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被绑当8年性奴细节令人震惊:绑匪行为不一般

2006年8月23日。

一个女孩的尖叫,惊醒了安静的斯特拉斯霍夫。

女孩从一个私人花园冲出。

瘦到皮包骨的身体,几乎支撑不了她的叫喊。

她逃进一个女人家里。

用尽全力嘶吼:“救我……我是娜塔莎·卡姆普什……”

女人惊吓。

心想,这是哪来的疯子?

于是报了警。

警方来了之后,女孩想抓住了救命稻草。

她反复低吼:“我叫娜塔莎·卡姆普什,我8年前被绑架了……我还活着……”

其中一名警员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一紧。

“你叫什么名字?”

“娜塔莎·卡姆普什。”

警员随即联系了总部,调遣了更多警力过来。

和警方一起来的,还有一众媒体。

看到闪光灯,女孩像见鬼似的,随即要求头盖毛毯。

她多年未见那么多人。

更不愿以如此不堪的面目,回到众人视野。

至此,笼罩了斯特拉斯霍夫这座小村庄8年的离奇失踪案,终于告破。

数日后。

警方公布了娜塔莎·卡姆普什绑架案的详情。

8年6个月的坚持。

3096天的痛苦折磨。

还有娜塔莎死里逃生的英勇。

她为何被绑架?

又如何活着回来?

面对镜头,娜塔莎一遍遍回忆,此生最不愿想起的经历。

“我妈妈总说,永远不要在争吵后离开。因为我们间的一个人,可能就会出事,我们将永远见不到对方。”

纪录片《一生的故事》里,娜塔莎说。

娜塔莎妈妈一语成箴。

那是1998年3月2日早上,娜塔莎第一次独自上学。

妈妈原本要陪她去。

但因为前一晚,她和父亲去了酒吧。母亲得知后,和她大吵了一架。

当时,娜塔莎父母刚离婚。

娜塔莎作为两个大人的夹心,生活很压抑。

她希望尽快独立。

那天独自上学,是她第一次尝试。

娜塔莎的学校离家并不远。

娜塔莎妈妈在阳台,看着女儿渐行渐远。

她没有跟着去。

后来,这成了她人生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娜塔莎走到拐角处,选择了一条平时并不常走的路线。

她想要叛逆。

走了没有几步,路边停靠的一辆白色箱车里,下来了一个中年男人。

男人中等身材,样貌普通。

他一直盯着娜塔莎看,还露出了微笑。

娜塔莎内心是慌张的。

她觉察到不对劲,但身体还是机械地往前走着。

一步

两步

……

差不多走到男人身旁时,男人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然后抱起往车里丢。

“啪——”

娜塔莎来不及反应,车门就关了。

她想要尖叫。

却发现因为太过恐惧,声音压在喉咙,根本发不出来。

“我被绑架了。”

回过神来后,娜塔莎确认了眼下的情况。

“求求你放了我……”

娜塔莎在车里,用极小的声音对绑匪说道。

“如果想活命,我劝你闭嘴。”

绑匪声音有些颤抖,头也没回说了一句。

那段时间里,维也纳经常出现小孩被绑架、被侵犯,乃至被残忍杀害的案件。

娜塔莎很爱看这类节目。

也因此获知了一些与绑匪周旋,自我求助的方法。

“你叫什么名字?”

