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暴雨致亚洲最大医院停电 全麻患者爬20层回病房

  • 新闻

暴雨导致的内涝、洪水随后切断了城市的交通,同时一些医院、养老院开始断电。险象环生。那晚人们是如何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的?

ICU 病房里的患者、养老院里需要长期吸氧的老人、待产的孕妇,他们的命运都因为一场突降的暴雨而改变。

7 月 20 日,郑州单日降雨量达到当地设立监测站以来的最高值。仅下午 4 时- 5 时,降雨量就达到 201.9
毫米,相当于一个小时就下了 2020 年三分之一的雨。

据央视客户端消息,今天(7月22日)上午11时许,记者从河南省应急管理厅获悉,16日以来,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全省103个县(市、区)877个乡镇300.4万人受灾,因灾死亡33人,失踪8人。全省已紧急避险转移37.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5.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15.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2.2亿元。

暴雨导致的内涝、洪水随后切断了城市的交通,同时一些医院、养老院开始断电。险象环生。那晚人们是如何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的?「偶尔治愈」紧急联系了他们。

被冲击的医院

暴雨袭击之下,郑州部分医院遭遇电力危机。7 月 20
日的夜晚,对于身处暴雨中心郑州的诸多医院是「黑暗」的一夜。汹涌的雨水困住了患者和医护,也冲击了生命支持仪器赖以运转的供电系统。

受到最多关注的是有着「亚洲最大医院」之称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一附院)。在金水河畔的河医院区,河水倒灌而来。整个院区全部停电,部分病区至今尚未恢复供电。该院区有
139 个病区、5000 张编制床位,20 日晚间的受困人员一度达到上万名。

最先察觉到危险的是负一层的医护人员。影像科的刘萱对媒体回忆,20 日下午 4
时多,负一层的影像科办公室已经有了很深的积水。出于安全考虑,医护人员停止了各项检查,疏散了病人。将设备断电后,他们尝试用扫把、拖布排水。

负责临床试验的高华则向一名记者讲述了医院断电前后的情形:晚 6
时,自己正准备下班,发现楼外的积水已经高到无法通过,院内一栋正在施工的楼旁,「挖掘机也已经被淹的只剩个头了」。


7月21 日下午,受访者从楼上拍下的郑大一附院 图源:受访者提供

此时,一些病区已经出现了停电的情况,包括刘萱所在的影像科。距离疏散病人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雨依然很大,积水并没有减少的趋势。刘萱和同事们将设备搬到办公桌上,撤离到了更高的楼层。

晚 7 时左右,高华所在的 2 号楼也停电了,据他所说,这是停电最晚的一栋楼,也是河医院区最主要的病房楼。「从 2
号楼停电的那一刻,就没有网了,信息发不出去、电话打不出去。」

一位住院患者回忆,当隔壁病房患者的手术快结束时,电力中断了,「医生打着闪光灯缝的伤口」;临床的男患者刚刚做完全麻手术,电梯停运后,他在医护人员的陪护下,爬了
20 层楼回到病房。


7月21 日下午,受访者离开郑大一附院时的画面 图源:受访者提供

平日习惯点外卖或在院外就餐的患者,全部前往医院的食堂、超市购买食物。高华发现「根本挤不进去」食堂,同事去医院的超市排队,一个多小时后才回来。买到的一点零食和牛奶,被分给了同一楼层的医护人员。

一位住院患者的女儿告诉「偶尔治愈」,自己的父亲在食堂排了近两个小时的队,好不容易买到一些馅饼,又因为一楼大厅进水,无法返回另一栋楼的病房。稍显欣慰的是,电话那头的氛围没有想象的紧张,「大家都在食堂里坐着聊天,护士和保安一直在维持秩序」。医院始终在积极排水,水位下降后,护士将患者「一个一个接回病房」。返回前,这位受访者的父亲已经在食堂待了
6 个小时。

形势最急迫的是重症患者。停电后,呼吸机不能正常工作,对于需要供氧的病人,医院安排医护人员一对一使用气囊,人工供氧。0
时左右,郑大一附院的相关负责人向媒体介绍,对于河医院区的 600 多名重症患者,医院正在积极协调向外转运。

郑大一附院发布的紧急求助在网络上流传开来。同样在寻求应急发电设备的,还有河南省妇幼保健院、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河南省职工医院等。

21 日 1
时,国网郑州供电公司发布了一条微博:「向河医进发!」郑大一附院院长刘章锁确认,应急发电车正在开往医院。「但一台不够用,我要求来四台到五台。」

涉险的孕妇和老人

医院之外,更多的求助不断涌现。

20 日下午 5 时,位于郑州市文化路的永宜养老院因积水过多而停电。老人们居住的楼里,最高水位达到了 80 厘米左右。

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偶尔治愈」,院内当时住着 60
余位老人,其中有十几位需要排痰和吸氧,「他们有的是脑出血,有的切了气管,有的肺部有问题」,用电的急迫性很高。

老人们被转移到安全位置,「护理人员在这方面都比较有经验」,用手动的方式给予救治,不眠不休。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21
日凌晨,永宜养老院开始全网寻找发电设备。

此时,在花园北路的另一家养老院里,室内的积水也已经与床齐平。从焦作赶来郑州义务救援的退伍军人马先生,需要打着手电、撑着皮划艇才能把老人接出来。他和两位战友,以及养老院的工作人员,一同把滞留的十几位老人转移到了临时安置点。


