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元宇宙倒腾狗”:沈腾带火的市场被贼盯上了

这几天,因为沈腾在春晚小品中自比元宇宙世界的“狗王”,元宇宙成了热议的对象,并瞬间点燃了观众的投资热情。

1月31日晚间,Dogeking短时一根超级大阳线,日内涨幅达1009.83%,登上各大交易所涨幅榜前十位,24小时成交量达24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58万元)。

而另一边,有窃贼却盯上了收藏大户手中的NFT藏品

2月1日晚,仅几分钟时间,收藏大户手中价值千万的NFT藏品便被黑客盗走,“我所有的猿猴都丢了”。

据悉,NFT是非同质化代币,和比特币、以太坊、Dogeking等虚拟币的区别在于,后者每一颗都是相同的,大家可以相互交换。但NFT可以代表不同的资产,每一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必须整个出售,不能撕碎出售,这也就使得NFT更具收藏属性。

至于“猿猴”,则在NFT市场很时髦。它不仅仅是一张像素图、一个社交网站上的头像,它还给收藏者们带来了一整个社群,各种身份的象征,“有点像穿戴上高档手表或稀有运动鞋”,一名“无聊猿”收藏家这么描述。

即便如此,大部分不网友听到消息后仍表示不理解——“人傻钱多,上千万买个图,还丢了”。

黑客盗走天价头像

据中国证券报,2月1日,一位NFT收藏大户larrylawliet.eth在社交媒体表示,其持有的多只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变异猿猴游艇俱乐部(Mutant Ape Yacht Club)以及Doodles
NFT等系列价值不菲的NFT藏品被黑客盗取
,希望知名NFT在线交易平台Opensea
以及LooksRare等能够施以援手。

图:网络

按照无聊猿猴(118.68以太坊)、变异猿猴(25.2以太坊)和Doodles(16.28以太坊)的实时地板价计算,这批失窃的NFT总价值约为617以太坊(按照以太坊实时价格2750美元计算,约合人民币1079万元)。不过,考虑到这些NFT中有着较多稀有款,比如BAYC
#1606 这样的激光眼猿猴,这些NFT的总价值实际上远不止该数字。

目前,知名NFT交易平台Opensea已针对这起安全事件给出风险警示,larrylawliet.eth的地址及相关NFT被加红标记。

该收藏大户表示,造成本次失窃的直接原因是自己钱包的隐私信息泄漏

对此,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对记者表示,在区块链的世界里,NFT资产存放在链上钱包里,在不出现操作失误的情况下,是安全的。但如果某个用户没有保管好钱包私钥,将私钥或对应的助记词信息泄露给其他人,那么拿到私钥的黑客就可以盗窃其钱包中的NFT。另外,NFT的背后是智能合约,如果智能合约在代码层面存在漏洞,黑客也可以通过攻击漏洞来转移资产。

NFT领域最火爆的项目之一

NFT的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s,中文常翻译为“不可同质化token/不可替代token”。

简单地说,NFT是区块链的一个条目。虽然比特币(BTC)、以太币(ETH)等主流加密资产也记录在区块链中,但NFT和它们不同的地方在于:任何一枚NFT
token都是不可替代且不可分割的。NFT具有可验证、唯一、不可分割和可追溯等特性,可以用来标记特定资产的所有权。

具体到“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则是目前NFT市场上最火的收藏品社群之一。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俱乐部?

据澎湃新闻,一万只猿猴在虚空中出世。它们的特征由程序随机生成,不同身体、头部、帽子和衣服的组合。这个过程像开盲盒,据《纽约客》对NFT系列“无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的创作团队的采访,每张图片都会被隐藏起来,直到最初的收藏家付钱才会得以显现。

区块链上记录着每只“无聊猿”的诞生日期和它们最初的藏家。2021年4月22日晚,有30只“无聊猿”NFT最先被“铸造”出来。隔天,剩下9970只数字猿猴的所有权以单价0.08以太币(约合1449元人民币)出售,形态各异的“无聊猿”形象被陆续揭开,据媒体报道,4月30日,该系列正式上线,5月1日即售罄。

“无聊猿”有些特征很稀有,因此显得珍贵,比如激光眼、彩虹皮肤。收藏家如果能拥有这样珍稀的“无聊猿”,之后在二级市场的利润空间就极大。对少数加密货币的“大佬”来说,在NFT作品公布之初,批量购入大量NFT,等价格升高后再卖出,是常见的策略

作者Goner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解释了“无聊猿”名字的由来:“用加密业内的说法,掏尽腰包购买一种新代币或NFT,冒着可能损失大笔金钱的风险,被称为‘梭哈’(英文叫Aping
in,借鉴自猿猴一词Ape)。”

2021年11月,“无聊猿”还登上了美国音乐杂志《滚石》封面,成为首个数字封面NFT。

至于“变异猿”,则是“无聊猿”大获成功之后,创作团队顺势推出了衍生项目。2021年8月,10000个“变异猿”出售在一小时内就创造了价值9600万美元的ETH销售额。

据美媒2021年12月29日刊文指出,“变异猿”作为“无聊猿”的衍生物,模仿了后者的成功之道。前几个月,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吉米·法伦、NBA球星史蒂芬·库里纷纷购入“无聊猿”,库里还曾将猿猴图像作为自己的社交网站头像。

造富神话背后的争议

然而,元宇宙NFT的突然走红,再加之相关的金融产品化,不得不让外界怀疑它有炒作的可能。

新兴市场研究公司L’atelier BNP Paribas首席运营官Nadya
Ivanova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东西来创建NFT,这意味着有很多“非常糟糕的”代币存在,需要训练有素的眼光才能甄别出什么是值得收藏或投资的。

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也持有相近的观点。“元宇宙和NFT都是处于演进改善阶段的技术概念,但实际上很多技术人员都缺乏对现实性和经济性的认知。”他向记者说道。

但即便NFT产品尚未成熟,但为了不错过元宇宙这个风口,玩家们还是纷纷涌向这个风口。据DappRadar统计,NFT销售额于
2021年上半年销售额达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1.6亿元),远高于2020年上半年的1370万美元。

除了NFT产品“出圈”,在元宇宙经济里,还有游戏软件、广告商等参与者。据市场预测,在近8000亿美元元宇宙经济中,游戏厂商和游戏硬件的市场到2024年可能创造4129亿美元收入,比2020年多出为1380亿美元,直播和社交媒体则会占据剩余市场。到2024年,Metaverse的总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游戏软件、服务和广告收入的2.7倍。

这也导致眼下号称元宇宙的虚拟世界产品很多。然而,任何一家公司只要出现衰退,投资者购买的虚拟产品必将血本无归,这类教训在游戏道具交易史上比比皆是。

说到底,新概念及其产业的成熟,仍需要一砖一瓦建造出来,有了技术的发展、现实的支撑、规则的约束、共识的凝聚、观念的进步,才能真正行稳致远。

即时新闻 | 今日时事:“元宇宙倒腾狗”:沈腾带火的市场被贼盯上了