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王”复仇记:特朗普离开白宫的100天

这位前总统一直在进行激烈的争夺,抨击他的继任者,高歌自己的政治遗产。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成为前总统。” 1829年,美国首任副总统、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在连任失败后发出感叹。

尽管如此,这些
“悲哀的美国前总统们”还是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新角色:乔治·华盛顿开了一家威士忌酒厂;托马斯·杰斐逊创办了一所大学;乔治·布什开始画画;巴拉克·奥巴马写起了回忆录……

而对于74岁的特朗普来说,1月20日离开白宫那一天,便是另一场总统复仇记的开始。随着拜登百日新政落幕,特朗普的佛罗里达复仇记正在上演。

“艰难的过渡”

“我只是想说再见,但希望这不是一个长期的再见。我们还会以某种形式回来的。”1月20日,特朗普身着黑色西装、红色领带,依旧满头蓬乱的金发,在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发表总统任期内最后一次公开讲话。

与前一日的告别视频讲话一样,特朗普一次也没有提及继任者拜登的名字。

1月20日,特朗普离开白宫,成为美国150年来首位拒绝参加总统交接仪式的前总统。图片:AFP

发表完最后一次讲话后,他牵着夫人梅拉尼娅穿过红毯,登上空军一号。当拜登在华盛顿宣誓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之时,特朗普已经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享受支持者的欢迎。

特朗普也成为了美国150年来,首位拒绝参加总统交接仪式的前总统。上一次还要追溯到安德鲁·约翰逊离任时。

与华盛顿的落寞离场不同,当特朗普乘坐黑色SUV行驶在棕榈滩时,数百名他的支持者挥舞着特朗普的肖像和美国国旗,举着“谢谢你”、“特朗普赢了”等标语。

特朗普坐在车中,看上去很激动,“我爱你们!”他向人群喊道,然后高举拳头。

看上去,这位离任总统的心情并未受到很大影响,甚至在第二天,就有美国媒体拍到,特朗普在自家的俱乐部内打高尔夫球。

“特朗普卸任后的心情就如同佛罗里达的阳光一般明媚。” 特朗普的高级助手、前竞选顾问杰森·米勒曾在采访中表示。

不过,在4月28日,一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披露说,离开白宫初期,特朗普经历了“艰难的过渡”。接近特朗普的人士告诉记者,那期间他曾多次接到特朗普表达不满的电话,抱怨媒体的报道,以及离开白宫的失落。

而在新的根据地,与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不同,很多棕榈滩的居民并没有那么欢迎这位老总统。

棕榈滩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向北65公里。2019年常住人口为8723人。在这里,美国的政治分歧也清晰可见:棕榈滩花园的一个十字路口被人们称作“特朗普角”——因为前总统的支持者们喜欢在那里聚集。但西棕榈滩一幅黑白巨幅壁画上,则写着“我无法呼吸”。

此外,多年来,特朗普频繁出入海湖庄园俱乐部所带来的交通阻塞和各种不便,让邻居们不堪其扰。而这一次的特朗普回归,令他们更加担忧。

因为几乎全世界每个人都知道,特朗普的低调保持不了多久。

共和党宇宙的中心

果然,仅仅低调五天后,特朗普宣布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设立“前总统办公室”,地点就在他的海湖庄园内。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因为特朗普拒绝配合权力交接,拜登也曾在宣誓就职之前成立 “当选总统办公室”。

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前总统办公室”。图片:Politico

杰森·米勒公布在社交媒体上的办公室图片显示,特朗普身后挂着两幅照片。一幅是“空军一号”在华盛顿上空的照片。作为曾经的总统专机,特朗普亲手重新设计配色,最初的蓝、白色被特朗普认为更加“爱国”的红、白、蓝色取代;另一幅则是,特朗普乘坐“海军一号”在拉什莫尔山前飞行的照片。

美国政客新闻网指出,特朗普新办公室的办公桌也与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那张有141年历史的“坚毅桌”非常相似。另据一名前白宫官员称,新办公室的椅子是特朗普从椭圆形办公室调来的。

