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近日,基金圈流传着一个段子:一位从北大毕业的基金经理,管理指数基金没几年,规模也不大,结果,这位基金经理考上了公务员,直接辞职不干了。

  红星资本局通过公开资料搜索发现,这或许不是一个段子,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中国证监会日前披露的拟录用人员名单中,共有3名拟录用人员来自基金公司,分别是嘉实基金、汇添富基金和易方达基金。

  从基金公司跳槽到中国证监会

  有人来自易方达,有人来自嘉实基金

  据中国证监会官网,按照相关要求,经笔试、面试、体检和考察等程序,确定了87人为拟录用参公单位工作人员,并在5月中旬公示了第一批拟录用人员名单。

  红星资本局翻阅上述名单发现,有3名拟录用人员的原工作单位为基金公司,涉及到嘉实基金、汇添富基金和易方达基金。

  高峰,男,金融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原工作单位为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拟被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录用,职位为监管七处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杨冰青,女,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硕士研究生),原工作单位为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拟被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录用,职位为辖区计算机类监管岗位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李维,男,专业为会计(硕士研究生),原工作单位为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拟被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录用,职位为辖区会计类监管岗位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截图自中国证监会文件

  其中,关于杨冰青和李维两人可查找的相关资料不多,或未曾在工作的基金公司担任基金经理,而是做其他工作。

  不过,嘉实基金确实有一位名为高峰的基金经理,而且,基金公司披露的信息和前述证监会披露的信息能对上号。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嘉实基金官网的在线客服页面输入“高峰”后,会自动弹出关于高峰的介绍:

  “高峰,硕士研究生,具有基金从业资格,北京大学金融学硕士,特许金融分析师(CFA)。2015年加入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指数投资部指数研究员,现任指数投资部基金经理。”

  离职前曾管理11只基金

  客服:高峰7月2日起不再管理

  7月6日,嘉实基金的客服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已查询不到基金经理高峰的信息,但不清楚高峰的具体离职时间。

  该客服表示,目前,高峰曾管理的基金都交给其他基金经理进行管理,高峰“从7月2日(起)不再管理了”。至于高峰离开后的去处,客服称不清楚。

  对于在线客服页面弹跳出的关于“高峰”的介绍,该客服称,“这个可能是没有更新了”。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根据嘉实基金此前对于高峰的介绍,他在2015年进入嘉实基金后担任指数投资部指数研究员,后从2019年4月起任基金经理。

  在嘉实基金尚未更新的信息中,高峰“目前”管理的基金共有11只,分别是:嘉实H股指数、嘉实黄金、嘉实中关村A股ETF、嘉实富时中国A50ETF联接A/C、嘉实富时中国A50ETF、嘉实创业板ETF、嘉实新兴科技100
ETF、嘉实新兴科技100ETF联接A/C、嘉实先进制造100 ETF、嘉实医药健康100 ETF、H股50ETF。

  红星资本局在嘉实基金官网查询上述基金,它们的基金经理都已换人,没有高峰相关的信息。

  另外,红星资本局就嘉实基金官网的信息进行了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12月31日,高峰离职前管理过的上述基金的资产净值约14.71亿元。

  据天天基金网,在高峰任职期间,其管理的最佳基金回报为90.83%(嘉实创业板ETF),最糟糕的基金回报为-12.90%(嘉实中证沪港深互联网ETF)。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图据天天基金网

  相关新闻

  当代“围城”?北大学霸、头部公募85后基金经理 辞职做了公务员

  近日,一则公募基金经理辞职去当公务员的消息引起了行业的广泛讨论,“基金经理工作压力”这一话题也再度被频频提及。

  在中国证监会近期公布的2021年度拟录用名单里,高峰被录用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监管部监管七处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有公募人士透露,此前曾担任嘉实基金指数投资部基金经理的高峰,或将具体出任IPO预审员一职。另据财联社记者求证,作为85后的高峰毕业于北大,是嘉实基金经理团队里较为年轻的一员。同时被录用的还有汇添富及易方达的两位人士。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从证监会发布拟录用名单,到嘉实基金发布离职公告,高峰走了一条“先录用,后辞职”的路子。

  在嘉实基金任职期间,高峰管理管理基金共计19只(AC类分列),管理时间最长的一只基金为2年3个月。就在今年上半年,高峰还担任了5只新发基金的基金经理。其中,他担任嘉实恒生科技ETF基金经理一职仅有37天,便公告离职。

  华南一家大型公募人士坦言,此次高峰离职前去担任公务员,验证了基金经理所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相比于基金经理,发行监管部的岗位压力小了很多。但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类岗位的薪资也相对更低。“更为重要的是,他此次录用的岗位层级比较低,上升路径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样顺畅,众人口中的‘由监管人士向公募高管’转变的职业生涯也没那么简单。”上述业内人士补充道。

