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谈论,福奇的电邮透露了哪些信息?

美国抗疫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的数千封私人邮件揭示了新冠疫情开始时的担忧和困惑。我们能从这些邮件中了解到什么?

福奇医生今年80岁,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专家,职业生涯覆盖七位美国总统,他是美国应对新冠病毒的负责人,受到外界的热情赞扬和猛烈批评。

《华盛顿邮报》、Buzzfeed和CNN通过美国资讯自由法获得了超过3000页的电子邮件,邮件时间从2020年1月到6月。

从他的谈话中,我们可以了解到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的情况,以及他与政府、国内外卫生官员、媒体、名人和普通美国人打交道的情况。

邮件中说了什么?

武汉实验室

福奇和同事们在早期就注意到一种说法,即新冠病毒可能从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漏出来。

去年,专家们否认了这一有争议的说法,称其“极不可能”。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说法。

但近日,在国际社会对病毒来源调查无结论而饱受批评,以及新报告显示该病毒正式被确认几周前,该地区出现了新冠肺炎相关报告,这一说法再次引发了讨论。

2020年1月,美国最大生物医学研究机构负责人给福奇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这种病毒的“不寻常特征”或许表明,它是“被设计出来的”,福奇为此表示,他将通过电话进行沟通。

2020年4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所长法兰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给福奇发出了一封主题是“阴谋论变流行”的电子邮件。福奇对此的回应已经完全被删减。

今年5月,福奇说他“不相信”这种病毒是自然产生的,并表示支持进行调查。

口罩问题

在病毒爆发的最初几个月,美国政府仍在制定口罩指南,该举动被批评说增加了混乱。

在2020年2月与美国前卫生部长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福奇表示:“口罩实际上是为感染者准备的,目的是防止他们将病毒传播给未感染者,而不是保护未感染者不受感染。”

他还说,商店里买的口罩“并不能真正有效阻挡病毒,因为病毒足够小,可以穿过材料”。

接下来的一个月,一名中国公共卫生领域的朋友写信称,媒体错误地引用了他的话说,西方不建议使用口罩,这是一个“大错”。

福奇回答:“我理解。没有问题。我们会一起度过难关的。”

来自各方的问题

当公众为不断恶化的危机寻求答案时,福奇回答了来自美国各地的询问,其中包括好莱坞和硅谷。

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邀请这位福奇参加社交媒体平台的新冠病毒信息中心,并回答用户问题。

演员摩根·费尔切尔德(Morgan
Fairchild)在2月份问福奇,她能做些什么。据报道在20世纪80年代,她曾在艾滋病流行时与福奇合作。

福奇建议她在推特上说:“美国公众不应该害怕,而是应该保持通过社交距离、远程工作、临时关闭学校等措施做好准备,缓和疫情在国内爆发。”

另外,在与比尔·盖茨通电话后不久,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一名高级主管写信称,他“非常担心”福奇的健康和安全。

这些邮件还显示,福奇经常坚定否认有关他受到特朗普总统审查的传言。

2020年2月,他在写给一位身份不明的粉丝时说::“实际上,我根本没有被压制。”

一些有趣的瞬间

一些邮件显示,福奇对来自互联网各个角落的奉承感到不安。

一名同事给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一家店如何把印有他头像的甜甜圈卖光,福奇回复:“真是超现实。希望这一切很快停止……毫无疑问,这一点也不让人舒服。”

在另一封电子邮件中,他分享了一个关于“福奇热”的故事,并带有俏皮话:“它会让你大吃一惊。我们的社会真是疯了。”

当演员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在《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中扮演他时,福奇高兴地告诉同事,一个评论者说皮特“看起来‘和我一模一样‘。这句话让我整年非常开心。”

反应如何?

一些保守派政界人士和媒体专家在呼吁解雇福奇时引用了这些电子邮件,解雇原因是他在疫情应对方面的工作。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保罗(Rand
Paul)经常在国会听证会上与福奇发生冲突。他表示,这些邮件“非常清楚”地表明,费奇是一个“大骗子”。

在另一边政治阵营中,自由派认为福奇的立场适应了当时已知的科学证据。其他人则称赞他在回复各种邮件时的风格和语气。

福奇的墨迹测验

福奇的电子邮件就像罗夏墨迹测验,你看到它披露出来的信息更多是关于你,而不是墨迹。在这个案例中,墨迹就是这些邮件。

据我所知,在堪萨斯州的小城镇和其他农村地区,特朗普(川普)的支持者认为福奇是个坏蛋。这些共和党人说,他传播的病毒信息相互矛盾,歪曲科学。他们还表示,他损害了当时的总统特朗普。

这些保守人士拒绝戴口罩,即使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日子里,他们说,这是因为科学直男不断变化,而福奇自己也出尔反尔。

福奇的电子邮件会加深他们的观点。随着有关病毒的信息越来越多,福奇确实改变了他对卫生指南的看法,比如戴口罩。他在2020年2月告诉某人,他们在旅行时不需要戴口罩。后来,他鼓励民众佩戴。

相比之下,对中西部和其他地区的自由派来说,福奇是一个英雄。他的电子邮件加深了他们的观点,即他根据科学数据改变了人们应如何对抗病毒的观点,而不是根据特朗普想让人们听到的话来说。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大家都在谈论,福奇的电邮透露了哪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