郑州市消防员用皮划艇运输被困者 图源:微博@郑州消防

在所有灾害事件中,除了老人,孕产妇也是首先被关注的群体。

20 日晚间,一位王先生在微博发布求助信息,他和怀孕 8 个月的妻子一起被困住了。

当天下午四时多,他的妻子开着车,被困在郑州中州大道三全路上。这条路位于郑州北部,在他们脱困后 11
个小时,路上的积水有所减弱,车辆开始逐渐通行,但依然需要铲车运送人群。

在这位孕妇被困当时,她距离家只有 20
分钟的车程。但前方是齐腰深的水,车辆无法通行。王先生得知妻子被困后,骑行了一段共享单车,但随着水越来越深,骑不动,只能步行过去。抵达妻子身边时,距离她被困已经过去
3 个小时。

起初,夫妻两人没有想到求助,直到妻子感觉不舒服,车内也缺少食物和水,他们开始尝试向外界传递信号。120 和 119
不是在通话中,就是无法接通,他们通过微博发布信息,得到了许多救援团队的回复。王先生的手机电量只剩下 30
%,妻子手机的电量则已全部耗尽。

距离王先生妻子被困近 10
个小时后,一名年轻的救援志愿者赶到,他开着越野车,沿路一辆一辆地找过来,把他们送回家,又转向下一站。

「我问他叫什么,他没有说,也不知道是哪个团队,只知道他看起来不到 30 岁。」


7 月 21 日,河南郑州市二七区合作路,被淹的车辆 图源:IC Photo

深夜 11 时许,王先生和妻子等待救援的时候,在他们的南部,车行 12
公里的南阳路上,一位孕妇即将生产。但她的丈夫此刻在外出差,家里只有一位老人和两岁的儿子,因为大雨,其他亲戚也都无法赶来。

与王先生面临的困境相似,这位孕妇拨出的急救电话,有的打不通,有的表示无法派车来接。在孕妇的丈夫发布求助朋友圈的近半个小时后,一位邻居大哥不顾危险,和另一位司机一起施援。

孕妇前往的大桥医院的妇产科目前仍在运转,但因为雨灾和洪涝,医护人员们也被困在了医院里。

据最新消息,这名准妈妈将于 22 日进行剖腹产手术。因为直达郑州的高铁和飞机全部停运,她焦急的丈夫下午还在前往武汉中转的路上。

救援与新生

新的一天,雨依然没有停。

许多人醒来后看到的第一条好消息是,凌晨 5 点,郑大一附院的 ICU 恢复了供电。

在院患者开始被分批转移至其他医院。焦作市消防救援支队是参与转移的队伍之一,其官微介绍,因电梯停运,人员转移只能通过疏散楼梯进行,最高的患者在
20 层。而且由于患者病情严重,在医生、家属的全程陪护下,一次仅能转移一人。整个行动难度大、耗时长。

一段现场视频显示,近 10
位消防员抬着一位患者,小心翼翼地在昏暗的楼梯上腾挪,光源来自身后的医护、家属所打的手电筒;走向室外,四五把雨伞围上来,挡住不曾停歇的雨水。

截至早上 8 点,这支消防救援支队在郑大一附院共转移危重症患者 39 人、新生婴儿 5 人,疏散轻症患者和家属 138
人,还在医院门口的立交桥下解救了 56 位被困群众。同时,协助医生转移了大型医疗器械,处置了一楼大厅呼吸机电路引发的一起火灾。


郑州市消防员正在援救居民 图源:微博@郑州消防

此时,经过一夜的排水,门诊楼的积水几乎已经退了,只留下一些淤泥和杂物。被困的人群可以离开了。

门诊楼前贴上了一张手写的通知:因汛情原因,今日暂停门诊。由于电力尚未完全恢复,血液透析服务暂停,患者被协调到一家连锁的血透机构。21
日下午,这家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偶尔治愈」,有 20 多位患者正在进行透析。

永宜养老院的好转来得更晚一些。

直到 21 日中午 12
时,发电设备还是没有到位。期间,有两位老人因为痰多、吸不上氧,一度陷入危急。护理人员为他们进行心肺复苏,又帮助人工出痰。万幸,最终人都平安救了下来。

下午 5 时,一位好心人送来了发电机组。永宜养老院终于恢复供电,各种生命维持设备也恢复正常使用。此时,距离停电已经过去了整整 24
个小时。

「我现在腰酸背痛,头晕眼花。」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听起来很疲惫,食物和水刚刚送到,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险象迭出的昨夜,新生命诞生在这座城市。

这是一个女孩,她的到来方式是如此不同。

20 日晚,孩子的母亲樊女士感觉到肚子疼痛,但始终没有拨打通医院和 119
的电话。她的丈夫早前因为救援朋友的轿车,在回家的路上遇到熄火,只能步行几个小时返家。

4 个多小时后,凌晨一点多,丈夫抵家时,樊女士的宫口已经扩张到开两指。

丈夫决定自己带妻子前往惠济区人民医院,借到了朋友的平板拖车,轮胎高。雨下得非常大,路上的积水也有一米多深,「水已经到车玻璃的位置了,大灯也在水里,看不见路」。

半个多小时后,他们顺利抵达惠济区人民医院。因为在路上就与医院保持联系,抵达时,宫口已经开到十指的樊女士立刻被推入产房。

夜里 2 时 50 分,她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孩。

天钧 | 今日时事新闻:郑州暴雨致亚洲最大医院停电 全麻患者爬20层回病房

相关推荐: 薄熙来大秘倒台细节曝光:有大人物曾帮他躲劫?

曾经担任重庆市委原书记薄熙来大秘的徐鸣,日前突然被查,引发舆论关注。新唐人报道,有分析认为在薄熙来垮台后,徐鸣能全身而退,而且保留副部长待遇,其背后的关系应非同小可。 7月13日,中共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