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阵营炒作第三份历史决议,为习近平连任造势?

  • 新闻
2021年6月23日,在北京中国艺术博物馆里展览的一副习近平的画像。(图片来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8月底,中共政治局决定在今年11月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该次会议的主题,除了外界关注的人事变迁外,习近平阵营放风:可能推出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 

在此之前,中共已经先后产生两份历史决议。第一份,1945年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第二份,1981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习阵营解释前两份历史决议,重点落在:第一份历史决议确定了毛泽东的核心领导地位,从而确立了毛泽东路线或毛泽东时代;第二份历史决议确定了邓小平的核心领导地位,从而确立了邓小平路线或邓小平时代。由此暗示:第三份历史决议将确定习近平的核心领导地位,从而确立习近平路线或习近平时代。 

其实,习阵营对前两份历史决议的解释十分牵强,极其片面,甚至错误。1945年产生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表达的中心意思:毛泽东代表党内正确路线,而否定了王明左的路线、张国焘右的路线等。决议中并未提到毛的核心地位。而当时,中共党内的说法是,毛泽东代表红区的正确路线,刘少奇代表白区的正确路线。(刘少奇因在1937年任中共北方局书记期间,成功策动卢沟桥事变、诱发国军与日军全面决战而在党内地位飙升,一举越过周恩来,陡然攀升到党内第二号位置。) 

值得一提的诡异现象是,当下,第一份历史决议的全文,已经从中共的所有官网、包括新华社和人民网全面下架,只留下一些简介性的文字。隐约透露,习近平当局要用自己的语言去任意诠释那份历史决议。 

至于1981年产生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重点是否定文化大革命、批判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从而确立改革开放路线。第二份决议,没有突出任何个人,反而批判个人崇拜。比如,提到1976年粉碎“四人帮”事件,没有突出华国锋,相反提到华国锋“两个凡是”的错误;提到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没有突出邓小平;提到平反冤假错案,没有突出胡耀邦。甚至于,整个文件,根本就没有提到邓小平的名字,何来确立邓小平领导核心之说? 

“核心”这个名词,究竟何时提出?毛泽东时代只有一个总体的说法:“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并不指任何个人。 

“核心”之于个人,是邓小平在八九民运、六四屠城之后提出来的,他自称自己是“第二代领导核心”,顺带定义江泽民是“第三代领导核心”。这种提法,出自邓小平的私心。他深知,八九年的事,他犯了中共大忌,违反了中共的党章和宪法。按照中共的原则:党领导一切,包括党领导军队,是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当时,赵紫阳是总书记,而邓小平是军委主席。从中共法理上来说,没有赵紫阳的同意,邓小平不得调用军队。这正是当时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邓小平的理由。 

邓小平为了掩饰自己违法违章,故意发明“核心”一词,意指,虽然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先后是党主席或总书记,但邓小平才是“核心”,由此解释他先后把他们一一罢黜的“合理性”,也解释他动用军队镇压八九民运的“合法性”。至于指定江泽民为“第三代领导核心”,不过是邓小平掩护自己“第二代领导核心”提法的障眼术,同时做了个顺水人情,让江泽民记得他的“恩德”。 

回到今天,习阵营炒作第三份历史决议,暗示将突出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和习思想、习时代等,其用意有两层:其一,为习近平在明年二十大连任造势;其二,万一不能连任,至少,这份历史决议,也将成为习近平当政十年的政治遗产。 

然而,回顾中共前两份历史决议的艰难出炉,各派争议激烈而耗时弥久,如果中共要推出第三份历史决议,争议势必更加激烈而耗时。比如其主要基调,究竟是肯定改革开放?还是回归文革老路?习阵营和反习阵营,必然有一番明争暗斗,甚至爆发激烈争执。推出第三份历史决议,能在多大程度上遂践习近平的心愿?恐怕连习近平本人,心下都没数。由此推之,所谓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最终有可能变得混浊庞杂、不伦不类,甚至于难产。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天钧 | 今日时事新闻:习阵营炒作第三份历史决议,为习近平连任造势?

相关推荐: 这国开始视新冠为“风土病”:承认无法灭绝 当作流感

今年4月间,大马首都吉隆坡2名穆斯林结束当日斋戒后,脱口罩饮食。如今大马疫情恶化,这样悠閒的场景不知何时才能再现。(路透) 全球疫情至今仍未获完全控制,在病毒变异下,多国确诊数再次回升,不过继丹麦喊出9月10日起取消国内一切防疫措施后,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