此外,特朗普还在办公室显眼位置挂了一幅纪念边境墙的牌匾,特朗普修了一部分美墨边境墙,这是他2016年竞选的主要承诺之一。

特朗普新设的“前总统办公室”,处处暗藏特朗普曾经的政治遗产,也俨然成为特朗普指挥支持者一雪前耻的总司令部。

就在新办公室设立三天后,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就亲自来到特朗普的“前总统办公室”,拜会了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请求特朗普帮助共和党拿下众议院,二人的合影很快流传在互联网上。

凯文·麦卡锡与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图片:社交网络

当时,就有媒体分析指出,作为共和党领袖,麦卡锡亲自前往海湖庄园拜山门,这意味着即便卸任,特朗普在共和党的地位依旧很高。

“海湖庄园和棕榈滩现在是共和党宇宙的中心。共和党人的所有道路都通向海湖庄园。” 杰森·米勒对《华盛顿邮报》说。

构筑舆论新阵地

在新办公室内彰显功绩对于特朗普来说,显然远远不够。

要知道,曾经熟练使用社交媒体的特朗普,从2009年第一条推文(今晚一定要打开电视,观看唐纳德·特朗普在《大卫·莱特曼深夜秀》的节目),到1月8日的最后一条推文(回答所有提问者,我不会出席1月20日的就职典礼),一共发布超过5.6万条推文。

美国国会大厦暴乱后,推特以“存在煽动暴力风险”为由,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推特账号。

但这并没能阻止前总统搅动数字世界的野心。特朗普3月末在“前总统办公室”宣布“美国第45任总统官方网站45Office.com”正式开通。

政客新闻网发现,“前总统办公室”是特朗普首次使用“前”这个字眼,也是最后一次。此后,他选择使用一个无需改变的称谓——“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特朗普喜欢卷土重来,而‘前’代表他承认自己的失败。”

美国第45任总统官方网站。图片:截图

网站继续推进“美国优先”议程,并以885字细数了他任内以“史上最非凡的政治活动达成的各项成就”。此外,网页内,还有多张特朗普的特写独照,与梅拉尼娅的合照,甚至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握手照。

英国《卫报》指出,该网站的特色之处为,任何登录访客可以填写表格,邀请前总统夫妇出席相关活动。包括在婚礼、丧礼、退役礼、降生礼、毕业典礼等场合送上问候。

“新网站可能只是特朗普努力重新建立其在线形象的第一步。”特朗普的一位顾问表示,“他还计划推出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预计会在6月问世。”

自从被推特等社交媒体封禁以来,特朗普主要采取通过电子邮件发布新闻声明的方式。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特朗普称,“这种方式比推特更好,更优雅。现在推特很无聊,很多人都离开了推特。”

而在推特上,没有了特朗普的日子,一些人表示很清静,另一些人也有些怀念。

3月13日,前纽约市长、特朗普前私人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发布了一条推文“我们需要特朗普重回推特”,获得了6.5万次点赞。

不止在社交媒体上,一些传统媒体也回想起了特朗普时代。

3月26日,《金融时报》刊发了一篇名为《媒体真的很怀念特朗普》指出,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订阅量增加了两倍。而今年1月至2月,其在线流量下降了26%。与此同时,美国《纽约时报》的点击量下降了17%。自拜登就职以来,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黄金时段的观众人数锐减了45%。

懂王复仇记

与拜登的保守与谨慎不同,回归海岸的特朗普变得更加放飞自我。

2月15日,特朗普出现在佛罗里达州的一场集会上,这是他2月13日在参议院的弹劾审判中被判无罪后的首次公开露面。

特朗普在车内向支持者们竖起了大拇指。一位从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市而来的支持者塔拉·克里特当被问到“是否认为特朗普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时,”她回到,“100%不会。”

特朗普也没有让他的支持者失望。2月28日,特朗普出席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的一年一度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中,他痛批了拜登政府上任以来在边境安全、移民政策、能源政策等等问题上的举措,将拜登政府和民主党称为“巨大的失败者。”

2月28日,特朗普出席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的一年一度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图片:CFP

他对欢呼的支持者们表示,“我甚至可能决定第三次击败他们。”分析认为,这暗示了特朗普可能在2024年继续参加竞选,同时也再次暗含对2020年选票造假的指责,尽管他没拿出任何铁证。

在离开白宫的100天里,特朗普没有错过一次奚落对手的机会。3月20日,他在海湖庄园发表演讲时,嘲笑拜登乘坐“空军1号”时连摔3次。“我今天看到拜登上舷梯那一幕了,我想说,我并没有输给他。”
视频显示,特朗普发表上述讲话时,底下观众笑成一片。

甚至在他3月末出席当地新人的一场婚礼时,也将祝福的舞台变成了吐槽大会,身着燕尾服的特朗普称美墨边境处于“史上最糟糕”的状态,并称这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将摧毁美国”。

在这场婚礼上,他还指责拜登政府放弃了对伊朗实施制裁,想要重新与其谈判。在对拜登政府的政策进行了一番评论后,特朗普向现场来宾大喊“你们想我了吗?”

