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们不是东林党 习近平很像崇祯

马云们不是东林党 习近平很像崇祯

中国业界颇具盛名的富豪俱乐部,北有柳传志的“泰山会”,南有马云的“江南会”,现在江南会形同消亡。(汤森路透)

郑中原评论文章:马云创办的杭州湖畔大学,大门口的校名石刻近日被用火清除,并证实已改名为湖畔创研中心。此事在网路上很火爆,许多人立刻联想到了“东林党被整”。但放到明朝,马云们是东林党吗?当今习近平又会是万历帝或天启帝?

自从马云去年底在上海外滩向金融监管开炮,直指银行是当铺,痛斥中国金融没有系统,引发中共高层震怒,权力之手掀起巨浪衝击了整个阿里巴巴帝国。蚂蚁集团的IPO上市计画紧急叫停,并强制“整改”,阿里巴巴本身被处巨额罚款,蚂蚁金服、支付宝、湖畔大学,还有旗下新媒体统统受到官方排挤和打压,不在话下。

马云的湖畔大学被转“姓习” 

配合这次湖畔大学被整肃,中共官方还刚刚修订条例对私立学校强化党控,在当前所谓“两个维护”政治氛围下,私校也姓党,无非就是要姓习。

位于阿里巴巴创业地的杭州湖畔花园小区的湖畔大学,前身为马云名下私人会所“江南会”,2015年创立,由马云、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渖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8人作为第一批校董事会成员,马云担任第一任校长。

湖畔大学招生最基本的门槛是:创业3年以上的企业家、年营收超过人民币3000万、企业3年缴税证明,公司超过30人、3位推荐人均为大公司的董事长或CEO。学费总共人民币36万,学制为3年(2年集中学习,1年追踪期)。马云声称,不是培养企业家如何创业,而是传授企业如何能够活过30年。

现在知名的学员包括诸多行业大咖,如霍英东集团副总裁霍启文、逻辑思维的罗振宇、快手CEO宿华、饿了麽CEO张旭豪、俏江南的汪小菲、立白集团的陈丹霞等。

这次湖畔大学出事,让人马上联想到东林党,皆因英媒《金融时报》4月报导湖畔大学招生被叫停时,援引消息人士说,中共高层担心湖畔大学像明朝东林书院那样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思想家,威胁到中共政权。

马云的这个圈子,被指认如同东林党,并非首次,早在2017年就有题为“马云湖畔大学,极其危险的政治讯号”的文章在网路流传,指其是因引发政争导致明朝灭亡的东林书院,又称之为“马云黄埔军校”,暗示其野心不小。随后柳传志发文为湖畔大学正名,解释马云实是为了百年树人大计。

马云的圈子还真不是东林党

史料记述,东林党是明朝末年以江南文官为主、各省仕林相依附而成的一个儒家政治集团。雏形是徐阶的“江南官僚集团”,于万历年间初见(《明史.孙丕扬传》说:“南北言官群击李三才、王元翰,连及里居顾宪成,谓之『东林党』。”)“东林”二字取自于顾宪成讲学之东林书院,是为东林党之先声。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明神宗在位时,以顾宪成和高攀龙为首的学者重修宋儒杨中立主讲的东林书院,并在此讲学。每年一大会,每月一小会,会期各3天。该书院聚集了在朝在野的各种势力,师生于讲学之馀“讽议朝政,裁量人物”,形成了所谓“东林党人”群体,对朝政产生了重大影响。

到天启年间,由于东林党人指责朝政有“奸臣”,触动当时专权阉党的魏忠贤。天启五年(1625年),明熹宗下诏,烧燬全国书院,东林书院被毁。杨涟、左光斗等东林六君子遭到杀害或被迫自尽。天启六年(1626年)高攀龙、周起元、黄尊素等东林七贤也遭到杀害或被迫自尽,直至天启七年(1627年),崇祯帝(思宗)即位,贬斥了大量阉党官僚,魏忠贤被迫自杀。崇祯二年,崇祯皇帝下令平反东林党,修复东林书院。但在斩杀袁崇焕后,东林党的声势又告衰落。阉党势力复起。

明朝东林党冒起的政局背景是,万历中叶开始,明朝帝国走向衰落,内忧外患不断,统治者昏庸腐败,大厦将倾,那些忧国忧民之士,因个人之力毕竟有限,自发“抱团”议政影响政局。东林党在历史上与阉党对立,有一定的正面意义,尽管有人认为东林朋党之争加速了明朝的败亡。

但马云们背后的势力与东林党不同,其实是现任党魁习近平的前朝势力。

1989年六四事件中上台的江泽民,其当政时以腐败治国,官商勾结尤其盛行,胡锦涛继任党魁后实际上也是江派人马为主在暗控朝政。在全党腐败中,大批商人背靠中共高官权贵发迹,当中包括了马云。

湖畔大学最近疑被视同“反党组织”,其实是反习,是前朝政商势力的反习。

习近平在今年1月下旬的中纪委全会上直指“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党媒又狠批一些人结成腐败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国家权力,释出不寻常信号。

