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建的赛格大厦:边等图边施工 20年就摇摇晃晃

抢建的赛格大厦:边等图边施工 20年就摇摇晃晃

  抢建一座摩天大厦

  每一座摩天大厦,都藏着一个城市的故事。

  一

  1995年秋天,61岁的陈世民决定给深圳市政府一位领导写举报信,检举的对象是一幢摩天大厦,而这幢大厦的设计单位正是自己所创办的公司。

  上世纪90年代的深圳已经开始拥挤,而最拥挤的街道是华强北。在没有电商和运营商渠道的年代,华强北是中国电子第一街,全国电子零售商的拿货圣地。

  在这处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72层的超高层建筑赛格广场到了正式动工的前夜,但陈世民发现,开发商突然修改了设计图。按照他的原方案,考虑到华强北的人山人海,他将二楼设计为由立柱支撑镂空,整个楼层不建墙面而由过街天桥连接,以供人流穿行。

  陈世民认为这是这栋大厦的最得意之笔,他还给这块空间取好了名字:灰空间。按照他的构想,对于街头人流中感到拥挤的行人而言,见到了这块敞亮的空间,就像于天昏地暗中突然看到了一个通透的山门。

  最初,这个方案让深圳市规划部门和赛格集团都很满意:

  “他们晚上要拉陈世民喝酒,高兴得不得了。”

  但是,在即将动工之时,开发商赛格集团反悔了,他们决意要将这块空间封起来,变成可供招租的电子产品销售市场。当陈世民坚决反对时,他们邀请他吃饭,陈世民不去,后来又承诺赠送给他一些寸土寸金的柜台。

  “那是非常值钱的柜台啊!”

  陈世民还是不为所动,他认为灰空间应该是公共广场,是这座城市的共享空间,意义是让人从建筑中找到摆脱压抑空间的沉重感。但是,这些浪漫的构想最后也没能打动信奉财富、务实为上的赛格集团。

  陈世民在写给深圳市领导的举报信中情绪激动,他甚至撂了狠话:

  “不能封死,否则出了问题概不负责。”

  陈世民后来活到了81岁,成为中国一代建筑大师。而当年他这封信一开始就被归于档案,从未激起浪花。

  贰

  如陈世民所警告的,问题很快就出现了。

  赛格广场以每天2.7米的速度建设,建成后主楼71层,全高度355.8米,是钢管混凝土结构世界第一楼,高度位列深圳第二,比地王大厦少了28米。

  但鲜少被提及的是,按照最初的设计,赛格大厦的高度是381米,比地王大厦还要高。在大厦顶部,最初有一根89米的天线钢针,这处钢针是在1999年9月30日才焊接完成的。

  几天后,1999年国庆长假期间,陈世民被紧急电召到深圳。他被拉到钢结构已封顶的赛格大厦,当天,楼顶的钢针连同大楼突然发生了剧烈的晃动,吓坏了仍在楼里施工的工人。赛格大厦所在的华强北人流密集,如有意外不堪设想。

  谁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谁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关键时候,陈世民给出了应急方案:把钢针割断一节。但要完成割断也是极其危险的任务,最终,由一组工人在没有搭建安全设施的情况下,不分日夜地在300多米的高空上割下了26米钢针,这才解除险情。

  “割断后,真就不再摇晃了。”

  后来的几年,赛格大厦拿了很多建筑界大奖,几十年里,它高耸云霄,担当着深圳这座城市的招牌。但一个疑问直至今日有也未被确认:

  割短钢针是否是解决这幢摩天大厦晃动的根本方案?

  而当初那一幕惊险在后来的多年从未被赛格集团提起,他只在陈世民鲜少的回忆录中被提及过一次。

  直到22年后,2021年5月18日的午后。在长达一小时左右,当这栋密不透风的写字楼再次发生肉眼可见的大幅度摆动、室内水壶如地震般晃动后,整栋楼的数千人慌忙跑出大楼,有人一口气沿着楼道从60楼下到了1楼。

  这一天,有人检索了互联网留下的痕迹,这才发现已经有人在更早前曾在微博询问:

  “坐标57楼,大家感觉到晃动了吗?”

  叁

  在5月18日这天,也有人找出了详实介绍这幢摩天大厦建造过程的研究论文。作者是当初在赛格集团工作,并参与了赛格广场建设全过程的一位女士,
她在自己21年前的硕士论文中总结了这一项目的成败得失。

  最为关键的是,她的论文披露了一个让人诧异的事实:

  直到赛格广场的结构工程施工完成,都存在边设计边施工的现象。

  这篇论文的描述是这样的:

  “在方案设计和初步设计阶段,赛格广场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早已全部完成,
只等施工图纸开始施工了。于是在基础的施工图提供后立即开始了基础的施工, 上部工程的施工图设计继续进行。

  基础部分的地下连续墙和挖孔桩施工历时一年,
在这一年内,又进行了多次技术设计的细部调整,完整的施工图也未能及时提供。在基础完成后进行整个工程总承包商招标时,不能提供完整的施工图纸。但是前期基础部分己投入五千多万,如果停工等图必然造成投入资金得财务成本增大,
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

  于是仓促之间用裙房的部分结构图纸进行项目的总承包招标。标是招了,总承包单位也确定了下来,可是慢一步,步步慢,施工中经常出现停下来等图和按图施工后又返工修改的现象,引发了很多不必要的纠纷,增大了工程成本。这种边设计边施工的现象一直持续到赛格广场的结构工程施工完成。”

  这篇论文也提及了1999年10月份曾发生的惊险一幕:边设计边施工造成的最严重的一次后果发生在顶部的天线上。而当初得出大楼晃动的原因是:

  “天线的设计计算错误造成共振。”

  边设计边施工的指责也曾出现在另外一本回顾赛格广场建设的学术刊物中,其中提到:

  “当施工到原设计主塔楼62层中段时,业主决定再增加八层,增设一套配备广场的高级酒店,使地上总高度上升为72层。”

  完成这篇论文的女士离开赛格集团后,在后来多年曾从事监测深圳城市公共安全的工作:为城市公共安全提供支撑与保障。

  1999年,赶在新千年到来之前,赛格大厦提前7个月竣工,为深圳这座城市也为祖国献上了大礼。对于赛格集团,则是其从一家以电子卖场为主业转向地产,并在后来实现业务腾飞的开始。

  2021年5月18日,摩天大厦发生晃动的几小时后,一队专家就坐在了办公室里,他们当晚得出了结论:赛格大厦主体结构是安全的,内部结构坚固。而大厦震颤的原因是多种因素耦合:

  风、地铁运行和温度。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抢建的赛格大厦:边等图边施工 20年就摇摇晃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