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抖音网友的视频里,我看到云南野象北迁的真相

  • 新闻

“进击的巨象!”云南北迁野象群红到了日本…

” 进击的巨象!” 最近几天,云南一路北上的亚洲象群不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还火到了难得看到大象的日本。 日本媒体纷纷派出记者一路追随象群,介绍起了当地概况和动物保护措施。朝日电视台上周就在热门节目中用了近 30 分钟对此事进行专题报道,直至今天(6 月 6 …

今天是 ” 云南野象暴走团 ” 在抖音走红的第 56 天。

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一路向北,经普洱市墨江县、玉溪市元江县、红河州石屏县后在玉溪市峨山县短暂逗留,直奔昆明而去。

6 月 2 日晚 21 点 55 分,象群正式进入昆明晋宁地界,遥望滇池。昆明停留 6
日后,有一只野象离群,独自在晋宁驻留。象群大部队目前已经折返,回到云南玉溪市易门县的地界。

▲抖音网友小锋(抖音 ID:916829834)制图

它们且走且停,边逛边吃,近 500
公里的迁徙过程,被沿途的云南人名用抖音记录下来,专家学者、媒体机构也都发布视频参与到记录和讨论中,抖音网友则自发形成云吸象小分队。

有人戏称,这可能是当前全网关注度最高,最真实的徒步旅行综艺—— ” 真象秀 “。

━━━━━

全网记录象群北漂

借助云南网友一路拍摄的抖音视频,我们可以完整复盘这趟野象北漂之旅。

在正式动身前,象群已经在普洱市逗留了 5 个月。在 @云南哈妹(抖音
ID:YNhamei)的镜头里,成年象在林间徜徉,而象宝宝在这里上了第一节游泳课。

4 月 13 日,象群莅临云南墨江县。哈尼族姑娘 @简简(抖音
ID:1810186075)在自家茶山发现玩得不亦乐乎的野象群,可能是为了远行在囤口粮茶。

4 月 16 日,17 头野象组成的暴走团正式成团,离开普洱市墨江县,迈入玉溪市元江县的地界。

根据 ” 哇家玉溪 ” (抖音
ID:yxwjyx)视频,启程的第二天野象们就迎来了第一顿大餐。它们闯进村民家中,大快朵颐玉米:

4 月 20 日,野象群们漫步到元江七区,村民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跑去看大象。

在此期间,云南网友发现暴走团中有两只象偷偷单飞,回到墨江县,剩余 15 只象继续向北迈进。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4 月 26 日,云南元江村民 @刺猬小姐(抖音
ID:629165976)拍到涉世未深的小象跌落水塘,成年象纷纷伸出援鼻进行救助。

无独有偶,4 月 29 日,云南元江普洱村民 @简简(抖音
ID:1810186075)拍到一只象宝宝不慎掉落水沟,险些卡在狭窄的渠内。

一只成年象立即跪下身子,鼻腿并用,奋力将象宝宝顶上了岸。在危险面前,大象的本能反应和人也是一样的。

从 4 月到 5 月,野象群曾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踏过元江的田垄,也曾打着看家护院的名号进入老乡们的家中行破坏之实:

它们也曾在水塘中洗澡嬉戏,试图与老乡家门口那棵树角力。

5 月中旬,野象跨越红河继续北上,来到石屏。

5 月 20 日是个好日子,这一天的野象也过节。云南石屏网友 @子馨(抖音
ID:1009174949)拍到大象疯狂吸入杨梅,当天夜里又将玉米地扫荡一空。它们甩一甩象鼻,只留下新鲜象粪几坨。

5 月 25 日,野象天团中的一只小象狂嗑 200
斤酒糟,醉倒在田间。因野象过境,政府号召居民锁门不出或直接撤离。然而万万没想到,广场上听不到醉酒的蝴蝶,田埂上却出现了酒醉的野象。

万幸,熬过宿醉后的小象最终没能像 4 月单飞的两只大象一般找不着北,迅速地回到了象群中。5 月 26
日,峨山的网友在自家门口摄像头里发现了整齐的 15 象。

当天晚间,峨山县城网友 @久违。(抖音 ID:)和婷婷家玻璃阁(抖音
ID:112482283)都拍到大象在县城无人的街头漫步。

在峨山县,野象在当地玉林泉酒厂门口驻足。当地村民 @魏长莲(抖音
ID:dyzz5ngsb0iv)打趣它们这是奔着当地名酒玉林泉来的。

野象北漂,可能是挑食的锅

在对整个象群的追踪中,象群似乎对酒额外感兴趣。在以酒闻名的峨山县,象群屡屡在酒厂附近徘徊,并喜欢玩村民家中的酒缸塞子。

封面新闻(抖音
ID:792619786)采访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张劲硕得知,大象没有代谢酒精的关键基因,它们不擅长喝酒,甚至可以说是一杯倒的典型。而大象寻找酒喝本质上是在寻找水果。水果自然发酵之后产生的酒香被它们当作可获取水果以补充水分的一个信号。

实际上,除了贪杯,野象群在迁徙过程中也表现出挑食的特质,甚至登堂入室找吃的。

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高级工程师沈庆仲解释道,野象原本吃林地里的野生植物,随着人象比邻而居,大象开始到周边农田取食农作物。野象吃多了高能量的、精细的作物之后,其食性也会相应地发生一些改变。