中国业界原来颇具盛名的富豪俱乐部,北有柳传志的“泰山会”,南有马云的“江南会”。在肃杀氛围下,泰山会早前已经传出解散,现在江南会也形同消亡。当然类似湖畔大学的还有马化腾的青腾大学和李彦宏的“百度长江学堂”,也必然会被加强党控。

马云据传与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交情匪浅。外媒报导,中共长期调查马云创办的蚂蚁集团股权结构,发现江泽民孙子江志成、江派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女婿李伯潭等太子党,均为蚂蚁集团幕后投资者。其他股东还包括一些亲江派的企业人士。这一点使马云很容易被类比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也是中共权贵家族的洗钱工具。中共打压马云,一方面是现当局不再信任马云这类红色资本家,另一个方面更是因为马云捲入党内权斗。

不止如此,阿里巴巴主掌著新媒体王国,持有新浪微博、bilibili(哔哩哔哩)等在中国社群平台,亦持有中国媒体《第一财经》、《虎嗅网》和《商业评论》等,并在2017年收购香港老牌英文报纸《南华早报》。

《南华早报》虽说不全姓党,却历来被认为是中共江派曾庆红背景。在中共十九大前的高层权斗敏感期,该媒体就曾报导习近平的铁杆重臣栗战书家族在港资产运作内情,之后又突撤稿致歉,估计也是因为触怒了习派。

湖畔大学作为马云系产业的重要一环,和其握有《南华早报》一样,极具象征意义。如果真有现代版东林党,前者是马云系的党校,后者则是其党的喉舌。

马云也算是敢说话的民营企业家,在中共严控的环境下,表面上看,他并没有太多公开议政的情况。相对于任志强被称“大炮”,马云只算是“小炮”,其遭中共打压,有不幸的一面。然而马云本身也是共产党员,一路上也早有利用科技协助中共当局打压异见人士。其在红朝发迹,因捲入中共内斗,使事件变得複杂难解。马云背地里有没有参与金融政变之类,不得而知。

另外,马云被打,属于习近平直接出手整肃前朝势力的一部分。与东林党陷入与专权的阉党之间的政争大不同。

故此,放到明朝,马云们还不是东林党。

马云据传与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交情匪浅。(图片取自网路)

习不是万历帝或天启帝  

作为中共红朝的现主政者习近平,当然也不像怠政偷懒长达三十年的万历帝。如今“定于一尊”的习也不会是被宦官弄权的天启帝。习倒像极了明朝最后一帝崇祯。大抵说几方面。

崇祯帝上来就整肃魏忠贤阉党,即位第二年对东林党进行了平反。

习近平一上台就以反腐清洗江派为主的贪官,只不过还是出于保党保权位的选择性反腐,除恶并没有务尽。

 习近平上台后也抛出一些小改革,如在司法改革方面的所谓“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也对一些冤案进行国家赔偿,但这些都是做做样子收拢人心罢了。针对“诉江”和各类受迫害群体的冤案,当局无动于衷。

崇祯皇帝上台的整顿吏治一度被当作聪明有为的中兴之主,结果后来亡了国。而习近平也曾被寄予期待,希望他抛弃一党专制走民主道路,已故太子党罗宇曾一连给他写了十几封信劝善。不过习选择左转,还要一路走到黑。

崇祯在外交上一塌糊涂,在可以和谈的时候不愿意和谈,招致敌人大肆进攻,最终亡国。而习近平也是在可以和谈的时候坚决不谈,结果贸易战连连失利,如今中共因人权问题和所谓战狼外交等备受国际孤立,内忧外患之下政权岌岌可危。

习近平持续强化集权,号称“定于一尊”,不管抗疫、脱贫,都要展示自己“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而去年陆媒网易平台曾刊出一篇被封杀的热文《崇祯亡国的时候,大家都等著他下令》,当中也指及崇祯亡国与习氏统治的某种相同之处。文章开宗明义:“崇祯为什麽亡国?当危机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等著他的指示”,“这其实也是每个王朝末期官僚体系的普遍状态。”

1644年4月25日(黄历三月十九日),崇祯直到在煤山的歪脖子树上自缢还在抱怨“诸臣误我”。

习近平也一样,全年全国跑,地方官都经过了彩排,“临时演员”围观颂习,让习看到满眼形势大好。国外也一样,情报系潜藏的江派马仔传回来的都是假情报,加上“三代国师”王沪宁的鼓动,习对国内外都做出误判,官场一片表忠声让人陶醉,最后今上死也不知如何死的,也许只能归罪下边。

崇祯帝当年充满“雄心”,但在内忧外患之下生性多疑,折腾之下官怨难解,加速了立国277年的大明朝败亡。而近年网友将习近平称为“总加速师”,有某种如古时童谣预言一样的改朝换代暗示。习于今年4月25日,也就是崇祯吊死的这一天,赶到广西纪念湘江血战,官媒刻意展示了一张他在漓江上的照片,头发花白,神色凝重甚至可以说是愁苦,是否预示著中共政权末日?

※作者为美国中文媒体中国新闻主笔、资深评论人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马云们不是东林党 习近平很像崇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