娜塔莎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绑匪再次叫她闭嘴。

计划失败,她便一路紧紧盯着窗外景色。

她希望铭记任何有效路标,万一有机会向别人求救,便能知道她被困在哪。

很快,车停了。

下车前,绑匪用毛毯包裹着娜塔莎。

然后像扛货物一样,把她扛起走了起来。

娜塔莎使劲听。

但只听到绑匪走路时,鞋子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

重见天日时,

她已经在一个隔间里。

隔间特别小,却挤满了生活必需的设备。

当时,娜塔莎并不知道。

她其实身处在一个仅有5.5平方米的地窖。

这个地窖藏在绑匪车库内。

被2个保险柜式的大门锁住,入口处还压着一个沉重的柜子和车胎。

每次进入,绑匪起码要花1个小时。

她不可能出逃。

而且,一旦绑匪不来了,她就只能死在里面。

被绑架那年,娜塔莎只有10岁。

她没有尖叫。

也没有肆意激怒绑匪。

法制节目拯救了娜塔莎,却没来得及教她如何逃出生天。

她成了笼中鸟。

困在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的地窖内。

整整8年6个月。

娜塔莎和普通人质很不同。

成功逃脱后,她不仅没有控诉绑匪。

还认为绑匪不是一个绝对恶人。

很多心理专家认为,娜塔莎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俗称:人质情结。

起初,我也是抱着研究的心态,找到这个案件的。

但当我找到娜塔莎的自传。

通过她的眼,走近那段鲜为人知的囚禁生活,我才逐渐理解她的感受。

被囚禁的日子里,娜塔莎的生活是分裂的。

绑匪时而对她极其粗暴。

抢走了她的书包。

烧掉了她的鞋子。

扒走了她的外衣。

在地窖里,娜塔莎只被允许穿着白色的内衣、内裤。

与囚禁前相关的一切,都被剥夺了。

但偶尔,绑匪又对她看似百依百顺。

给她买零食。

给她读故事。

几乎到了有求必应的状态。

在娜塔莎的认知里,绑匪必定是大恶人。

只会伤害她。

但她除了被囚禁,也没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

绑匪究竟想要什么?

她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成功逃脱几年后,娜塔莎才终于想通。

绑匪并不为钱。

而是想要一个完全属于他的女人。

被囚禁的时间里,绑匪做的每一件事都带着目的。

只是,当时娜塔莎太小。

压根无法察觉、理解其中的含义。

被囚禁了大概一周后,绑匪就进行了第一步。

在地窖安装了一个定时器。

定时什么?

电灯。

这几乎要了娜塔莎的命!

在黑暗潮湿的地窖里,电灯是她唯一的安全感。

她的情绪就这样被悄然操控。

灯亮时,她会很开心。

灯灭后,她会很沮丧。

在「灯控事件」大概一个月后,绑匪又在地窖里安装了第二个装置。

对讲机。

绑匪冠冕堂皇:“这样你有事就能及时联系到我。”

娜塔莎欢天喜地。

甚至还对绑匪产生了感激。

谁知,等待她的却是另一场可怕的噩梦。

对讲机总是在响。

但不是因为她的需求。

而是绑匪在不停念叨着:“服从我……服从我……”

起初只是固定时间。

后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念。

很多人可能觉得可笑,就凭一句话就能操控人心?

绑匪当然也知道。

所以,他还做了最关键的一步。

控制饮食。

这是极其残忍的。

一个人只要有求生意志,身体就会发出进食的潜意识指令。

饥饿足以令人丧失心性。

饿能使人顺从。

起初,娜塔莎一直在对抗。

绑匪没有骂,没有打,只是不再在对讲机说话,也不再送食物到地窖。

不久后,娜塔莎便走向崩溃。

她开始对着对讲机撒娇。

“娜塔莎真的想要些东西吃,求求你了……”

对讲机还是没动静。

她渐渐失去耐性,变得狂躁。

“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吃的,任何东西都可以!”

实验心理学里,有一个关于单独囚禁的测试。

证实一个人长期被单独囚禁,会产生强烈的不良反应。

认知失调。

思维扭曲。

精神崩溃。

绑匪=生的希望。

这才是娜塔莎面临的真实境况。

短短几个月,娜塔莎已经变得“顺从”。

她学会察言观色。

绑匪脸色、语气的细微变化,她都能给出准确的反应。

但这不是绑匪想要的。

他不要假好意。

而是要娜塔莎真的爱上他。

为了达到这个最终目的,绑匪下了很多功夫。

1、制造假想敌。

早在绑架时,娜塔莎就有一个错觉。

绑匪背后有庞大的集团支撑。

因为,在回绑匪家途中,他们曾有过这样一次对话。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呢?”

