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牛津教授出书谈艰辛 AZ疫苗开发宛如陷入“政治足球”赛局

在全球肆虐,造成相当大的影响。牛津大学教授Sarah
Gilbert是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疫苗发明者之一,她透露,目前正与AZ公司着手开发针对南非beta变种病毒的新疫苗,虽然现有的疫苗已能有效预防重症,但要围堵疫情还是要避免病毒再突变,她与同事Catherine
Green合著的新书本周将出版,就是叙述过去这一年多研发疫苗的艰辛过程。

据外媒报导,上周28日Sarah
Gilbert获邀以贵宾身份出席温布顿网球赛开幕式,她有感而发说,看到温布顿有多年经验及训练有素的员工,且在基础设施上进行许多投资,所以赛程中一切事物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Gilbert认为,网球场上的情形可以与英国开发疫苗做一个比较,因为她们在研究疫苗时有多年的经验累积,也有出色的人员,却没有够强的基础设施,导致研究疫苗时变得更加艰难。

她更抱怨,英国缺乏疫苗制造工厂,导致没有足够的量能进行临床试验,她指出,在一开始测试时就应该要有充分的疫苗,而不是之后一直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弄来,这是英国在研究疫苗上最大的问题。

Gilbert与同事Green将在美国时间7月8日共同出版一本新书,回忆这段研发AZ疫苗的经历。

Green说道,有很多细微之处不能在一篇文章或报导中详述,希望透过这本书完整阐述这整个过程。2020年初,Gilbert得知中国有4人罹患了奇怪的肺炎,便与同事一起研究疫苗,但她们的疫苗曾被美国人质疑实验数据、被法国人认为无效、德国人也几度犹豫要限制给老年人施打或是让年轻人接种,她觉得这些过程宛如“政治足球”,被当成政治博弈的工具。

Green提到,通常开发新疫苗要花10年,但他们只花了10个月就做出来了,这是很艰难的任务,也很了不起。她们也大赞AZ公司承诺以相当低的成本价供应疫苗给收入较低的国家,才促成AZ疫苗问世,拯救了数百万人的性命。

Green也说,英国首相强森(Boris
Johnson)曾说疫苗是靠贪婪及资本主义影响下才会生产出来,对他们来说,这完全错误,因为在她们的经验中并没有贪婪及资本主义。

今年温布顿网球赛开幕式中,司仪特地介绍,如果没有他们,这场球赛不可能举行;Green也提到,最近收到一段感谢影片,是1名阿嬷与孙女今年在生日派对上跳舞的画面,若是没有疫苗,这场派对也开不成了。

而Gilbert及Green目前正与AZ公司着手开发在南非变种beta病毒的疫苗,上周已在英国和几个国家开始进行试验;Gilbert表示,虽然现有的疫苗对alpha(英国变种)和delta(印度变种)两种变种病毒仍非常有效,但beta与这些病毒不同,因此她们要把beta当成一种不同的疫苗做测试。

Gilbert认为,目前的疫苗已能有效防止重症,但将来还是可能出现高传染力的新型变种病毒,现在的疫情还不能算是完全脱离险境,需要阻止病毒传播并停止病毒突变,才能预防真正难对付的新型变种出现。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牛津教授出书谈艰辛 AZ疫苗开发宛如陷入“政治足球”赛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