任职务也还是需要一个为时至少一年半的“沉寂”期。马国强也是一样。

文章引述消息说,就在武汉疫情失控的最初一段时间里,一度保持沉默的习近平其实也不是整天围着中南海游泳池转圈,而是几次招见王沪宁、栗战书、许其亮、张又侠等人,问计发布戒严令的可行性。

文章表示,当时习近平政权从中央部委和地方百官中,选中了都是职业警察出身的应勇和王忠林前往接掌危机中的湖北省委和武汉市委,主要考虑因素就是在决定暂时不直接公开宣布实施“戒严令”的前提下,在当地实施“没有戒严令”但事实上比“实施戒严令”还严酷的控制手段。

2020年2月13日,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出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出任武汉市委书记。当时舆论认为,应勇曾长期在浙江政法委任职,料将对湖北采取强硬手段治理。

中共病毒2019年底爆发后,中共从上到下各级政府隐瞒真相,中央和地方政府互相甩锅。直到2020年1月20日,中共工程院院士锺南山才首度承认病毒会“人传人”,当时疫情已完全失控。

2020年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中共央视采访,公开把隐瞒疫情的锅甩向“中央”,他称没在早些时候对公众公布疫情,是因为没有得到中央的授权。今年1月,周先旺转任闲职任湖北省政协副主席。

2020年2月6日,曾率先发布武汉疫情信息而遭当局“训诫”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被称为“吹哨人”的李文亮去世,激起了大陆民众的怒火。

2020年2月15日,中共党媒《求是》全文刊出习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强调习近平在1月7日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时就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等。

当时时政评论员夏小强曾评论认为,《求是》杂志文章是对“甩锅派”的回应,也是习近平强硬的“甩锅”动作。但习“甩锅”并不仅仅是表示一种姿态就完事,也预示著中共内部面临着一场激烈的政治整肃风暴。

夏小强表示,此次疫情对中共体制造成巨大的冲击,是中共执政以来所面临的最严重的一次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