“我也不想的,只要把你给了他们,这件事就与我无关了。”

到了后来,绑匪甚至假装无辜。

“我不想绑架你的,我也是被控制了。不这样做,我就会被杀死。”

8年多时间里。

娜塔莎一直陷在憎恨和同情的矛盾中。

一方面,她认为敌人是绑匪。

另一方面,她又认为自己和绑匪还有一个更大的敌人,他们其实是同伴。

2、错误归因。

此前,我在分析PUA套路时,曾说过一个经典的招数。

就是“都怪你”。

这一招,绑匪也用得非常6。

他和娜塔莎约法三章,只要她乖就能满足她一个愿望。

但「乖」的标准全掌握在绑匪手中。

小时候,绑匪喜欢和娜塔莎玩游戏。

其中最爱的是角色扮演。

绑匪是老师。

娜塔莎是学生。

绑匪会有模有样地教授知识。

然后出试卷。

起初,娜塔莎做得很用心。

希望得到奖励。

结果,不管她怎么做,得到的都是0分。

多年后,娜塔莎回忆起这件事,才发现绑匪压根不是想和她玩。

绑匪的目的,只是为了征服。

“他享受用红笔画X的感觉,因为可以打击我的自尊、否认我的人生。”

进入青春期后,娜塔莎叛逆的个性更加显现。

绑匪采取的手段也变得简单粗暴。

稍不顺心,直接剃光头。

惩罚变本加厉。

但最可怕的,是人格侮辱。

随着年纪增长,娜塔莎也开始发育,有了少女的特征。

此时,绑匪又想到了新花招。

裸体行走。

每次只要娜塔莎不顺从,或者表现出悲伤的情绪,绑匪就要她脱光衣服。

几年下来,娜塔莎已经毫无尊严。

只要绑匪一声令下,她就会麻木地脱光。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3、瓦解信念。

娜塔莎虽然很聪明,但被囚禁时只有10岁。

她的情感必然是外放的。

被囚禁初期,她和绑匪最大的分歧点在「想家」这个主题。

娜塔莎一直坚信,父母会找到她。

绑匪为了瓦解她的信念感,花了很长时间。

有一次,娜塔莎让绑匪寄信给父母。

绑匪居然答应了。

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寄,包括娜塔莎后来给的所有信件,绑匪都一一收下。

然后烧毁。

再趁着这个空挡,一再告诉娜塔莎:“你的父母从没回信。”

还有一次,绑匪自称早已和娜塔莎父母联系。

“我把银行卡号给他们了,让他们付赎金,但他们根本没付。”

娜塔莎不愿相信。

两人因此大吵起来。

在娜塔莎16岁前,绑匪仍在重复这件事。

意在让娜塔莎相信:世人早已遗忘她,就连父母都不在乎她了。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不是的。

娜塔莎失踪当天,妈妈就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没有按时回家,她给托儿所老师打了电话。

结果发现女儿没去上课。

焦急万分的她,随即报了警。

当时,维也纳发生了好几起儿童失踪案件。

娜塔莎的失踪马上引起了重视。

警方成立了专案组。

维也纳很多电视台也同步了娜塔莎失踪的消息。

警方首先把焦点放在娜塔莎的周边关系。

他们进行了资料收集。

邻居。

学校。

社区。

最后扩大到整个街区。

幸运的是,真的找到了目击者。

娜塔莎被绑架当天,有一个小女孩在对街目睹了全过程。

但小女孩只记得是白色货车。

车型号、车牌号,还有绑匪的样貌都没印象。

掐准「白色货车」这条线索,警方进行了地毯式搜索。

斯特拉斯霍夫是一个小村庄。

常住人口大概8000人。

所有人都非常有信心,能马上抓住这个黑暗中的绑匪。

几天内,警方排查了1520辆白色货车。

还重点调查了650名可疑人。

当然也包括绑匪。

1998年4月6日。

绑匪第一次和警方打照面。

警方挨家挨户排查,来到了绑匪家中。

他们搜查了绑匪的车、屋子情况,并且拍下了车子的照片。

但那时,娜塔莎已被囚禁在地窖。

警方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线索。

所有人都说:“娜塔莎·卡姆普什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但娜塔莎妈妈不曾放弃。

她每天都会亲吻娜塔莎的照片,然后低语:“别放弃。”

像是和娜塔莎说。

更像是和自己说。

被绑架前,娜塔莎每年最期待的就是生日。

因为会有妈妈亲手做的蛋糕。

娜塔莎失踪后,妈妈每年在女儿生日那天都会做蛋糕。

“我希望她知道,我一直在想念她。”