到了4月,拜登即将迎来百日大考,来自佛罗里达的批判之声越来越猛烈。

4月19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特朗普称,将帮助共和党在2022年中期选举时拿下国会参众两院。他还敦促拜登恢复对某些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以使美国免受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之害。

特朗普还吹嘘自己同普京以及金正恩关系良好,甚至“互相喜欢对方”,但拜登就做不到。在拜登宣布美国从阿富汗全面撤军后,特朗普则表示,美国本该更早离开阿富汗。

4月25日,特朗普再次向继任者拜登插刀,指责其在任期的前100天没有开除任何人。“我不到一周就解雇了临时司法部长萨利·耶茨,3个月时间我开除了46个人。而拜登则永远盯着办公桌对面那些失败者。”

“竞选总统时,他(特朗普)是一名愤怒的反叛者;作为总统时,他是一名愤怒的反叛者;成为前总统后,他更会是一名愤怒的反叛者。”历史学家马克·厄普德格罗夫表示。

再战2024?

说到激动之处时,特朗普连共和党人也不会放过。

4月10日,在海湖庄园举办的一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捐款人活动时,特朗普直接向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前副总统彭斯表达不满。

麦康奈尔在大选后表示拜登明显赢得大选,这惹怒了特朗普,二人到现在仍然不和。一位与会者透露,特朗普没有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讲话,突然称麦康奈尔是“狗娘养的混蛋”(son
of a bitch)。

随后,特朗普再次脱稿称,最近与彭斯进行了交谈,并告诉彭斯仍对他感到失望。

特朗普的出格言论引发了一些与会共和党人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无益于共和党在明年中期选举前的“团结”。而另外一些特朗普的盟友则希望他能够重点阐明2022年11月中期选举的计划。

不过,自特朗普卸任以来,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共和党参议院委员会主席兼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里克‧斯科特、佛罗里达州马可.卢比奥纷纷前往海湖庄园,参加共和党筹款活动。

就此,《华盛顿邮报》指出,目前来说,共和党仍然是特朗普的政党。最清楚的证明就是,人们仍在借助特朗普的平台来筹集资金。

路透社/益普索4月6日公布的民调也显示,尽管特朗普下台已有时日,但他仍是共和党内最受欢迎的政治明星。约80%的共和党受访者对他仍有好印象,而60%的共和党人支持他再战2024。

4月20日,特朗普对福克斯新闻表示,“我正在认真考虑成为一名候选人,但是出于法律原因,我现在还不想谈论这件事,为时过早。”

共和党政治分析师阿方索·阿吉拉尔认为,特朗普是否将参加2024年大选,将取决于2022年立法选举的结果,共和党希望在2022年重新获得对参众两院的控制权,而在共和党基层保持人气的特朗普可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

民主党分析人士理查德·塔皮亚则认为,特朗普接受共和党提名去竞选第二个总统任期的可能性很大。但他也不排除共和党内分歧得不到解决、反特朗普保守派的选票分化,甚至特朗普出走共和党,成为独立选举人等情况。

到了4月,特朗普对拜登抨击越来越猛烈。图片:CFP

当地时间4月28日晚间,拜登上任100天后首次国情咨文演讲,第二天一早,特朗普赶紧向福克斯新闻拨去电话,对前一日拜登引以为傲的疫苗分发和管理政策进行抨击,并直接表示,自己才是“疫苗之父”。

传记作家格温达·布莱尔表示,特朗普永远需要有一个敌人,如果没有敌人他甚至会转向身边的鲨鱼并说“你就是敌人”。

“而如今,击败拜登已经成为了他前进的燃料。” 格温达·布莱尔说。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懂王”复仇记:特朗普离开白宫的10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