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再爆烂尾 创始人能忽悠:国外势力阻碍

中国半导体产业知名千亿大烂尾武汉弘芯,近期更名为武汉新工业现代制造公司,即将重操旧业,立刻传出与弘芯同是“曹山”所创办的泉芯也发出“病危通知”,这项由济南政府大力支持,投资额高达598亿人民币,施工2年,厂房才刚完成打桩,还有17亿人民币订购的设备无处安置,没有厂房和产线,泉芯的400余名员工只能在济南市高新区的汉峪金谷和齐鲁软件园办公。

中国半导体诈骗从武汉弘芯千亿大骗局告终后,才正式揭开序幕。“弘芯”公司发起人曹山从2018年开始先后成立了珠海“逸芯”、“云芯”、湖北“天芯”与济南“泉芯”,
原来这些半导体公司与武汉弘芯都是“同一颗心”。

其中外界最担忧的就是“泉芯”,目前中国国资出资已超过5亿元人民币,但由曹山控制、“泉芯”发起人股东之一“逸芯”的出资竟是“0”,与弘芯玩法手法如出一辙。

最近泉芯的状况曝光了,连曹山(真名为鲍恩保)也跟着见光。中媒《集微网》报导,泉芯成立于2019年1月底,当时三大股东中,除曹山作为法人的逸芯集成电路(珠海)有限公司,其他两大股东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济南高控集团)和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济南产发集团)都隶属于济南国资委。

由于济南政府的支持,泉芯将建设12纳米芯片厂,年产48万片晶圆和2400件光罩。厂房于2019年一季度动工。如今,厂房刚刚完成了打桩,还有17亿人民币订购的设备无处安置。夸张的是,泉芯已经订了3台ASML光刻机、5台应用材料设备和若干KLA、SEMI
LAB的机台。目前,所有设备还无法完成交付,一旦毁约,设备商将从泉芯支付的17亿元人民币设备定金中扣除17%的违约金。

不仅如此,因没有厂房和产线,泉芯的400余名员工只能在济南市高新区的汉峪金谷和齐鲁软件园办公。一位泉芯员工告诉集微网,公司处境艰难,4月起已开始停发工资,逼迫员工离职。

报导称,有关部门今年年初明确告知泉芯及其股东,该公司的12吋晶圆无法通过专家评审,济南政府不得再向泉芯追加投资。失去了政府投资,只进不出的泉芯病危,烂尾不可免。

创始人曹山(鲍恩保)则在弘芯烂尾后,被爆出用假名行骗,此番接受集微网采访时竟辩称,为了给弘芯和泉芯组建核心团队,“我需要频繁往返于大陆和台湾之间”。出于安全考虑,不得不让同事“曹山”代持研发团队的技术股。

曹山谎话一箩筐,从头到尾没有出资投资泉芯,也未曾帮助泉芯争取任何投资。

曹山认为,是国外势力为了阻止中国半导体产业超车,利用媒体和舆论来延缓项目建设进度,并最终打垮了他在泉芯辛辛苦苦组建的团队。

济南方面的一位知情人士则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在他眼中,曹山才是泉芯项目的绊脚石。因为他始终未能履行出资承诺,泉芯仅依靠政府投资缓慢推进,而当政府无法再继续追加投资后,泉芯只能走向覆灭。

根据泉芯股东济南高控集团2020年度审计报告,济南高控集团至今已向泉芯实缴注册资本金2.37亿元,用于支付工程建设款,同时为泉芯提供了13亿元的抵押贷款担保,累计提供的资金已达到15.37亿元。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泉芯另一股东济南产发集团也向泉芯实际注资了5亿元,并向泉芯借款13亿元。另外,济南市政府专门协调成立的济南集芯基金还向泉芯投资了25亿元。这也意味着,济南市国资委旗下公司对泉芯的整体投资就高达59.7亿元。对比之下,持股42%的逸芯却始终未曾有过出资记录。

鲍恩保也承认,除了初期按照协议的200万元投资,该项目后期所有费用都是由济南政府承担。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集微网,按照泉芯的股权结构,鲍恩保原本需要自筹10亿人民币。然而,弘芯烂尾后,“曹山“二字已很难获得投资人的信任,因此鲍恩保始终未能帮助泉芯争取到任何投资。

对此,鲍恩保则表示,持股42%的逸芯系技术入股,按照协议约定和公司章程,自己并没有自筹10亿人民币的义务。

显然,在泉芯项目的建设阶段,鲍恩保和济南方面在出资意见上出现了分歧。而一则突发事件,更是斩断了该公司唯一的经济来源。

2020年,全国各地爆发了芯片项目烂尾潮,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收紧了窗口指导专家评审。前述知情人士透露,有关部门今年年初明确告知泉芯及其股东,该公司的12英寸项目无法通过窗口指导专家评审,因此济南政府不得再向泉芯追加投资。

失去了政府投资,只进不出的泉芯彻底断奶。项目烂尾已不可避免,济南方面和泉芯唯一能做的就是设法降低项目烂尾带来的损失和负面影响。

“济南政府和鲍恩保似乎对泉芯的烂尾早有预感,因此早在去年10月,泉芯建好的光罩厂就独立成了一家新的主体——泉意光罩光电科技(济南)有限公司。”李明表示,“相对而言,光罩厂的确具备完整的产线、专业的团队和广阔的市场。虽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济南政府确实是走了一步好棋。”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中国“芯”再爆烂尾 创始人能忽悠:国外势力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