然而,妈妈的坚持等来的只有失望。

8年多来,她接了无数线索电话。

还有很多人假装绑匪。

但他们目的,不过是为了骗钱。

妈妈伤心欲绝。

她多想绑匪要的是钱,这样起码能有一线希望。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人性真的太丑恶了。

2002年7月18日。

娜塔莎已经失踪超过4年。

警方已经不再把重点放在这个案件,即便娜塔莎妈妈每年都会去警局询问情况。

此时,一些私家侦探玩起了阴谋论。

他们猜测,娜塔莎的尸体就埋在她家附近的园子里。

凶手是谁?

正是娜塔莎妈妈和她当时的男朋友。

私家侦探认为,娜塔莎妈妈自编自导自演了这场绑架失踪案。

她痛下杀手的原因,是娜塔莎妨碍了她的新恋情。

私家侦探的言论,瞬间引起轩然大波。

娜塔莎妈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活在舆论的争议中。

她从不解释。

也不愿面对媒体自证清白。

2005年。

娜塔莎已经失踪7年。

所有人,包括娜塔莎的父亲都认为,娜塔莎已经死了。

维也纳市议会建议娜塔莎妈妈结案。

他们愿意支援她。

帮助她为娜塔莎买一块坟地,为她立碑。

但娜塔莎妈妈拒绝了。

不知是心灵感应,还是母亲执拗,她一直坚信女儿活着。

事实上,娜塔莎和妈妈距离非常近。

绑匪的家到娜塔莎家,车程不过10分钟。

8年多来,她们就在彼此身边。

却因绑匪的私欲,饱受分离的痛苦与煎熬。

2002年夏。

娜塔莎被囚禁的第1695天。

她与绑匪的关系,因为一件事产生了质的改变。

她来例假了。

在此之前,娜塔莎和绑匪之间,呈现出来的关系,更像是父女。

例假象征着娜塔莎从女孩变成女人。

绑匪也开始用成人心态,去对待娜塔莎。

那一年圣诞节。

绑匪在地窖办了派对。

目的是让娜塔莎改名。

“以后你就叫薇薇安娜吧,世界上不再有娜塔莎的存在了。”

娜塔莎没有反驳。

她知道,接受能让她更好过。

不久后,娜塔莎失去了处女之身。

绑匪兴高采烈。

他认为自己终于完全拥有了娜塔莎。

娜塔莎神情淡然。

谁也看不出,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与此同时,绑匪开始用DV机拍摄娜塔莎。

他要求镜头里的娜塔莎,必须表现出快乐、幸福的表情。

娜塔莎总是照做。

她学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只为了活下去。

不久后,娜塔莎被允许出地窖。

她偶尔能在屋里走动。

虽然,总要做各种家务,甚至是苦力活。

但看见久违的阳光,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她内心无比雀跃。

我是敬佩娜塔莎的。

她配得上“女战士”这个称号。

面对被囚禁、与绑匪力量悬殊,还有长达8年多的洗脑,她一直没有迷失心性。

她没有放弃过反抗。

即便被侮辱、被操控,她都坚持和绑匪讨价还价。

有一次,绑匪故意捉弄她。

让她赤裸着身体,进去下水道取水。

她哭着下去。

上来后,直接一拳打破了绑匪的鼻子。

那时,她仅有38公斤。

身体极其虚弱,只能勉强站立着。

你肯定不解。

既然都敢打绑匪,为何不敢逃呢?

