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年轻人叹息房价暴涨:结婚和生育都推迟了

“婚礼也推迟了,自然怀孕也推迟了。买房子的钱都不够……”

住在美国芝加哥的瑟曼莎·维拉帕托(27岁)与即将结婚的男友已经连续3个月寻找房子。想用两人攒下的钱加上贷款,花30万美元(约3.4亿韩元)买婚房,但打听下来,没有那么容易。尽管压缩了面积并把范围扩大到郊外,但没能找到合适的房子。维拉帕托说:“除了买房以外,所有的‘小’事都被搁置了。”

居住在长岛的马修·里瓦斯(35岁)最近正与配偶找房子住,暂时住在父母家里。这是为了哪怕多攒一分钱。他说:“连同贷款,凑齐了约50万美元(约5.65亿韩元),但没有(像我这样的)年轻夫妇可以入住的房子的现实令人窒息。”

美国20多岁到30多岁的“千禧一代”(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出生)因飙升的房价而呻吟。据《华尔街日报》当地时间4日报道,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学费负债和失业等经济上比较脆弱的人因房地产问题而推迟结婚和生产。

增加空行

《华尔街日报》指出,最近受疫情“大流行”的影响,居家的时间变长,偏爱宽敞、舒适的中大型住宅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起步房(starter
home)”的供应减少,“千禧一代”购买自己住宅变得更加艰难。

实际上,美国年轻一代生平第一套房子——约130平方米(约39坪)以下的小型住宅,即所谓的“起步房”出现稀缺现象,价格出现暴涨。《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住宅担保贷款公司“房地美”的资料报道说,美国住宅供应不足现象已连续5年不断加剧,其中小型住宅供应达到了50年来的最低值。20世纪70年代末每年供应41.8万套小型住宅,去年只新建了6.5万套。2000年代,因住宅市场的繁荣,新住宅供给增加时,小型住宅建设也持续减少。

青年层购买第一套房子的时间逐渐推迟,有人担心可能会引发资产两极化。根据美国房产中介协会,购买首套住房的平均年龄从2010年的30岁增加到了去年的33岁。根据美国城市研究所的分析,25岁至34岁购买首套住宅的人到60岁初期为止积累了房地产资产的中位数,而35岁至44岁购买自己住宅的人所拥有的房地产资产比中位数约少7.2万美元。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美国年轻人叹息房价暴涨:结婚和生育都推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