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还是共产主义吗?中共是否背离了自己的理想?

如今的中共,到底和百年前成立时的中共有着多大的偏差?早年共产党人的社会公正、民主自由之理想,当今中共又实现了多少?德国之声就此专访了德国历史学家、汉学家余凯思教授。

德国之声:迎来百年庆典的中国共产党,究竟还是不是一个进步的革命性政党?或是已经沦为了一个将维持权力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保守派组织?

余凯思(Klaus
Mühlhahn):中共一直很重视维护权力,1949年前后都是如此。共产党想要彻底改变中国,要实现这个目标,掌握权力是至关重要的。毛泽东在三十年代前后就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当然,毫无疑问,相比以往,当今中共对权力的重视程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与此同时,党内的进步力量、革命力量则被排挤边缘化。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中共的政治理想已经在过去100年间发生了蜕变?这个百年政党最初的政治理念和如今有哪些不同?

余凯思:中国共产党的一大特点就是经常发生剧变。这个政党的适应能力很强,行动能力也很强。这倒不是说中共彻底放弃了当初的理想,而是吸纳了新的方针、新的意识形态。1921年建党之后的最初几年,中共的宗旨是努力改善工人处境、努力追求平权。当时的中共也非常讲究国际主义,来自苏联、德国、瑞典、荷兰等国的共产主义者参与中共的革命工作,这在今天是难以想象的。1928年之后,中共又转变成一个扶助农民的政党。

德国之声:我的问题依然是:中共当初的理想和如今的理念有哪些不同?

余凯思:中共最初是一个工人政党,后来又吸收了许多农民入党,并且越来越往民族主义靠拢,某种程度上也开始转向保守。1949年后,中共开始执掌政权,又有了新的特点。中共当初的理念在如今的党内不再占据最重要地位,不论是社会公正理念还是政治理念皆是如此。当今的中国共产党,追求的是通过有效的执政让中国成为一个富国、强国,获得国际认可。因此我认为,中共现今的雄心就是让中国成为超级大国。

德国之声:在三十、四十年代,许多人加入中共,是因为对巨大的贫富差距感到悲愤,他们想要帮助穷人。可以说,在早年中共的理念中,社会公正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而就在去年,中共当局高调宣布,中国已经全面脱贫。这是否能说明中共已经兑现了大半个世纪前的社会公正之承诺?

余凯思:中共早年的理想确实包括了社会公正、扶助弱者的方面。我们也必须要承认,近几十年来,大量中国人脱离了贫困。我八十年代去中国时,看到那里的民众是真的非常贫困;而在最近几年,也亲眼看到许多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急剧提高,大量高科技产品也进入了民众的日常生活。但是,我们也看到中国社会产生了全新的不平等现象。和欧洲国家相比,当今中国的贫富差距是惊人的。我个人甚至认为,中国是当今全球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尽管宣称已经全面脱贫,但是依然有许多中国人每天生活开支只相当于几欧元;与此同时,又有许多中国巨富登上福布斯等全球富豪排行榜。巨大的贫富差距表明,尽管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整体提高,但是社会上产生了全新的不平等现象。

德国之声:一方面是严重的社会不公正现象,另一方面中共依然坚持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政党。中共如何处理这个严重矛盾?至少从民众满意度来看,中共似乎处理得很不错?

余凯思:你说得没错,中共政权确实相当稳固,没有受到什么挑战。但是当今中国的现实和中共最初理念确实存在着矛盾。我认为,如今中国民众并没有将中共建党时的共产主义理想太当回事。大部分人都认为,中共的目标是带领中国走向现代化、确保经济增长、推动中国的复兴。依旧相信中共有着突出的社会公正理念的人,我认为并不是很多。只要经济继续快速增长,这都不是问题。然而,一旦中共无法继续兑现持久经济增长的承诺,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从其他国家的经验中,我们可以看到,危机往往发生在经济增长停滞之后。届时,民众对平等、社会公正的呼声就会升高。

德国之声:您认为,只要中国经济继续增长,中国民众就不会关心中共的初心究竟是什么?

余凯思:对的,只要经济继续增长,社会公正问题就会被民众忽视。一旦经济转冷,这些话题就会转热。所以我们看到,如今的中国几乎将经济增长视为维护权力的第一要务。假如失业率暴增、工资购买力暴跌、房地产崩盘,中共就会遭遇严重危机,届时陷入经济困境的中国民众就会想起中共的最初理念,严重动摇中共政权的根基。他们会说,你们可是一个共产主义政党,你们必须为穷困民众做些什么。而此时的中共只是一个纸面上的共产主义组织,事实上早就变成了一个富人集团。

德国之声:危险在于,经济不可能永远保持增长……

余凯思:对,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可以永远增长。近几年来,中共为了避免经济停滞,出台了大量举债等高风险措施,如今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都是靠债务支撑的。

德国之声:中共的初心除了社会公正,还包括民主。在四十年代末的内战时期,中共向民众许诺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获得了很高的民意支持。您是否认为,在经济增长停滞时,中国民众也会想起中共当初的民主理念?

余凯思:对的,新民主主义是早年中共的重要理念,三十年代许多知识分子、学生阶层加入了中共,就是因为被其民主理念所吸引。不过,从四十年代起,位于延安的中共政权就开始强化党内纪律,党内反对派、党内言论多样性遭到了系统性的打压。但是,尽管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的清洗,中共党内的民主呼声从未彻底消失,尤其是改革开放后,1989年,民主的呼声屡次出现。我认为,中共党内的民主呼声具有很强的爆炸性,毕竟这是中国至今没能解决的一个问题。在危机时刻,中共党内的民主呼声也会变得更为响亮。但至少就现在而言,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共正在明显背离党内民主。

德国之声:可是我们也看到中共这两年不断在提醒全体党员”不忘初心”,这难道和您所说的不矛盾吗?

余凯思:中共现在讲的”不忘初心”并不是指什么”民主初心”,也不是什么”社会公正初心”,而是提醒人们中共起源于一场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呼吁人们不要忘记中共建立时的奋斗精神、团结精神,这才是中共宣传”不忘初心”的主要目的。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还是共产主义吗?中共是否背离了自己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