她其实真的逃过。

一次是和绑匪出外购物时。

她趁绑匪离开的片刻,和别人搭了话。

谁知,还没说清,绑匪就回来了。

另一次是和绑匪滑雪旅游期间。

她故意和绑匪说要上厕所,然后躲在厕所里等别人路过。

不久后,真有人进来了。

她连忙跑出去,跟对方求救。

结果,那个人是荷兰来的游客,完全听不懂外语。

两次逃跑失败,给娜塔莎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

绑匪再次将她关回地窖。

日夜对她拳打脚踢。

她浑身是伤,脸肿到不似人形,还要忍受饥饿、黑暗。

在那之后,娜塔莎已经不敢求救。

她对外界失去了信心。

甚至开始相信,绑匪所说的“世人已经不再在乎她”。

即便看到警察,她都无法再踏出那一步。

经过多年的洗脑、控制,娜塔莎确信绑匪是她的主宰。

她患上了创伤后遗症。

对生活的认知,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的颠倒现象。

确信绑匪会杀了她。

会杀了她的家人。

会杀了和她说话的任何人。

每当她想和别人说话时,脑里都会浮现“会被杀死”的念头。

要跨越这层心理障碍,并不简单。

2006年2月17日。

娜塔莎迎来了18岁生日。

在外人看来,她和绑匪就是一对普通的恋人。

而绑匪也已经渐渐松懈。

他为娜塔莎买了蛋糕。

还允许娜塔莎坐在身旁,和他一起吃。

夜深后,绑匪说出了真正的用意。

“我们的新婚之夜。”

他灿烂笑着,给娜塔莎送上新婚礼物。

娜塔莎乖顺配合着。

甚至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那天之后,他们好像变得很和谐。

一起装修房子、置办家具,还会讨论关于未来的种种。

绑匪很喜欢跳舞。

特意送了娜塔莎一条红色的小礼裙,教她舞蹈。

娜塔莎笨拙地跟着,惬意地笑着。

绑匪非常满意。

他已经完全相信,娜塔莎离不开他了。

但这不过是娜塔莎的伪装。

早在绑匪夺走了她的处女之身时,她就暗下决定。

“要么他死,要么我死。”

被囚禁的日子里,她无数次想要屈服。

她想过自欺欺人。

相信绑匪对她是真爱。

但对妈妈的想念、对自由的渴望,让她一直坚持着。

每当绑匪打她。

她就会刻意用笔记录下。

用来提醒自己,绑匪有多可恨。

她一直没有放弃逃跑。

为了这一天,她百依百顺、努力讨好,让绑匪对她松懈。

从前,绑匪演戏骗她。

如今,她也从孩子变成了成人,学会了演戏。

一颦一笑,渐渐融化绑匪。

她要让绑匪相信,她已经爱上他。

这一天终于到了。

娜塔莎永远记得,那是2006年8月23日。

那天午后。

绑匪让她去院子里洗车。

原本,绑匪在旁监视,娜塔莎也没多想。

不一会,一个电话进来。

绑匪因为吸尘器声响太大,走进了屋里讲电话。

机警的娜塔莎,瞥见院子大门居然虚掩着。

她把吸尘器开到最大。

然后,轻手轻脚爬下了车。

她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生怕绑匪发现了一样。

不到一分钟,她就出了门。

她用尽全力往前跑。

手脚颤抖、心脏狂跳,但一刻都没敢回头看。

恐惧一再试图压制她。

但她却在对抗中,夺得了胜利。

她真的逃出来了!

后来。

人们终于知道绑匪的真面目。

他叫沃尔夫冈·普里克洛皮尔,绑架娜塔莎那年35岁。

他是典型的妈宝。

一直居住在母亲的公寓里。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警方没有排查出他的居住资料。

绑架娜塔莎后,沃尔没再找工作。

靠着朋友介绍的装修散工,维持着生活。

他的生活圈很窄。

除了工作,就是宅在家。

谁也想不到,这么普通的一个人,竟会绑架女童。

躲在家里,居然是为了变态的养成计划。

所有人都想问:“为何他要绑架?”

但沃尔没给众人机会。

在娜塔莎逃脱那天,他走向了火车车轨。

闭眼。

躺下。

用死亡终结了这场较量。

自传的最后一页。

娜塔莎用了这么一句话结尾:

“我们中只有一人能活下去,而那个人终将会是我,不是他。”

绑架摧毁了娜塔莎。

将她推进深渊,让她见识到人性的丑恶。

但娜塔莎却战胜了恐惧。

她始终保持清醒,即便肉身一再被摧残,心理防线一再被击破。

再过一天,天就会亮。

这是被囚禁的3096天里,娜塔莎唯一的信念。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少女被绑当8年性奴细节令人震惊:绑匪行为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