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曾回信中国同行:总有一些疯子,但我一切都好

近日,多家美国媒体依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获取了福奇博士2020年上半年的数千页电子邮件内容。邮件内容显示,这位在美国倍受推崇的传染病学“大咖”,在疫情初期做了大量急迫的工作,面对频繁的媒体采访请求、各国同行的业务交流、陌生人的询问,甚至还有来自被疫情折磨的普通人的情绪宣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些邮件展示了福奇礼貌、低调的性格,疫情期间疯狂的工作量,以及他如何用与特朗普政府疫情应对截然相反的态度,在疫情中成为了极少数坦诚直接的消息来源的经历。

与新病毒赛跑

“现在白宫在全速运转,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福奇在2020年2月2日的一封邮件中写道,“让我想起了美国遭受炭疽攻击之后的那段日子。”而几天后,福奇给一封记者回信时写道,“我很累,最近没怎么睡觉。”

《美国医学会杂志》主编鲍什纳在2月5日给福奇写信说,“你还活着吧,很担心你的工作量。”福奇回答道:“我还顶得住。现在很像我实习和第一年工作的时候,本来应该每隔一夜、每两个周末值一次班,但因为病人病得太重了,我根本没法离开医院。”

或许是福奇的工作量众所周知,美国国家医学院院长柯林斯博士、也是福奇的上司几周后给他发邮件时末尾附上了一句:“多睡点觉!”

这种“连轴转”的工作状态似乎一直持续到了夏天。2020年6月,福奇接受CNN采访时说,自己的工作“令人精疲力竭,长期睡不够导致非常疲惫,一直在做简报、说话、做事,研究疫情的成因。”

但无论怎样疲惫,福奇都没有外露过情绪,也没有任由疲惫发展成绝望。大量涌进邮箱的感谢信多会得到福奇的回复:“谢谢你的信件。”

为陌生人答疑

据Buzzfeed报道,尽管在疫情初期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前总统特朗普营造的疫情政治化氛围也不甚友好,福奇依然会给陌生人回复邮件。

2020年2月28日,美国疫情初露苗头,但美国政府尚未采取严格行动。福奇收到了一位陌生女子发来的邮件,标题只有一个字,“紧急(邮件)。”

“我知道副总统彭斯已命令你未经批准不得向公众通报疫情信息。这非常可怕,尤其是特朗普已表明他希望传播有关疫情的虚假信息了。我明天要坐飞机,请问安全吗?”

福奇对她说,“现在市面上有很多虚假信息。但我并没有被封口。顺便回答你,坐飞机是安全的。”

2月底,一位医生致信福奇表示,自己一位患者可能感染了新冠肺炎,便来寻求意见,福奇回复时表示,“请不要犹豫,随时联系我。”一周后的3月4日,一位普通人写信给福奇询问肺炎疫苗是否对预防新冠有效后,福奇在一小时内回复了邮件。写信者表示感激不尽,“我从来没有期待您的回复,我打心底里感谢您的慷慨举动。”

由于福奇博士的可靠声誉,许多名人和商界人士也致信福奇寻求合作。“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在2020年3月15日给福奇写信,表示计划在“脸书”上创建疫情信息分享平台,发布权威防疫信息,并通过互联网技术工具让公众保持社交距离。福奇将扎克伯格的请求转发给了同事,表示希望推动这件事情。

跟特朗普对抗

在对待新冠疫情的态度上,福奇和特朗普大相径庭,包括向公众披露哪些信息、如何平衡解封社会与遏制病毒传播都一直没有达成共识。尽管特朗普表示,自己不同意福奇提出的防疫措施,但“尊重他的意见”,特朗普还是声称过要在大选过后解雇福奇,还在任职后期减少了福奇在公众场合出现的频率,将其“冷藏”。

两人的争执也给福奇的工作带来了实际困难:2020年8月,福奇接受CNN医学记者古普塔采访时说,在他和家人受到骚扰,甚至是死亡威胁后,他需要额外安保来保证安全。

Buzzfeed报道称,一名中国同行在2020年4月致信福奇讨论疫苗事宜时,表达了对福奇遭到攻击的担忧,但福奇回答说:“世界上总会有一些疯子,但我一切都好。”

福奇也坚持表示,他从未被“封口”,没有被审查,也没有因此不讲真话。

不过,福奇在今年1月23日首次参加拜登政府新闻发布会时,还是露出了解脱的微笑。

对狂热者不适

安东尼·福奇博士现年80岁,已在美国国家医学院任职逾50年,并连续在七位美国总统手下担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H)所长,职业生涯中领导了针对艾滋病、埃博拉、寨卡病毒等多次公共卫生危机,并以此赢得了科学界的尊重和公众的信任。

但作为科学家,几乎每天上电视面对上亿电视观众对福奇而言还是新鲜体验。随着疫情的蔓延,福奇的支持者对他的崇拜也与日俱增,印有福奇头像的T恤衫、袜子等周边常常供不应求。

(图说:福奇博士曾在一次白宫疫情发布会上捂脸,以表示对特朗普发言的不满。这个场景走红后被美国人制成文化衫销售,图案意为“我们都是福奇”。图片来自网络)

福奇曾表示对这种无意义的狂热表示不适。在一封邮件中,福奇附上了一篇解释“科莫心动”(安德鲁·科莫是纽约州州长,其弟弟克里斯·科莫是CNN主持人,两人纽约疫情期间备受关注)和“福奇狂热”现象的报道,对于公众“性化”科莫和福奇等防疫公众人物的做法,福奇称“我们的社会全疯了”。

不过,其他邮件显示福奇并不是讨厌所有关注——他对以他为题材的纪录片摄制组表示欢迎。

据Buzzfeed报道,这些邮件多数经过特朗普政府审查后再转交给媒体,因此仅代表了福奇工作内容的一部分。其他内容或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披露。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福奇曾回信中国同行:总有一些疯子,但我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