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商界精英来说,远离政治不再是可能选项

科技公司联想的创始人、中国民营部门的杰出人物柳传志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商人应该远离政治。然而,他最近亲身体会到,在与美国进行科技冷战的习近平主席领导下的中国,是没法“在商言商”的。

过去一周,网约车巨头滴滴(柳传志的女儿柳青担任总裁)在纽约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股大获成功后受到攻击,柳传志成为了附带损害的牺牲品。

中国监管机构责令该公司停止注册新用户。他们表示,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以及对中国用户数据的保护,滴滴还应该从中国应用商店下架。

中国互联网立即对滴滴和柳青——然后是柳传志展开了攻击。由官方《人民日报》发起的#滴滴出行App下架#标签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的浏览量在24小时内超过10亿次。微博用户称滴滴是“叛徒”和“美国的走狗”。他们敦促政府也要惩罚柳传志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

北京对滴滴采取的行动——以及随之而来的后果——是中国对本土科技公司加大打击力度的一部分。这种转变始于去年11月监管机构撤销蚂蚁集团的IPO。蚂蚁集团是亿万富翁马云经营的科技和金融公司。当时许多人认为,北京为了遏制科技巨头的力量,对蚂蚁集团和马云采取的行动是不可避免的。

对滴滴的打压可能会产生更深层次的影响。商界人士和企业家表示,这是北京发出的一个强烈信号——不鼓励中国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尤其是在两国争夺科技霸权之际。

通过针对滴滴和其他几家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公司的数据安全问题,北京实际上完成了数字柏林墙的铺设,这堵墙越来越将中国互联网与世界其他地方分隔开来。北京已经明确表示,必须将重要数据保留在境内,同时迫使全球化最大受益者之一的科技精英表现出忠诚与服从。

周二,中国为了强调这一变化,宣布将加强对寻求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数据安全和跨境数据流动的规定。这些变化旨在确保在海外上市的公司认真履行其信息安全责任。

现在,像滴滴这样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运营商必须向政府证明其政治上和法律上的合法性,网络媒体初创公司创始人马昌博在微信上写道。

“这是中美脱钩下半场的故事,”他写道,“资本市场里,两头吃模式开始慢慢走向终结。”

滴滴、柳青和柳传志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自1990年代以来,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同时享受着来自国内和国外的好处。许多公司获得了外国风险投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得到了雅虎(Yahoo)和软银(SoftBank)的投资,而另一家互联网巨头腾讯则得到了南非纳斯帕斯(Naspers)的支持。他们还复制了硅谷公司的商业模式。

当北京将几乎所有美国大型互联网公司拒之门外时,中国公司获得了进一步的优势,从而为本土企业提供了充足的发展空间。许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后来在纽约上市,与上海或香港相比,纽约的投资者对创新和高风险初创企业的兴趣更大。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35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

而如今对滴滴的打压,也正在改变中国科技行业许多人的考量。一位曾考虑让自己的企业软件初创公司在纽约上市的企业家说,以高估值在香港上市会更难,因为她的公司产品——软件即服务——在中国还是个相对较新的概念。

北京一位风险投资家还说,由于中国的数据安全要求,做人工智能和软件即服务的初创企业现在都不太可能考虑去纽约上市了。出于对北京报复的担心,很少有人愿意公开发言。

与此同时,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和投资者的敌意也越来越大。多位投资者表示,随着华盛顿加大对涉及敏感技术交易的审查力度,中国的风投公司几乎不可能投资硅谷的初创企业。

5月,美国议员提出一项法案,禁止不遵守与美国企业相同审计标准的中国企业在美国的交易所上市。在滴滴申请首次公开募股之后,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敦促美国监管机构阻止其上市。

夹在日益独断专行的政府和与美国不断升级的地缘政治矛盾之间,中国的科技企业家和投资者表示,他们需要重新思索自己在这个新世界中的位置。

对于像柳传志父女这样的人来说尤其如此,他们就像是中国科技行业的王室。当联想在2005年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事业部,柳传志成了第一位领导收购美国大型企业的中国首席执行官。

柳青本人也是全球化的真正产物。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她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了十几年,2014年加入滴滴。绰号“融资机”的她帮助这家网约车公司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投资者包括软银(SoftBank)和苹果(Apple)。

她还帮助滴滴完成了高难度的上市计划。自去年年底以来,该公司也是受到越来越多监管审查的中国科技巨头之一。4月,它因未申报并购交易而被罚款。该公司还受到监管机构的批评训诫,要求其公平竞争,公平对待司机和乘客。

当滴滴定于在6月30日,也就是中共庆祝百年诞辰的前一天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时,它保持了低调。它没有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举行敲钟仪式,甚至连虚拟敲钟都没有,这本是企业上市的传统。滴滴也要求员工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任何庆祝信息。

两天后,中国监管机构就出手了。

对于在纽约上市就必须将用户数据交给美国的说法,滴滴在回应中予以否认。滴滴的一名高管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该公司的所有中国数据都存储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

但许多文章和社交媒体帖子都将矛头指向了该公司,一些网民称他们已经删除了这款应用。批评很快就变成了个人发泄。

网上一篇热门文章的标题惊呼——《滴滴卖主求荣!洋买办头子柳传志将成为下一个被严打的马云》。

2013年夏天,就在习近平掌权并开始打击有影响力的网络声音后不久,柳传志表态不涉政治。很明显,他的长远策略无法再让他置身事外了。不管他接受与否,在中国,政治与科技如今已经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一起了。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对中国商界精英来说,远离政治不再是可能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