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闻到小说的“倒习政变” 中共最有可能是“集体坏死”

从传闻到小说的“倒习政变” 中共最有可能是“集体坏死”

中共全党腐败,现任党国大员谁也有一份,汪洋这种过去的改革派也难以留存。(汤森路透)

最近英国前驻华外交官盖斯德(Roger Garside)著书《中国政变:走向自由的大跃进》(China Coup:The
Great Leap to
Freedom)很火,书中虚构了中共高层中,王岐山、李克强和汪洋联手进行反习政变的“故事”,作者认为这肯定会博来一笑,但坚信这不失是结束中共专制,中国走向民主化的一种可能方式。

中南海倒习政变:从传闻到小说

作为外交官,盖斯德在1968年见到了毛泽东,并在1977年与邓小平共进晚餐,对中国政情有较深入的瞭解。他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在中国搞政变“没有那麽荒谬。”因为1991年苏联共产党的垮台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盖斯德描述的这个“政变故事”,其实也像极了近年网络流传的版本,只不过是现在由传闻变成了虚构的小说。

在中共七常委中,总理李克强和政协主席汪洋都被视为共青团派的代表,两人也均曾被视为党内的改革派,与日渐左转的习近平和幕后助推的“三朝国师”王沪宁等不是一路人。而如今号称“第八常委”的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本身和习一样,是太子党,王在习近平主政中国的第一任期担任中纪委书记,主要针对江泽民派系大加剿除。

早在2018年北戴河会议前后,中共官场已出现以“大海领军”(大海代指汪洋)的暗号,要推举汪洋来代习的位置。2020年初也网传公开信要政治局开扩大会议,汪洋和李克强、王岐山一起被推举组成领导小组。这些消息来源何处?当时有人认为可能是想挑事从中渔利的第三方,也就是江派势力。

既然是传闻或小说,变成现实就有可能是零。不过流传开来说明有一种外界对中国时局的关注,以及一种类似的焦躁感,或在民间或在官场涌动。

笔者主要解释为什麽中国政变可能会是零。

《中国政变:走向自由的大跃进》虚构了中共高层中,王岐山、李克强和汪洋联手进行反习政变的“故事”。(汤森路透)

王岐山和李克强不可能加入倒习政变

王岐山本来是习近平当知青时的老友,关係好到曾同盖一床被。王岐山因为是中共元老姚依林女婿,也属红二代,他在中共十九大上没有连任,转任国家副主席这个閒职。不但没起多大作用,甚至在过去一年突然负面消息四起,与他密切的红二代任志强因发批习信被重判,他的家族地盘海航集团被接管,他的旧部董宏落马,目前正待被重重治罪,等等。

但从最近王岐山在博鳌亚洲论坛的开幕式上自称替习近平报幕,战战兢兢的表现看,顶多只能是口服心不服,不敢造次,要加入与李克强、汪洋的“倒习政变”,也真的还只是“故事”罢了。

至于李克强,早在1989年“六四”时,他跟随一群官员试图劝说学生停止绝食并回到课堂,就已决定了他为了适应党内生存,将会固守保存自己,决不肯冒大风险。

特别是目前习近平集权后亲信遍佈的局面之下,李克强虽然偶有表现与习不同调,比如在两会上说中国6亿人月收千元,与习的扶贫大饼不符,但这也无法翻得了天。况且在同坐一艘贼船的情形下,李克强也经常对国外和习演著一种双簧戏,习近平唱红脸,李克强唱白脸。如今他只是混日子,求平安退休。

汪洋也已变身马屁大王

最受关注的是被推为“核心”的汪洋,如今他在政治局常委中担任全国政协主席,分管统战,涉及民族、宗教、台海事务。

汪洋在体制内早有大胆的改革派之名,被认为思想较为开放。他26岁被任共青团安徽省宿县地委副书记,27岁任共青团安徽省委宣传部长,28岁任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33岁任安徽省铜陵市市长,38岁任安徽省副省长,是当时中国最年轻的副省长。

1989年“六四”后,实际掌权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力推经济改革应对国内外压力。时任安徽省铜陵市市长的汪洋,在当地发起“醒来吧,铜陵”大讨论,呼吁解放思想、破除姓“资”姓“社”的藩篱,与邓的想法不谋而合,中共党媒也发文吹捧”铜陵改革”。1992年春,邓小平南巡路过安徽蚌埠,专门在迎宾馆召见汪洋,据说邓对汪的改革劲头十分欣赏,加上汪一副娃娃脸,邓戏称他为“娃娃市长”。

