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 新闻

六四敢轻举妄动!解放军释出驻港澳部队威吓视频

中国官媒央视军事频道同步释出驻香港、澳门部队实弹演训影片。   图:翻摄央视军事微博 香港自1989年开始,香港支联会每年6月4日都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悼念集会,去年因疫情首度被禁,而今(2011)年是国安法在港实施后的首个六四,支联会仍在与警方协商六四纪…

近日,甘肃白银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事故,21名参赛选手遇难的消息令人痛心。来自河南济源的跑友张小涛同样经历了生死时刻,在昏迷了两个小时后,被牧羊人朱克铭所救。

作为幸存者,他在社交网络上发帖讲述了自己这段刻骨铭心的亲身经历,不料也遭遇了层出不穷的“网络暴力”,这让张小涛备感压力。

“前六名唯一生存者”

5月22日,甘肃白银黄河石林一百公里越野赛发生事故,因局部突发极端天气,21名参赛选手遇难。

5月23日下午,参加了此次比赛的张小涛在社交网络发帖,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他写道,起跑时风很大,越往上风雨越大,到半山腰时雨里开始夹杂冰雹了。自己一路上遇到了黄关军、吴攀荣等选手,后来因风太大、路太滑而慢慢分开。最后自己在山上昏迷,所幸被放羊的牧民所救,将他扛到了窑洞里,才得以幸存。“很难过的是到现在为止,前6名只有我一个幸存者了。”

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张小涛口中这位放羊的大叔,就是白银牧羊人朱克铭,他在此次事故中接连救下6名越野选手。

据澎湃新闻报道,甘肃省白银市见义勇为协会表示,已经关注到牧羊人朱克铭救助6名越野赛选手的事迹,目前正启动相关程序,为他申报见义勇为。

“有人私信我,让我去死”

然而,作为幸存者,除了这段刻骨铭心的生死经历,张小涛也承受了层出不穷的“网络暴力”。

“有人私信我,让我去死,我做错了什么。”
张小涛称,还有一些人质疑“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的说法是在炫耀成绩,也有人觉得他不感恩伸出援手的牧羊人。

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一些网友对张小涛的质疑

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张小涛在个人微博上的发言

“这些我接受不了,现在都不敢看了。”张小涛称,自己已经遭遇了一次大难,如今这些信息,再次对他造成很大打击。

“我没有要炫耀成绩。”张小涛表示,自己说是“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仅仅是想告诉大家自己了解当时的情况,丝毫没有炫耀的意思。

据媒体,因为压力过大,张小涛专门预约了心理医生进行咨询辅导。“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网友评论

对于张小涛被网暴的遭遇,许多网友表达了同情和对他的支持。

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甘肃越野赛前六名唯一生存者遭网暴,“我做错什么了”

深夜被5人劫持轮奸后,少女告诉画像师:他长得像头猪

” 那天我本来写好了辞职信 ……” 2009 年夏,贵阳的雨一阵接着一阵,空气潮湿。 闷,没有一丝风。 4 年前,朱允宏成为贵州省贵阳市公安局招考入编的第一个美术生,是当地唯一一名刑侦画像师,也有人称他为 ” 模拟画像师 “。 这天早晨,他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