  不过也不排除一种可能,就是在监管部门有较深的监管工作经验后,再重回金融机构。但是如果仅以一般公务员身份回归,在行业也难谋到较高位置。

  另外,除了高峰,在此次证监会拟录用名单里,还有汇添富基金、易方达基金的人员,另有数位来自券商行业的从业人员。

  先录用,后辞职

  从证监会发布拟录用名单,到嘉实基金发布离职公告,高峰走了一条较为稳妥的考公务员之路,也即:先录用,后辞职。

  5月12日,证监会发布的2021年度拟录用参照公务员法管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公示公告(第一批)显示,高峰等87人为中国证监会拟录用参公单位工作人员。

  根据拟录用人员名单,原嘉实基金高峰,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监管部,监管七处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

  一个多月后的7月2日,嘉实基金公告称,高峰因个人原因离职,不转任该公司其他工作岗位,并且已按规定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办理注销手续,其管理的多只产品也由其他基金经理接管。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有知情人士透露,高峰离职比较突然,不少他的同事也是通过证监会的公告才知道他的去向。

  公开资料显示,高峰为北大金融学硕士,特许金融分析师(CFA)。他曾任中国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外汇及衍生品交易员。2015年,高峰加入嘉实基金,任指数投资部指数研究员,后任指数投资部基金经理。

  执掌新基金仅有37天

  从高峰此前管理产品的情况看,他在2019年4月担任嘉实恒生中国企业指数基金(QDII-LOF)及嘉实创业板ETF的基金经理。此后,他又陆续管理了嘉实新兴科技100ETF、嘉实富时中国A50ETF、嘉实先进制造100ETF、嘉实医药健康100ETF等多只指数型基金。

  总体看,高峰管理管理基金共计19只(AC类分列),其管理时间最长的一只基金为2年3个月。其中,2019年4月2日2021年7月2日间,他管理的嘉实创业板ETF为其任职期间收益率最高的产品,任期回报为90.83%。不过,截至目前,该产品规模也仅仅2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年上半年,高峰还担任了5只新发基金的基金经理,包括嘉实中证沪港深互联网ETF、嘉实中证软件服务ETF、嘉实中证大农业ETF、嘉实恒生科技ETF(QDII)。

  其中,高峰担任嘉实恒生科技ETF基金经理一职仅有37天便公告离职。这也是高峰任职时间最短的一只产品。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基金经理压力引关注

  华南一家大型公募人士坦言,此次高峰离职前去担任公务员,一方面是其个人选择,另一方面也验证了基金经理所面临的巨大的工作压力。

  一直以来,基金经理一职向来是众人钦羡的岗位,高薪、学霸等一系列光环笼罩在这个领域。但由于他们面对的资金往往是几亿、几十亿、上百亿级别,对于资金安全的要求以及对于投资的能力要求,也决定了这个岗位存在较大压力和挑战。高学力、高压力、高自驱力,是公募基金经理的必备素质。

  “和管理主动权益产品的基金经理相比,指数基金经理压力相对小一些,但整体工作强度也很大。特别是在一些头部基金公司以及实行末尾淘汰制的公募机构中,基金经理的压力更大。”前述人士称。

  他进一步解释,对于指数基金经理而言,跟踪指数的精准度、管理规模,以及产品申报排布等都在考核之列,“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挖空心思做好投教工作,开专栏、写观点、路演、直播、参会、接受媒体采访等,都是常事。”

  从基金经理的薪资待遇看,在公募头部效应显著的当下,不乏有年薪数百万乃至千万的基金经理,但年薪四五十万的基金经理也大有人在。近期一家头部公募发布的招聘信息显示,其指数基金经理给出的待遇为月薪2万元至7万元不等,年薪在60万元至250万元大范围内波动。

  相比于基金经理,发行监管部的岗位压力小了很多。但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类岗位的薪资也相对更少。

  “更为重要的是,他此次录用的岗位层级比较低,上升路径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样顺畅,以后要跳槽到基金公司担任高管也没那么简单。”上述业内人士补充道。

  易方达、汇添富亦有人被录用

  除了高峰,在证监会2021年度拟录用参照公务员法管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公示公告上,还有汇添富基金、易方达基金的人员。

  具体看来,原汇添富基金杨冰清,拟任上海监管局计算机类监管岗位一级主任科员级以下职位;原易方达基金李维,拟任广东监管局辖区会计类监管岗位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

  关于杨冰青和李维两人可查找的相关资料不多,或未曾在工作的基金公司担任基金经理,而是做其他工作。

  另外,在证监会拟录用名单中,还有数位来自券商系统的从业人员。例如,原兴业证券郑圆,拟任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辖区会计类监管岗位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原世纪证券华荣达拟任证监会深圳证券监管专员办事处会计监管岗位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

  不过,与高峰不同的是,他们之中,并没有管理公募产品多年的经验。

“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手握”14.7亿的北大基金经理离职 因为考上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