其后汪洋先后主政重庆和广东。在重庆,他要求新闻媒体改革对领导的报道,让读者“到二版找汪洋”。主政广东后,汪洋也被认为是一个可以“交朋友”的中共官员。而在广东任内处理“乌坎事件”,也没有给他带来多少负面影响。

中共十八大上,汪洋未在呼声中入常,被认为是中共高层对毛左派代表人物、原来的入常热门薄熙来落马后的一种政治平衡。但汪洋担任副总理主管对内对外实务,也积累了一些好名声。特别是他曾公开说:“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这与中共历来至今的说法并不一致。比如去年王忠林刚到任武汉书记时,就要求陷于大疫的民众感恩党、感恩习近平,尽管受到民众批评,但却获习近平看重,已高升湖北省长。这可以对比出汪洋当年的确敢说敢为。

汪洋在中共十九大上终于得以入常,他作为全国政协主席,就是要以“和事佬”的角色,去帮中共搞统战,汪洋积累的人缘和名声资本,正好被当局予以利用。

汪洋确实被中国体制内寄予了一些希望,比如去年上半年,原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冷杰甫写公开信给汪洋,建议他召开全国政协主席会议,搞一次政治协商,提出关于习近平的暂退动议,并建议以联邦制为框架,创建“中华联邦合众国”。冷杰甫在信中说,联邦制能解决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少数民族问题。这封信写给汪洋,就是出于对汪还有一点信任。

不过,其实上任短短几年间,汪洋已经全然是一副紧跟党内强硬派的党国大员的姿态。无论在民族问题、香港问题上都一样。

比如,在习近平重用的酷吏陈全国在新疆大搞集中营之际,汪洋哪敢有异声?

2020年8月28日至29日,中共召开了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七常委集体亮相。习近平在会上肯定陈全国此前的治藏“功劳”,而陈全国治藏和治疆恶政一脉相承。在场的李克强和汪洋当天均当面吹捧习近平。

其中汪洋在总结讲话中更称:“习近平的讲话是一篇闪耀著马克思主义真理光芒的纲领性文献”,“这一方略是做好西藏工作的纲和魂”,“各项工作都要以此为指针和标尺”。

在内蒙古,习近平强推汉语教育,目的是赤化蒙古族,但引发蒙民抗议。据官媒新华社今年4月14日消息,汪洋到内蒙古视察时就充当习的传声筒。他要当地民众“理解”习近平的民族工作指示,要加快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推进国家统编教材工作。

2019年以来香港的状况不断恶化,中共去年在香港强行推出《港区国安法》后,对民主人士大抓捕。今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修改香港的选举制度,确保所有参选人都是所谓的“爱国者”。3月4日,身为全国政协主席的汪洋在政协会议开幕时宣读政府工作报告。在涉及港澳的部分,篇幅大减,并连续第二年没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字眼,就连去年有提及的“一国两制”,今年都不见踪影。而这些治港方针正是邓小平当年制定的。邓小平承诺的香港政策50年不变治港方针在习近平手上变成了香港事务北京操办的现实,汪洋是照本宣科的角色。

今年3月的整个政协会议,汪洋对习近平表忠心的动作更明显,除了开幕做报告中例行的党八股表忠领袖措辞,在3月10日闭幕讲话中他强调,要更加紧密地团结“习核心”中央周围,然后又强调政协要坚持以“习思想”为指导。

汪洋并搬出习近平于今年新春晚会提出的“三牛精神”,称政协要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的精神。汪洋的发言再一次突出中共定于一尊的政权状态。

中共最有可能是集体坏死

中共全党腐败,现任党国大员谁也有一份,利益捆绑之下,随著官位达至中共最高层,在左派势力的果挟之下,汪洋这种过去的改革派也难以留存。

当然,汪洋,包括李克强的拍马表忠,也呼应了近年官场一片颂习潮,这也是其作为中共党员的党性使然,不脱离中共,什麽改革派也会沦为奴才一个。在中共治下,改革根本不可能,因为要真改革就是要专制中共的命。

一句话,如今连当年邓小平口中的“娃娃市长”也已变身马屁大王,改革已死。而寄望这样的高层中有人有心有胆搞政变,也几无可能。如果不能出现民间反专制革命,就仅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天下灭共大势的挤压下,习近平作为亡党“总加速师”持续加速,致使中共内部危机逼爆,除了明智者及早逃出,统治集团集体坏死的可能性最大。

※作者:郑中原 – 美国中文媒体中国新闻主笔、资深评论人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从传闻到小说的“倒习政变” 中共最有可能是“集体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