通俗地讲,吃过玉米的野象觉得吃草不香了,它们更愿意去农户家里寻觅更好吃的食材。

在云南,野象因挑食而迁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云南境内自西北向东南蔓延的哀牢山将全省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地理单元。野象日常在西南坡的横断山区随机走动。

每个象群均由头象带领,哪里有食物就会去哪里,其中著名的迁徙象群就是这次入境云南的 ” 断鼻家族 ”
——因象群中有一头小象鼻子曾受过伤而得名。为了食物,断鼻家族自 2020 年 3
月就离开西双版纳州国家级勐养子自然保护区开始北漂。

亚洲象研究者、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教授在访谈中表示,今年 1 月到 4 月,断鼻家族一直正常。直至 4
月底,它们翻越了哀牢山,到达云贵高原。这是云南玉溪峨山近 500 年来,第一次出现野生亚洲象分布纪录。

陈教授猜测,这可能由于基地保护得太好,加之过去二十年野象数量翻倍,导致野象的食物紧缺。野象们被迫踏上了迁徙之路,同时也在无奈中走得更远。

为了保障人民生命安全,5 月 31 日,由政府和专家组成的联合指挥部对象群行进方向进行引导。联合指挥部在设置的引导区中投食近 4
吨,包括香蕉、玉米、菠萝等。

6 月 1 日,象群在投食区停留近 8
小时,吃饱喝足后通过诱导道路进入人烟稀少的林区。待象群离开后,网友们发现玉米被象群一扫而空,菠萝惨遭嫌弃不说,被踩得稀烂。

6 月 2 日,野象的身影出现在玉溪市红塔区新寨水库,象宝宝被成年象护在中间。此时的它们距离云南省会昆明市晋宁区地界仅有寥寥 3
公里。然而象群喝完水后沿着一条陡峭的深谷爬上山去,消失在密林中。

网友们云吸象吸得欢,云南人却叫苦不迭,纷纷抱怨道,” 好不容易才让外省的朋友们相信云南的街头没有大象。现在不仅推门即见大象,还有
15 头之多。骑大象上学这事,再也说不清了!”

除此之外,别看野象们是一群大可爱,其实闯祸的本领可不小。

根据云南发布的信息显示,在走入公众视野的四十多天内,它们在云南元江、石屏共 ” 肇事 “412
起。好在地方政府早有先见之明,已为当地的野生动物投保肇事公众责任险。野象们造成的一切损失均可获得赔偿。网友们再也不用为云南当地的朋友们担心了。

野象北漂并不是第一次

与众象反向而行,远离故土更需要非凡的魄力。除了野象团暴走趣事,网友们最关心的还有它们此次激情出走背后的原因。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教授、《博物》杂志编辑何长欢则认为,这次野象远征很可能与断鼻家族的族长,即头象经验不足有关。”
领头象往往能够通过它的记忆,把象群带到上百公里以外的取水、觅食地点。象群会在头象的引领下寻找新的地方。”

这次北漂,头象比较年轻,经验不足或者因身体的某些原因而迷路,不知道该怎么走了。这时,如果它们走的这条路周围又没有太大的原始森林,那么,它们就没办法在一个地方停留,只能一直往前走。

中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谢灿和南京农业大学青年教师万贵钧有不同观点,他们认为这是其固有迁徙本能被磁暴激活的结果。简而言之,是野象的
“DNA 动了 “。

大象迁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会有各种意外情况发生。跟踪、布防、引导更是充满了细节。

当地政府和专业工作人员在野象北漂之旅中体现了极高的专业性,这是因为我国在野象保护方面已有多年工作基础。一群专业工作者也借由这次事件浮出水面,逐渐走进大众视野。

他们长年在西双版纳从事着野象保护和野象监测工作,在抖音上分享他们与野象共处的日常。

” 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 ” 从 2019 年就开始关注这次北迁的野象团 ” 断鼻家族
“。在这群观象人的视频中,野象结队上高速、特地造访周边寻常人家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这些为野生象保护工作奔走的专业人士,和抖音上关注大象行踪的网友、担心大象在自家粮仓里吃不饱的云南村民一样,他们对大象的关心和喜爱是朴实而真切的,一路投喂,一路护送。

在昆明晋宁地界游历数日后,象群避开了人群最密集的区域,离开了昆明晋宁,在易门县小范围迂回迁移。这期间离群的那只野象则始终与大部队保持着
10 公里左右的直线距离。

大象护着小象,不疾不徐、有序行进。没有旁人滋扰,青山绿水为伴。这么一群野象在中国西南北行,这不仅是抖音上众人接力展示的一场浪漫的城市童话,也是人们保护动物的典范。

它们的终点在哪里?或许答案就在下一个网友的抖音里。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在抖音网友的视频里,我看到云南野象北迁的真相

科学家、DJ…普京3个”神秘女儿”身分疑似曝光

▲卡特琳娜(Dr Katerina Tikhonova)6月4日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亮相。 卡特琳娜原本是一名舞者,之后成为数学家,现任莫斯科大学复杂系统数学研究所副所长,被认为是普京和前妻柳德米拉(Lyudmila)的女儿。她最近在俄国国家电视台的圣彼得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